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我怎么能不认得你呢!你是江阅微,我的……微微!(1/2)

加入书签

  看着赫连御一步一步逼近,赫连雪菲只觉得心惊胆战。

  现如今,她唯一的筹码只有这个孩子,可是现在赫连御竟然想要……除掉这个孩子吗?

  这一刻,她再也顾不得那么多,转过身去快步朝着远处跑去。

  都说虎毒不食子,这一次,赫连御是真的要放弃她跟孩子了吗?

  那一刻,她的心底密密麻麻的全都是疼痛,全身的神经也都绷得紧紧的,那种愤怒和怨恨几乎将她整个人全都吞没溲。

  她做了这么多,到头来换来的竟然是赫连御这么冰冷的对待!

  她不甘心!她恨!

  她恨他们所有的人恧!

  跑着跑着,赫连雪菲忽然摔倒在地上,小腹一阵阵疼痛。

  那一刻,她惊恐万分,下意识的伸手捂住了肚子,可是,那种疼痛却变得更加强烈,仿佛还有什么东西慢慢的流出来。

  赫连雪菲的脸色煞白,惊恐不已地喊着:“不要……我的孩子……救命……”

  这一次,竟然连她的孩子……也弃她而去了吗?

  *

  在车里,江阅微恳请洛子骞先帮着凌昊然处理头上的伤口,但是凌昊然却让洛子骞帮着江阅微检查手上的伤口。

  两个人僵持着,洛子骞皱了下眉头。

  “江小姐,你难道还不了解他的固执吗?如果你不肯让我先帮你检查的话,估计他头上的血会流得更多。”

  江阅微咬着唇,不再坚持,于是将双手伸出来。

  洛子骞看到江阅微手上的那个手链时,不由得叹了口气。

  这样宝贝的手链,他一共有两条,而凌昊然那个家伙……竟然毫不客气地抢走了一条。

  原本就猜到是送给江阅微了,可是猜到跟亲眼看到还是不一样的!

  “这条手链……”

  洛子骞的话还没有说完,江阅微就补了一句。

  “这个啊,是凌昊然从地摊上买来的!”

  只是洛子骞听到这话,脸色瞬间变了。

  他珍藏的东西,竟然被艾伦说成是从地摊上买来的便宜货!

  真的是……对他的一种侮辱啊!

  真心憋屈啊,可是有冤却无处申诉!

  “瞧,这个地方都写磨损了。既然是地摊上买来的东西,也没几个钱,丢掉得了!”

  洛子骞也是在说气话。

  但是江阅微却连忙将手藏在后背。

  “我不要!虽然是地摊货,但是对我来说,却是最珍贵的宝贝!”

  看到江阅微很宝贝这条手链,洛子骞的心里才算好受了一些。

  “手伸过来,我又不会真的给你丢掉!只是现在,你最好将它摘下来,我帮你检查一下!”

  他帮她检查了一下手上的伤,其实不要紧,只是……当他看到那条手链底下遮住的那道伤疤,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他是医生,所以清楚地明白这样的伤疤意味着什么。

  洛子骞抬起脸来意味深长地看了江阅微一眼,而江阅微自然也明白洛子骞心中的疑惑是什么,只是她却别过脸,目光望向了凌昊然。

  洛子骞知道江阅微不想说,罢了……既然这样的话,他也不方便多问什么。

  却听到江阅微问凌昊然:“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为什么在她最需要的时候,他会如同神兵天降一样出现在她的面前呢?

  “不要告诉我你是神仙之类的,哄小孩子的话就免了!”

  凌昊然靠在座位上,手臂还搂着她的肩膀,听到她这样的发问,他不由得勾唇笑笑,却没有做声。

  这一次,洛子骞实在是忍受不了了。

  这个艾伦,竟然还跟江阅微开过这样的玩笑。这时候的他……真是的越来越不像他了!

  “什么神仙啊!你以为他真的有什么特异功能吗?告诉你哦,所有的秘密都在这个手链里头!”

  江阅微一怔,洛子骞说的这是什么话?

  手链里头还有什么秘密?

  洛子骞看了凌昊然一眼,哼了一声。

  “艾伦,这次可别怪我不厚道,不把实话说出来的话,我会憋死的!那,江阅微我可是告诉你哦,其实凌昊然送给你的手链根本就不是什么地摊上的便宜货,那可是珍贵得很,而且那手链里面……”

  “咳咳……”

  凌昊然咳嗽了一声,想要阻止洛子骞继续说下去,但是洛子骞说了一半还没说完呢,江阅微也想知道啊!

  “别管他,你继续说,那个手链里面怎么了?”

  隐约之间,江阅微似乎猜到了什么,但是还不敢肯定。

  身后凌昊然说话了。

  “那个手链里面,其实有个定位跟踪器!”

  这一次,江阅微恍然大悟了。

  怪不得每次她不管在什么地方,凌昊然总是可以找到她,原来,蹊跷就在这个手链上面啊!

  “我已经说实话了,

  所以你可别生气啊,要不是这个手链,我哪儿能那么顺利找到你、救出你呢?”

  凌昊然还是担心江阅微会生气,只不过看着她的表情,却没有什么变化,心中正在暗暗高兴,却觉得腰上被人掐了一把。

  “老婆,疼啊!”

  “骗子!”

  江阅微气哼哼地说道,不过,凌昊然那叫声实在是太夸张了,她根本就没有用力好不好?

  其实她倒是没怎么生气,就是觉得这个家伙……那么早就在她身上安置了这个东西,偏偏她还被蒙在鼓里,像个小傻瓜!

  “我这不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嘛!哎呦……我的头好疼啊……不行了不行了……”

  江阅微哼了一声,却看到凌昊然尽管笑着,但是脸色却有些苍白。

  她连忙让洛子骞帮他检查,洛子骞看了凌昊然一眼,笑了笑。

  “没事儿,他这么硬朗的身子,这点小伤不算什么。想当初,他一个人跟三十多个人打都没问题……”

  洛子骞说的轻松,可是江阅微的脸色却变了。

  这么危险的事情……

  “喂,凌昊然,以后不许随便跟人家打架!”

  凌昊然笑笑。

  “遵命!可要是别人打我呢,我能还手吗?”

  “废话!”

  凌昊然心满意足地笑了。

  只是头很晕,被击中的哪个地方一阵阵的刺痛传来,让他不时地蹙起眉头。

  他揉了揉太阳穴,江阅微有些紧张了。

  “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洛子骞有些不开心了。

  “喂,小看我是不是?有我在,这点小伤还用去医院?”

  江阅微眨眨眼,她知道洛子骞是医生,可是……

  凌昊然似乎看出了江阅微的疑惑,于是轻声说道:

  “放心吧,子骞可是哈佛大学医学院毕业的高材生。”

  因为职业习惯,所以洛子骞出门的时候车里总是会备着一些急救用品,在车上,他帮着凌昊然进行伤口清理消毒,然后上药,扎绷带。看着他那纤长的手指灵活的动作着,江阅微慨叹一声,她没有想到,凌昊然身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