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 纪小姐说的话,陆总肯定会听的!(1/2)

加入书签

  098  纪小姐说的话,陆总肯定会听的!    纪念坐进车里,尹衍为她关上车门,绕到另一侧,也上了车。

  车子驶离wp办公大楼,开上主路,尹衍像是觉得车内气氛有些太过安静,主动开口和纪念聊了起来,“纪小姐,最近工作很忙吗?”

  纪念正有些愣愣的望着车窗外掠过的街景,听到尹特助问她话,反应了一下,才回答道:“工作还好,不算很忙!”

  “可是我看纪小姐的脸色似乎不太好。”

  纪念听尹特助这么说,下意识看向斜前方的驾驶位置,尹衍也正从后视镜看着纪念,两人的视线在车镜里撞到一起,纪念有些尴尬的转开了视线,并没有再说什么。

  其实,她觉得,尹特助不愧是在陆总身边做事的,观察真的很仔细,竟然能注意到她的脸色不太好,因为她最近晚上睡不好,总是惊醒胡思乱想,脸色当然不能好……

  也不知尹衍是无意亦或是有心,纪念没吱声,他又继续自语着叹道:“最近陆总的脸色也不太好,每天行程排的太满,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这么下去,真担心陆总身体受不了……”

  纪念听着尹衍的一番话,心竟然有些微微揪紧,陆总很忙吗?忙到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吗?

  可是转而,她又自嘲的想,陆总忙不忙,有没有休息的时间,甚至身体受不受得了跟她又有什么关系,轮得到她去关心吗?

  于是,纪念只是默默的坐在那儿,两手在腿间紧紧的攥着,继续一言不发着。

  “纪小姐,如果可以,你帮我劝劝陆总,我说话陆总也不听,我想纪小姐说的话,陆总肯定会听的!”

  尹衍的话落,纪念登时一愣,“我?”

  尹衍似乎弯了弯嘴角,“陆总的身体健康就拜托纪小姐了!”

  陆总身体健康这么个大担子一下子被尹衍扣在纪念的肩上,顿时让纪念有口难言,想拒绝的话就堆在喉咙口,可是却怎么都说不出来,小脸颇为为难的皱着。

  尹衍自当看不见,认真的开车。

  约莫二十分钟后,尹衍将车停进一栋商业大厦的地下停车场,然后带着纪念一起乘电梯上了大厦顶层。

  走出电梯,尹衍就对纪念说道:“纪小姐,陆总已经在包房等你,服务生会带你过去!”

  纪念点点头,跟尹衍道别后,在服务生的带领下往走廊尽头走去,说这儿是饭店,可是沿路走着,纪念左看右看,也没看出这儿哪里像饭店。

  最后,服务生在一间房门前停下,推开门,恭敬的对纪念道:“陆总在里面,纪小姐,用餐愉快!”

  纪念一边走进包房,一边还在疑惑着,怎么连服务生都知道她姓纪啊?

  包房里,只有一张长餐桌,铺着雪白的桌布,餐桌中央摆着鲜艳欲滴的花束,插在铁架上的白烛正闪烁着盈盈的烛光,而陆总,就坐在餐桌那一头……

  这是,烛光晚餐吗?

  纪念以为,只有情侣才会享受这么浪漫的就餐方式的,想到‘情侣’这个词,出现在她和陆总之间,纪念倏然觉得脸颊有些发烫,就呆呆的站在门口,一步不动。

  陆其修深邃的眸光落在纪念的小脸上,优雅起身,步伐沉稳有力的走向纪念,然后轻揽着纪念的肩膀,带着她走到座位处,拉开椅子,动作温柔的将纪念按在椅子上坐下。

  纪念微微仰着头看着陆其修,有些无措的轻声叫道:“陆总……”

  陆其修淡淡勾了勾唇角,也不知触碰了哪里,房间里的灯光一瞬就暗了下来,只剩下餐桌上的烛光掩映着纪念有些慌乱的小脸。

  因为一下子陷在幽暗中,纪念慌的差一点就从椅子上站起来,可是陆总的手就搭在她的肩膀上,让她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

  “念念,过了这么多天,那天我没能说上的话,也该说了,所以,今晚安排了这里请你吃饭,把那天没机会说的话说完!”

  陆其修微微俯身,在纪念的耳侧说了这么一番话,然后,直起身子,大手轻轻的抚了抚纪念柔软的长发,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隔着长长的餐桌,纪念有些看不清陆总的脸,但是他幽深的双眼却好像黑洞一样,仿若能把她吸进去……

  纪念搁在桌面上的两手攥成拳头,心乱的一塌糊涂,还以为那天阿霆的电话打来,算是恰好救了她,免于再尴尬的跟陆总去回忆她喝醉时到底说了什么蠢话,可是很明显,陆总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哪能是她以为躲掉了就不用再去面对的事?

  “陆总,那晚我醉了,是真的不记得到底发生过什么了,也不记得我是不是说过什么,如果我真的说了什么胡话,陆总您别当真……”

  看着昏暗灯光下,紧张到小脸几乎皱成一团的念念,陆其修忍不住低沉的笑出声来,“念念,我什么都没说,这么紧张干什么?”

  纪念的小眉头颦的紧紧的,她怎么可能不紧张?她现在甚至有七八分确定,喝醉那晚,她肯定把自己对陆总动了不该动的心思这件事都说给了陆总听…

  …

  如果,一会儿陆总说起这件事,她该怎么办?怎么回应?这得多么尴尬啊!

  “陆总,我……”

  “先用餐,有什么话吃完再说!”

  纪念绷着小脸,看着服务生端上来的主菜,哪里有胃口吃,坐都坐不住了!

  但是陆总的心情俨然是很不错的,吃东西时的动作慢条斯理优雅绅士,嘴角一直带着淡淡的迷人笑意。

  纪念真的不知道,她用刀叉切下来,一口一口塞进嘴里的是什么,她只是机械的嚼着,生硬的咽着,终于,熬到陆总放下了手中的刀叉,于是她也立刻将手中的刀叉放下。

  “怎么吃那么少?”陆其修挑眉问道,“多吃点,把盘中的牛排都吃了!”

  纪念小嘴微张,好一会儿才讷讷的反抗道:“陆总,我吃饱了……”

  “念念,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被邀请吃饭用餐时,将食物都吃掉,是对主人的尊重,你剩了这么多,会让我觉得你不喜欢这顿饭,甚至对我的邀请感到不满意!”

  纪念不禁有些傻眼,似乎她的没胃口直接让陆总将问题上升到不尊重他如此严重的程度了……

  于是,她立刻乖乖的又拿起刀叉,听话的将剩下的大半牛排切成块,用叉子叉着一块一块塞进嘴里,大口的嚼着,以突显自己对陆总的‘尊重’!

  陆其修看着念念那分明有些赌气似的吃法,嘴角泛起淡淡的笑意,用这种方式迫她多吃点,也是无奈之举,几天没见,她似乎又瘦了一圈,这让他有些心疼。

  “陆总,我吃完了!”纪念轻声说着,指了指自己面前的空盘,好像是在等陆总检查似的。

  陆其修点点头,应了一声。

  纪念试探着问道,“那您要说什么,可以说了吗?”

  陆其修的手在遥控上按了一下,房间的灯光又缓缓的恢复了刚刚的明亮,突然被置身在幽暗中,纪念也只是稍有些不适应,这会儿重回光明,却让纪念有种彻底暴露在陆总眼皮子底下的感觉。

  不知道陆总到底要说什么,可是若是刚刚那昏暗中还好,这下子她的所有反应,都被陆总看在眼里,这种感觉真是不太好……

  纪念的小手在桌下紧紧的绞在一起,一双水盈盈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看着陆其修,好像陆其修要说出的话,能决定她的生死似的!

  “念念,明晚,我受邀参加乾坤置业的年会晚宴,有没有兴趣当我的女伴?”

  “啊?”纪念彻底愣住,眼眸睁大了些,看着陆总,半晌才反应过来陆总刚刚对她说了什么,“陆总要我做您的女伴?”

  陆其修脸上的神情温柔,点点头,“如何?”

  “这……不太合适吧!”她何德何能,去给陆总做女伴,难道陆总的女伴不应该都像张薇蕊那种吗?她和张薇蕊比起来,那就是游游所谓的清粥小菜和满汉全席,差不多是天壤之别!

  “没有什么不合适的,我身边没有女伴,作为我的朋友,念念,你是不是应该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施予援助?”

  “可是……张薇蕊呢?”纪念不解的问道,“她应该比我更适合啊!”

  陆其修牵了牵嘴角,“念念,我只是一个商人,我能够用钱邀请一位明星出席一两次我的商业活动,总不能邀请她一辈子吧?”

  纪念看着陆总,眨了眨眼睛,不知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