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纪小姐,是陆总想见你!(1/2)

加入书签

  097  纪小姐,是陆总想见你!    纪念柔柔的弯起嘴角,看着蒋东霆,眼中仿佛有暖暖的光晕。

  快到饭店时,蒋东霆仿若不经意的,随口问了一句,“念念,有在车上看到一枚珍珠耳钉吗?”

  纪念的心倏然一紧,几乎下意识就要脱口而出,她看见了……

  可是转念却想到,如果她这会儿说珍珠耳钉在她手里,阿霆心里会怎么想她?谁让她刚捡到时没跟阿霆提,他们通电话的时候她也没说过在他车上捡到珍珠耳钉的事?

  于是,纪念昧心的反问了一句,“什么珍珠耳钉?”

  她太不习惯说谎话,只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谎话,手心就泛起凉意,不一会儿,两手就冰凉冰凉的。

  蒋东霆之所以会问纪念,自然还是有些担心,念念若真的在他车上捡到那枚珍珠耳钉,会胡思乱想。

  但是念念并不知道什么珍珠耳钉,蒋东霆当然不会怀疑她什么,是以敷衍的说道:“没什么,昨晚载了同事回家,今天她问过我耳钉有没有掉在车上,我在车上没找到,所以问问你?”

  “唔,我也没看到……”纪念微垂着头,有些不敢去看蒋东霆,生怕被他看出她在说谎。

  “没关系,我明天跟她说一声,也许丢在别的地方了!”

  蒋东霆随意的说了一句,就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纪念稍微的松了口气,但是心里却有些微微的歉意。

  看来,她果然是误会了阿霆,那耳钉果然是阿霆载的女同事不小心掉的,可是她当时却差点就误会阿霆变了心,身边有了别的女人,而且,因为她说谎没捡到耳钉,这耳钉肯定是不能还回去了,纪念觉得对阿霆那同事也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两个人吃了晚饭后,蒋东霆开车送纪念回家,正好走了海中路,路过浅海桥,于是,蒋东霆在大桥下停了车,拉着纪念的手,想和她一起上桥走走。

  浅海是海洲市的标志物,海水纯净,岸边白沙细腻,晴天时放眼望去,几乎能看到海天相接的盛景。

  因为海滩一旦开放给游人,就容易造成污染,破坏海滩的美,于是海洲市的浅海并未对游人开放,但是为了能够让海洲市民和外来游人欣赏到浅海的美,市建规划特意拨款修建了这座临海的浅海桥,桥上有车行道,也有观海游人的人行道,互相并不影响。

  纪念和蒋东霆彼此牵着手,走上了浅海桥,正是晚上八点左右,桥上的路灯都亮了,夜色中的浅海更是美丽,似乎有种神秘感。

  浅浅的海潮拍打着岸边,桥上有不少人,都三三两两的倚着桥栏,望着远处的浅海,感受夜的海风,还有情侣在夜色中,以浅海为背景,自拍嬉戏着。

  两个人走了一会儿,在桥中央停下,背靠着桥栏,纪念轻轻的将头靠在蒋东霆的肩膀上,蒋东霆的鼻息间有纪念头上洗发水的馨香,淡淡的花香味道,让他有些动情,忍不住偏头吻了吻纪念的发顶。

  因为两人是背对着浅海倚靠着桥栏,顺着看过去,纪念竟然就看见了盛世新开发要建海景别墅的那块地。

  纪念的心上,忽然间就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当时,她和老板一起过来,只是想要堵到江恺经理,看能否从他那儿争取到星河港湾项目的参与机会。

  可是,谁又能想到,老天爷那么会开玩笑,偏偏巧让她为陆总挡了一块砖头,然后就这么跟陆总一点点的熟了起来,原本以为是那么高不可攀的一个人,可是数次,在她需要帮助时,在她身边的人都是他……

  星河港湾项目的参与权,被顾副局太太泼了一身汽油,差点被郝局长侮辱,还有被丁薇妮困在售楼处,一次一次,如果说陆总的魅力、金钱和地位本就让他拥有了让人动心的因素,那么她是因为什么控制不了自己对陆总心动的?

  那些肤浅的东西?还是陆总一次次的施予援手?

  纪念忍不住无奈的扯了扯嘴角,这真的是个难解的问题啊!

  时间过的真快,她被砖头砸到那会儿,这块地皮还在拆迁,可是这么快,已经开始打地基了,也许再要不了一年多的时间,这块地上就会林立起数栋别墅了,拥有着欣赏浅海美景的优势,这个临海别墅楼盘,一定会备受关注的!

  而那个时候,她会如何,应该已经跟阿霆结婚了,也许更快一些,已经怀上宝宝了,至于她和陆总,如果有幸也许还是朋友,如果不再是朋友,那也许就从此断了联系,至于她对陆总曾经有过的心动和悸动,应该会淡下去,埋藏在心底吧!

  “念念,在想什么?”蒋东霆轻声问道。

  “没想什么,只是忽然觉得,时间过得好快……”

  蒋东霆轻笑,“可我却觉得,时间过得还是有些慢!”

  纪念抬起头,侧望着蒋东霆的侧脸,“为什么觉得慢?”

  “我很想,立刻就能娶你回家,所以我觉得时间很慢,它如果能够再快一点,让我升到售楼中心的副经理,我就可以风风光光的娶你了,念念!”

  纪念其实很想说,她无所谓的,

  她在乎的并不是阿霆是不是什么副经理,哪怕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售楼代表,也不妨碍他们之间的感情和婚姻。

  可是她也知道,阿霆对事业有追求,如果他觉得到那个时候才能达到他最想追求的事业程度,那么她不会妨碍他的追求,她愿意等着他。

  “阿霆,有些晚了,我们回去吧!”

  蒋东霆点点头,冰凉的唇吻了吻纪念的额头,“好,我们回去!”

  于是,两个人手牵着手,又从桥上走下去,原路返回到车上,蒋东霆开车送纪念回了家。

  殷玫自然是很好奇,纪念对那枚耳钉会如何反应,她按捺了两天,却没有等到蒋东霆再提及耳钉的事,于是她有些按捺不住了,就趁着晚上两人偷情的时候,故作随口想起,问了蒋东霆。

  没想到,蒋东霆给她的回答竟然是,纪念没捡到她的耳钉!

  殷玫心里自然清楚,车上没有了耳钉,耳钉一定是被纪念捡走了,可是她却在东霆的面前说谎没捡到,看来,她倒是有些小看这个她原以为很没有实力的情敌了。

  一个看起来软弱可欺的小女孩,她殷玫根本从没放在心上,可是她居然为了不影响和东霆的感情,捡到女人的耳钉,也故意装作没捡到,有意思,真的有点意思!

  既然这样,那她自然得再给这个小女孩留点东西才行,看看她到底能沉住气到什么地步?

  纪念单纯的以为,珍珠耳钉的事情是她误会了,以后就不会有这种误会了,接下来的日子里,她努力的让自己的心平静,就像前些日子一样,不再去想陆总,把自己的所有心思都放在工作和阿霆的身上。

  可是,她以为再不会有的误会事件,最近这几天,却频繁的上演着。

  她在阿霆的车上,闻到了一种让她有些熟悉的香水味道,记忆中她是闻到过这种香水味的,可是是在哪里,什么时候,她却不记得了。

  她忍不住想,喷香水的,想必应该是女人吧,这种类似花香的香水,男人应该是极少会用的吧?

  而后没两天,她竟然又一不小心的在阿霆的车上看到了一片假睫毛,还有那沾在座套上疑似红色口红的痕迹……

  整整一周的时间,纪念觉得自己快要神经衰弱了,这些东西,就好像是一把大锤子,不断的砸着她的头,一下一下,让她几个晚上都睡不着,睁着眼睛瞪着天花板,直到天亮。

  阿霆在她身边的时候,她也会默默的观察他,她想要从他的眼中,或者表情和动作中,看出那么一点点关于他变心别的女人的痕迹,可是阿霆在面对她的时候,一直都是那么坦然,她一点一点都看不出,他变了心……

  这天中午,纪念跟几个同事一起吃午餐,不知道怎么聊着聊着,话题就拐到如果发现男朋友变心该怎么办这个话题上了。

  纪念安静的吃着饭,可是却因为这个话题,而忍不住有些动心,想知道,大家会怎么做,她现在真的挺需要有人给她出出主意的,可是对谁,她都没法启齿这种事……

  坐在纪念对面的女同事说道:“如果我感觉我男朋友变心了,我就去跟踪他,看看他到底是背着我劈腿哪个小三儿了!”

  斜对面的女同事又道:“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