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傻瓜,我这不是回来了嘛(1/2)

加入书签

  容修齐先是一愣,继而那张略显沧桑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感慨的表情。

  “是啊!那个房间……的确是雷奥的!是他的……书房!以前雷奥还在世的时候,经常在里面工作!”

  “那为什么……要锁上?”

  江阅微只觉得心里闷闷的,仿佛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正在慢慢从心底涌动而出。

  “那是雷奥去世之后,艾伦……锁上的!溲”

  “可是,就这样一直锁着吗?”

  一把锁,锁住了里面的世界,也阻断了外面通向里面的门。

  容修齐叹了口气恧。

  “不会的!艾伦……每过一段时间都会进去打扫,然后……他会把自己关在里面好久,不允许任何人打扰!”

  江阅微咬着唇。

  她明白了,那个书房……或许是雷奥留给凌昊然最后的念想,那个书房里面……或许充满了属于他们兄弟两人的记忆!

  所以……那是专属于他跟雷奥的世界,不允许任何人的打扰吧!

  只是越是这样,她就……越是想要了解。

  明知道自己不应该存有这样的念头,可是她却控制不住的想要去探究那个神秘的未知世界。

  “容叔,那……你有那个书房的钥匙吗?”

  她想要进去看一看,看看那个世界!

  可是容修齐却摇了摇头。

  “钥匙在少爷那里,别人没有!”

  刹那间,江阅微的脸上闪过了一抹失落。

  原来是这样啊!

  看来,凌昊然真的很宝贝那个房间,甚至不允许别人踏入一步啊!

  *

  这天晚上,凌昊然破天荒地没有回来,虽然提前打了电话告诉了江阅微,可是她的心底……还是有些憋闷。

  虽说现在的日子过得轻松自在,可是……她从觉得少了些什么。

  莫名的,又开始想念在国内的工作室的那些同事们了。

  于是她拿起手机,给墨雨打了个电话。

  “总监!”

  墨雨没有想到江阅微会在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毕竟按照时差来算的话,法国这边……应该已经是深夜了。

  “恩!”

  “你怎么现在打电话过来呢?”墨雨的情绪有些小激动。

  “为什么不可以呢?”江阅微反问道。

  墨雨扶额,“你那边的时间……应该是深夜了吧!”

  拜托,半夜三更不睡觉,反而给另一个男人打电话,如果凌昊然知道了……咳咳……还不把他给生吞活剥了?

  拜托,怎么说,她也是个有家室的人了!

  “他现在没在!”

  江阅微倒是不以为意。

  不过墨雨却惊讶不已。

  “总监,你们这蜜月刚过……他就夜不归宿了?”

  “他现在很忙!”

  江阅微说的是实话。

  毕竟,凌昊然当甩手掌柜已经好几个月了,所以回来之后,自然有一番忙碌。

  墨雨叹了口气。

  “怎么忽然想起给我打电话呢?”

  “你们……都还好吧!”

  原本江阅微在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是电话一打过去,她竟然觉得自己有些小激动了。

  可是她原本就不是那种多愁善感的人,所以一旦察觉到自己竟然流露出一种淡淡的伤感,她立刻调整了自己的情绪。

  “工作室那边所有的业务……都还进展顺利吗?”

  “恩……还好……”

  “我要的是准确的答复,不是这样模糊的敷衍。还好……究竟好到什么程度呢?”

  墨雨听江阅微这样一问,不由得叹了口气。

  “总监,这段日子你不在,一些客户对我们的设计风格……不是特别满意,他们都希望你能够回来……哦,当然,这也只是他们的意见而已,我知道,你现在在法国……生活得很好,所以……我们大家都希望你能够幸福就好!”

  挂断电话之后,江阅微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她喜欢她的那份事业……

  但是现在……却又撂下挑子,将工作室的重担压在了别人的肩膀上,自己却拍拍屁股离开了,这不是她的风格。

  而那个工作室……

  江阅微闭上了眼睛,想起了曾经的往事。

  当年小晔去世之后,她没有死成,只好……顽强地活下来。

  后来,她离开了曾经住了三年的那个家,那个跟小晔一起的家,搬回了学校的宿舍。

  在整理自己的行李时,才发现自己的行李箱里,竟然有一张银行卡,没有密码。

  在一瞬间的疑惑之后,她猜到,这张卡……定然是小晔给她的,只不过,他从来都没有说过,而她……也从来都没有发现。

  这张卡上面没有写密码,江阅微来到自动取款机上,试探着输入了自己的生日,果不其然!

  那一刻,她泪如雨下!

  她从来都不知道,小晔竟然在她不知道的时候,给她留下了这样的东西。

  看看上面余额,她才知道,这张卡……足以让自己过完下半辈子。

  但是,她将这张银行卡放进了钱包中收藏起来,从此再也没有碰过。

  从那一天开始,她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她知道,小晔想要让她好好的活着,为了她,他已经赔上了自己的性命,所以……她又怎么能让他失望呢?

  那个时候开始,她在上课之余,还在外面兼职,在别人忙着打扮自己忙着谈恋爱交朋友的时候,她却让自己忙得像个陀螺,不是正在打工,就是在去打工的路上。

  剩下的那几年的大学时光,也不是没有人追求她,但是都被她的一张冷脸,还有那犀利的言语给吓到,从而打了退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