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 陆总是在笑她说谎话吗?(1/2)

加入书签

  095  陆总是在笑她说谎话吗?    纪念根本拗不过陆总,在他略有些严肃的眼神盯视下,只能乖乖的去洗手间洗漱。

  洗手台前,整齐的摆放着一套崭新的洗漱用具,都是浅粉色的,而原本洗手台前摆放着一套淡蓝色的洗漱用具,现在两套洗漱用具一齐摆放在那儿,竟然有种莫名其妙的搭配感,好像是男女主人的洗漱用具一样。

  脑海里浮现出这个想法,纪念的小脸顿时一热,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唾骂自己,真是有够丢人,居然好意思有这种想法,把陆总和自己放一起想象成男女主人……

  纪念赶紧移开视线,用漱口杯接了温水要刷牙,忽然就看到了洗手台另一侧有些随意的扔在那儿的刮胡水和剃须刀,甚至刮胡水的瓶盖还没有盖,一看就是刚刚用完,还有淡淡的清新味道从瓶口散发出来。

  刚刚和陆总那么近距离面对面时,她就好像嗅到了他身上散发出刮胡水那种好闻的味道,透过面前的洗手台镜,纪念好像出现了幻觉似的,仿佛看见了陆总穿着白色睡袍,立在洗手台前刮胡子的样子。

  只是这么想象着,纪念小脸就已经不受控的浮起一抹绯红,似乎能够想象到,仅仅是一个刮胡子的动作,但是陆总做起来,却是有一种独特的迷人魅力……

  纪念猛的将漱口杯放下,两手捂着两侧脸颊,腮帮鼓起来,从镜子中看起来,小脸好像是个小气球一样倏地鼓起来,那个动作,可爱得紧。

  在洗手间磨蹭了好久,纪念才走出来,但是脸上的绯红还在,并未褪去。

  陆其修已经换好了正装,正在戴手表,看到纪念从洗手间走出来,朝纪念走过去,动作自然又娴熟的顺了顺纪念耳侧有些乱的头发,声音是一如平常的温柔,“脸怎么有些红,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

  纪念顿时像是做贼被抓个正着似的,头埋着,摇了摇,讷讷的回道:“没,没有……”

  “没有就好,走吧,去吃早餐!”陆其修又是一个自然到不能再自然的动作,揽着纪念的肩膀,向大门走去。

  而纪念,却因为陆总这个动作,挣开也不是,可是这么被陆总揽着,却觉得浑身都是紧绷的,好像有些连怎么迈步都不太会了……

  纪念觉得,以她现在这种状态,和陆总一起吃早餐,怕是根本会食不下咽吧!

  可是,她又找不到一个合理的借口,跟陆总说,她不想跟他一起吃早餐了,她只想立刻离开!

  纪念随着陆总走出公寓楼,到燕回公馆小区内的会所吃早餐,纪念看着会所门前那好像旧时府邸门前的匾牌一样的招牌上刻着隶书的燕回会所四个大字,忽然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儿就是在整个海洲市都挺有名气的那个楼盘,燕回公馆!

  原来托了陆总的福,她昨晚竟然有幸在燕回公馆的公寓里住了一晚。

  两个人走进会所,服务生迎上来,带着两人到窗边的位置就坐。

  这里的视角特别好,透过会所的大片落地玻璃窗,能够看到整个园区的美景,纪念迎着早晨和煦的暖阳,看着燕回公馆园区的精致设计,就好像是走进一幅田园山水画一样。

  “念念,想吃什么?”陆其修将餐牌递给纪念,目光温润的看着她。

  纪念收回看着窗外的眸光,转过头,不经意就和陆总的目光撞在一起,然后她倏地就低下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接过餐牌。

  “我……”纪念低头看着餐牌,老实说,她哪里有胃口,尤其想到昨晚,再想到一会儿陆总要跟她说的话,她连坐都有些坐不住。

  手中的餐牌还不等翻到下一页,纪念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连忙放下餐牌去包里拿手机,看到手机上来电阿霆的名字时,纪念差一点就感动的要哭了。

  阿霆的电话简直来的太及时了……

  “阿霆!”纪念一秒钟都没有犹豫,就接通了手机。

  “念念,你在哪里?”电话另一端,蒋东霆的声音有些僵硬。

  “我,我在……”纪念顿时有些语滞,一下子没想好,要怎么跟阿霆说她此刻是在燕回公馆。

  “你昨晚没有回家?去了哪里?”蒋东霆没有等纪念的回答,就又问道。

  这一次,纪念听出了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