094 昨晚对我说过什么,都不记得了?(1/2)

加入书签

  094  昨晚对我说过什么,都不记得了?    纪念安静的伏在陆其修的怀中,许是因为醉酒不舒服,小脸一直皱着,直到陆其修将她放进副驾驶的车座上,眉心也一直蹙着,不曾舒展。

  陆其修也上了车,侧过身子为纪念系上安全带,‘咔’的一声,安全带的卡扣扣上,陆其修本应撤回身子,却因为如此近距离的看着这张绯红的小脸而舍不得那么快坐回去,看着看着心上就翻涌起迫切的情难自禁。

  一枚浅吻轻轻的落在纪念软软的脸颊上,纪念似乎感觉到有些痒,小手挥了挥,侧了侧脸,想避开,只是她这么一动,就那么正好的直接将自己纷嫩的红唇送到了陆其修的唇上,两个人四片唇,倏然紧贴在了一起……

  陆其修品尝到纪念唇上那属于唐培里侬香槟王的酒香而有些欲罢不能,而纪念,像是沙漠中的旅人遇到了甘泉,不自觉的也放纵着自己,于是,在灯光晕暗的车厢内,二人的吻,燎原一般,迅速蔓延开来。

  当陆其修的唇从纪念的唇上移开时,纪念已经像是憋了好久的呼吸一样,小口小口的喘息着,双眸依旧紧闭着,看不出是醒是醉……

  “念念,念念?”陆其修轻唤着纪念,略有些粗糙的指腹在她的唇瓣上抚了抚。

  纪念并没有睁开眼睛,似乎感觉到有人在叫她,觉得吵而蹙起眉心,小嘴里不自觉的溢出一声“嗯……”

  算了,念念醉着,他此刻想让她睁开眼睛,看清楚刚刚到底是谁吻了她,对她来说怕是有些难为她了,亦或者,这个小醉鬼可能根本没意识到,她刚刚进行了一场绵延持久的亲吻这个事实,也许还以为是在吮吸着甘露吧!

  陆其修眼中噙着笑意,摸了摸纪念的头发,撤回身子,开车离开瀚海阑珊。

  路上,他偶尔会侧头看一眼纪念,她就一直睡着,安静平和,呼吸浅浅淡淡的,一张小脸好似只有他一个巴掌大小。

  陆其修自然是知道纪念住的地方的,但是今晚,他却不想送她回家,她唇上,属于他给予的微红略肿,他很想独享,不想被任何别人看到……

  于是,陆其修直接开车载着纪念回了他在高单路燕回公馆的公寓。

  将车停进停车场,陆其修一路抱着纪念走出停车场,燕回公馆也是盛世开发的楼盘,且只开发了一期,共五栋精致多层公寓,当时主打的是闹市中的小别墅这个宣传主题。

  盛世的楼盘质量本就没得说,燕回公馆还在物业管理和维护业主隐私方面多下了功夫,对于外来访客的身份要经过多重确认,才允许进入公馆园区,所以开盘后房子自然是很快售罄,不过据后来售楼中心的统计,买了燕回公馆的住户大多都是有些背景身份的人,因为他们在隐私方面相比较普通住户要有更大的需求。

  燕回公馆的每栋楼共六层,一层一户,陆其修也是因为很满意燕回公馆注重业主隐私这个特点,所以给自己也留了一间,是五单元的顶层,但他也只是偶尔会回来住一住。

  陆其修抱着纪念进楼的时候,正好遇上巡楼保安从楼上下来,看到陆其修,保安立刻热络的打招呼,“陆先生,回来了?好像好长时间没回来了?”

  陆其修只是淡淡点点头,并没说什么。

  保安也是识趣的,对于身为开发商的陆先生哪敢多说半句废话,更何况陆先生还抱着一个女人,于是保安秉承着燕回公馆对业主隐私的保护机制,候在一边,等陆先生进了电梯,才离开。

  经过面部识别解锁后,陆其修抱着纪念进了公寓,倒是想让纪念洗洗澡再睡,可是看她睡的这么沉,总不能由他来帮她洗澡,也只能作罢这个想法,直接将纪念抱进客卧的床上。

  为纪念盖了薄被,陆其修俯身,在纪念的额头轻轻吻了吻,静静的看了会儿她的睡颜,才转身离开了客卧。

  床很软很舒服,当纪念第二天一早睁开眼睛时,甚至有些想赖床,不想起来的念头。

  她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心里想着,她房间的床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软睡着这么舒服了?

  不对,天花板上的灯怎么变成了嵌入式吊灯,而且是这么精致的花式吊灯?她房间的灯就是普通的白炽灯管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