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 陆总,求你,带我走!(1/2)

加入书签

  099  陆总,求你,带我走!    一直到晚宴开始,主持人在台上讲话,纪念也没看到阿霆出现。

  她不禁有些气馁,以为公司年会阿霆一定会参加,才会带着私心借陆总给的机会也来参加,她只是想知道那个女同事到底是谁而已,可倘若她连阿霆都看不到,那今晚对她来说,就是白费心机了……

  这时,乾坤的老总康乾端着两杯酒携女伴走了过来,将一杯酒递给陆其修,两人碰了碰杯子,象征性的啜了啜杯中的酒。

  “陆总能来我们乾坤的年会晚宴,可是让我们乾坤蓬荜生辉呀,哈哈哈!”

  “康总客气了,能得到乾坤的邀请,是陆某的荣幸才对!”

  康乾眯着小眼睛笑了笑,目光突然转向纪念,“陆总不介绍一下这位佳人?你们二人一走进宴会厅,俊男美女的搭档可就吸引了不少眼球啊!”

  纪念有些不太喜欢这位康总落在她身上那种目光,陆总告诉她,面对那些过来应酬和寒暄的,要么微笑要么不理会就好,像康总这种意味不明的打量,她自然是微笑不出来,只能当做没看见不理会了。

  陆其修偏头看了纪念一眼,淡淡的回应康乾:“只是女伴而已,和康总身边这位没什么区别!”

  陆其修言外之意就是不想把身边的女伴介绍给康乾,康乾这种老狐狸怎么可能听不懂?

  他身边逢场作戏的女人从来没断过,最近还搞上一个小地产公司的售楼小姐,女人对他来说,无非就是用来玩,用来上的罢了,没什么别的用处。

  但是,对于陆其修这种洁身自好的男人来说,身边突然冒出来一个像小白荷一样的女人,那可不一定是不重要的女伴,八成,不是个普通角色呐!

  康乾倒是没有不识眼力的继续在纪念身上做文章,只是别俱深意的又看了看纪念,转移了话题,和陆其修聊起了生意场上的事情。

  纪念就安静的站在陆其修身边,在宴会厅中继续寻找着阿霆的身影。

  比起有过太多沧桑经历的殷玫来说,单纯的纪念的确不是对手,或许从一开始,殷玫盯上蒋东霆开始,纪念就注定输了,端只看蒋东霆会如何选择而已。

  殷玫从柱子后面现身,看着明显在场中寻找着什么的纪念,幽幽一笑,拿出手机,打给蒋东霆,“东霆,到了吗?好,我在会场里,你来后门这儿找我吧!”

  眼看着晚宴已经进行了一半,纪念感到越来越失望,忽然,她看到了一道背影,双眸一瞬睁大了些,是阿霆!

  眼看着那道背影向宴会厅后门的方向走去,纪念急忙对身旁的陆其修说道:“陆总,我去一下洗手间!”

  陆其修点点头,温柔的对纪念道:“好,找不到的话,就让场中的服务生带你过去。”

  纪念应下,松开一直挽着的陆其修手臂,追着往蒋东霆的方向快步走去。

  陆其修眼神深邃的看着纪念离去的方向,对着正在跟他攀谈的某位老总表示失陪一下,也向纪念的方向走去。

  蒋东霆推开宴会厅的后门,就看到殷玫靠在走廊的窗台上,指间夹着一支女士烟,正缓缓吐着烟雾。

  看到蒋东霆走过来,殷玫将指间的烟扔在一旁圆形垃圾桶上的灭烟槽里,用着一贯慵懒的语气问道:“搞定秦总了?”

  蒋东霆点点头,“他答应明天会过来签约。”

  殷玫笑,“搞定秦总这个大客户,这次你就能顺利的离开售楼处,进销售中心了!”

  蒋东霆微微仰了仰下颌,站在殷玫的面前,可以看出他脸上的神情很满意,当然是对殷玫的这番安排。

  “不是说是个交易?你的条件是什么?”

  殷玫抬起一只手臂,搭在蒋东霆的肩膀上,探身,脸几乎贴在蒋东霆的一侧脸庞上,在他的耳边轻吹了口热气,“算不上条件,我只是想看看,你有没有勇气,和我在这里亲热,嗯?”

  蒋东霆的嘴角泛起一抹有些邪肆的笑意,挑着眼梢反问道:“怎么,床上和车里的刺激已经满足不了你了?”

  殷玫的眼中噙着笑意,“偷情嘛,当然是在越特别的地方,才会越有感觉!”

  “既然这么喜欢刺激,我当然要满足你,还没有什么是我蒋东霆不敢的!”

  说完,蒋东霆的大手绕到殷玫的脑后,掌住她的后脑勺,已经粗暴的吻了上去!

  殷玫闭上眼睛,开始回应蒋东霆的吻,她缓缓的抬起一条腿,勾住蒋东霆的腰身,让自己的身体更紧贴着蒋东霆,身上的裙摆随着她的动作滑落腿侧……

  纪念不知道阿霆来宴会厅的后门干什么,但不知为什么,随着越来越靠近这两扇看起来金碧辉煌的大门,她的心就一阵阵的紧缩,不断的升腾起不太好的感觉。

  站在大门前,纪念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后门,看到眼前发生的画面后,整个人,呆若木鸡!

  那是多么残忍的一幅画面,她的男朋友,和一个女人,抱在一起激吻着,她看不见那个女人的脸,她不知道她是谁?但是她能够看见她

  男朋友的整个背后,那个在她崴了脚背着她从操场走到寝室楼,给过她眷恋的安全感的后背,她怎么都不会认错……

  他们吻的那么紧,狠狠的啃咬着彼此的唇瓣,纪念甚至好像听到了他们因为激吻而发出的声音!

  脸颊上有凉凉的感觉,纪念松了推着门的手,去摸脸颊,指间一片湿漉,原来,她哭了……

  纪念的身子一软,几乎就这么的倒下去,身后,一双手臂及时的抱住了她,免于她跌倒在地上。

  纪念侧过头,看到了陆其修的脸,然后,紧紧的闭上眼睛,用轻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拜托道:“陆总,求你,带我走,离开这里……”

  原本被纪念推着的两扇门,因为纪念的手蓦地松开,而缓缓合拢,‘砰’的一声,门扉撞在一起,很快又弹开,这一声门响,惊动了吻的难舍难分,身上衣衫已经趋于凌乱的蒋东霆和殷玫,蒋东霆猛的看向大门处,在两扇门第二次合拢上的瞬间,他看到了门外的纪念,然后,脸色陡然大变!

  “念念……”他的口中吃惊的溢出纪念的名字,然后一把推开殷玫,大步向后门处跑去……

  陆其修在纪念说出那声微弱的哀求后,立刻打横抱起纪念,转身朝宴会厅的门口走去。

  虽然会场中大部分人都被台上的主持人吸引着注意力,但还是有少许的目光看向一路抱着纪念离开的陆其修,带着探究的目光,尤其是康乾。

  康乾一手握着杯红酒,缓缓的晃动着酒杯,杯中的红酒随着他的动作,粘连在杯壁上,他的另一只手,揽着身旁女伴的纤腰,嘴角牵起一抹兴味盎然的笑意。

  他在土拍时,不止一次和陆其修狭路相逢,却每一次,都被他牵制着,只要有陆其修在的场合,他可是一次都没赢过。

  所以,陆其修这个竞争对手,一直是让他又爱又恨啊!

  他观察陆其修已经很久了,这个男人太过冷静,对于任何事都是一样,好像没有什么事能够让他失了冷静,哪怕形势有多么不好,他都能够力挽狂澜。

  在他们这个圈子里,有人钟情于钱,有人钟情于权,有人钟情于声色,这些人,都能够收买,因为他们有弱点。

  可是陆其修好像是个例外,他一直看不到他的弱点,钱,陆其修有的是;权,盛世集团几乎占据海洲市的半壁江山;女色,在此之前,陆其修身边连一个过从甚密的女人都没有,他好像完全对女人没有任何兴趣!

  可是,今天之后,他终于抓到了陆其修的弱点,这个女人,可不就是陆其修的弱点嘛!

  陆其修直接带着纪念上了他的车,快速驶离晚宴会场,蒋东霆追出来时,已经不见纪念,只看见了陆其修那辆奔驰的车尾烟……

  他立刻拿出手机,打给纪念!

  纪念无力的倚靠在副驾驶位置上,包包攥在手里,放在包里的手机一直在唱着,手机铃声很欢快,可是对于此刻的纪念来说,却好像是一种无声的讽刺。

  纪念的眼泪像是断线的珠子,一颗一颗从眼中迸出,顺着脸颊滑落,‘啪嗒啪嗒’的打在她身上的礼裙上,然后浸没。

  她不大声哭叫,不呼天抢地,就只是无声的哭着,可是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