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那个女孩……叫微微(1/2)

加入书签

  洛子骞一怔,沉默了片刻,开口道:

  “我不是她。所以,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

  凌昊然眸中的那抹亮色顿时消散,取而代之地是浓浓的哀伤。

  洛子骞看着他,只是幽幽叹息着。

  作为医生,治病救人是他的本职,可是现在,看到眼前昏睡的江阅微,还有黯然伤神的凌昊然,他只能叹息溲。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一个“情”字,牵绊了多少人的心?

  现如今,艾伦是真的陷进去了,只是江阅微……却也获悉了事情的真相,所以……伤痛是在所难免恧!

  不知道江阅微醒来之后,他们两个人……又该何去何从。

  只不过,从洛子骞的角度分析,就算是江阅微醒过来了,他们两个人的前景也十分堪忧啊!

  洛子骞走出病房的门,将这里的空间还给他们两个人。

  来到走廊中,洛子骞发现了罗德身影,他的手中捧着一束鲜花,站在那里,唇角还有些淤肿,脸上的表情很是凝重。

  “她……怎么样了?”

  罗德当然认识洛子骞,而现在……洛子骞是直接负责照顾江阅微的人。所以……他尽管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开口了。

  对他来讲,这只能算是纡尊降贵,但是没有办法,他想要知道关于里面那个女人的最确切的消息。

  洛子骞扯唇笑笑。

  “罗德先生,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现在又来这里……怎么,想要掉几滴鳄鱼的眼泪吗?”

  罗德的眼睛里面瞬间有寒冰凝结,拳头也握得死死的,但是最后……还是忍住了。

  “洛医生,我向你询问,那是因为敬重你医生的身份,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洛子骞轻蔑一笑。

  “罗德先生,江阅微是艾伦的妻子,她的好坏……自然有艾伦照顾,不劳你费心!这里不欢迎你,你还是赶紧离开吧!不然的话,我会叫门口的保安过来!”

  *

  这天晚上,江阅微又发起了高烧,身上滚烫一片,就连嘴唇上也起了泡。

  因为现在她是孕妇,所以洛子骞在用药的时候非常小心。只是这样的状况要是持续下去,她还是醒不过来的话,那就糟糕了!

  凌昊然心急如焚,可是洛子骞已经尽了全力,她却丝毫没有转醒的迹象。

  直到后半夜里,她身上的热度终于慢慢退下去了,凌昊然这才松了一口气。

  凌昊然望着床上昏睡的江阅微,轻轻帮她掩好被子,然后转身走出房间。

  站在露天阳台上,他轻轻点燃了一支烟。

  漆黑的天幕上,有一两颗淡淡的星子站在闪烁着,但是那微弱的光芒,就像是风中残烛一般。

  凌昊然仰头望着天空,闭上了眼睛,清俊的脸上带着深深的化不开的伤痛。

  原本他想着,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就将事情的真相一点一点告诉她,可是他没有想到,所有的一切竟然会一这样残忍的方式在她的面前揭开,让她痛不欲生。

  看着她从甲板上翻身跳下去的那一瞬间,他整个人的心仿佛都被掏空了。

  她那幽怨而又绝望的眼神,还有那决绝的话语,让他情何以堪?

  抬手,他将那支香烟递到唇边,狠狠吸了一口。

  那辛辣刺鼻的味道在口腔中弥漫着,让他找回一点清明的思绪。

  其实,他很讨厌烟的那种辛辣刺鼻的味道,但是现在,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排解心中的那种苦闷情绪。

  她现在……应该是恨着他的吧,所以……才迟迟不愿醒来。

  他有好多话想要说给她听,但是……却没有机会!

  那个时候她站在甲板上,风吹乱了她的头发,让他看到了她那苍白的脸,还有那抹绝望和无助。

  她问他,当初他来找她,是不是为了报复她,给小晔报仇。

  而他……却沉默了,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所以,她对他绝望了,所以……她万念俱灰!

  那一刻,看着她绝望的眼神,他的心如同刀绞,可是还没有等到他开口为自己辩驳,她却……不想再给他机会了!

  看着外面漆黑的夜空,凌昊然的眸光变得黯然。

  他的思绪翻飞,回到了六年前。

  那一年,他也不过十九岁,而他的哥哥……雷奥,也就是凌昊晔却死于一场意外。

  这飞来横祸简直像是天塌下来一样,让凌昊然备受打击,更让他痛心疾首的是,他的哥哥竟然是为了一个女人而死。

  可是那些人……那些自诩为哥哥朋友的人,谁都不肯告诉他那个女人究竟是谁,身在何处。

  他们说,雷奥曾经说过,不要为难她。

  他们说,雷奥拼了自己的命也要救她,而她……也死过一次了,所以希望他不要再去找她寻仇。

  而他呢……所有的怨愤都无处发泄,更无处寄托,整个

  人失去了精神的支柱……很快颓败下来。

  他知道,那个时候很多人都将目光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尽管凌氏家族中的还有很多年轻人,有的活跃在政界,有的活跃在商界,一个个也都是狠角色,可是他们却不约而同地将目光对准了他。

  因为,只有他是雷奥手把手地指导出来的。雷奥不在了,也只有他才最有资格继承凌家的事业,做这个大家族的领导者。

  但是,他早已经心灰意冷,什么家族利益,什么凌氏的重担,他根本就不想去理会。

  他觉得人生已经没有了意义,雷奥不在了,所以即便是他再努力,再用心,做出来的事业和成就……又能给谁看呢?

  那一年多,他就像是个折翼的天使,沉迷而又堕落,艾伦这个名字早已经声名狼藉,成为失败者和反面教材。

  当时,洛子骞也在劝他回头,甚至姑姑也曾经哭着求他能够振作起来,但是他已经迷失了自己,再也找不回来了,也不想找回来了。

  直到后来有一天,他拎着酒瓶子来到了雷奥的书房,靠着书架,坐在地上自斟自饮,一边跟哥哥说话,诉说自己的心事。

  都说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那个时候,除了毒品,也只有酒能够缓解他心头的伤痛。

  后来,他一个不留神打翻了酒瓶子。

  他有些醉了,伸手去扶那个酒瓶子,却无意间将书架上的一本书碰掉了。

  一张照片……从里面掉出来。

  他皱了下眉头,拾起来一看,却发现照片上……竟然是一个女孩子甜美的笑脸。

  那是冬天照的吧,她的头上带着毛茸茸的帽子,像是一只可爱的小兔子,而她笑起来的时候,那双眼睛就像是弯弯的月牙,那么纯澈,那么清亮。那翘翘的小鼻梁,还有那微微上扬的红唇,透着一股青春的朝气,还有一种纯美的清甜。

  她的身上穿着鹅黄色的羽绒服,身子前头是一个憨态可掬的大雪人,带着俏皮的帽子,插着胡萝卜当鼻子,而怀中还抱着一把扫帚。

  她跟雪人站在一起,是那样的纯净可爱。她的笑容,也是那样温暖,就像是柔柔的阳光,洒在人的心田。

  这个女孩子……

  忽然间,心头一跳。

  耳边仿佛响起了那个清甜纯澈的声音。

  是她吗?

  雷奥拼了性命去守护的那个女人……就是照片中的女人吗?

  这张照片,是不是当初雷奥帮她照的呢?

  酒意在瞬间醒了一大半,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情愫在涌动着。

  凌昊然眯起了眼睛,看着照片中的女人良久,然后拾起来地面上的那本书。

  当他拾起来之后却发现,所谓的“书”其实是一个厚厚的日记本,那是雷奥生前记下的日记,而里面的内容……却只跟一个人有关。

  于是,凌昊然知道了那个女孩子的名字——微微,更知道了她跟雷奥之间的所有一切。

  遇上她,是在一个酒吧,当时雷奥跟朋友约好了在那里相聚,他来的比较早,坐在卡座等待,却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女孩走进来。

  她穿的衣服一看就是学生,可是脸上的装扮……让他不敢恭维。

  她从他的面前走过,但是没有看他一眼,而是直直走到了吧台前去买酒喝,他不由得皱眉。

  再后来,如他所料,她果然被几个心怀不轨的人围住了。

  没有办法,这事儿就发生在自己的眼前,所以……他当然要上前帮她解围。

  从酒吧出来之后,他劝她回家,但是她却坐在马路牙子上,抱着肩膀说,她没有家,没有爸爸,而她的妈妈……已经死了!

  那一刻,他的心中一软。

  又是一个……失去了父母的可怜孩子,所以才会想要学坏,不是吗?

  后来,他带着她回家,想要收留她一晚。

  当她洗完脸,将那厚厚的脂粉眼影全都洗净之后,重新站在他的面前时,他的眼前一亮。

  这个女孩……眼睛很干净!

  不过,她开口便叫他大叔,他看起来……真的很老吗?

  那一刻,他哑然失笑。

  她的言谈举止很俏皮,也很真诚,没有跟她藏着掖着绕什么花花肠子,她的人就像是她的眼神那样,真的很干净。

  后来,他让她叫他小晔,她还笑。

  “加上一个小字就会显得你很年轻吗?”

  他知道了她的出生年月,却惊讶地发现,他竟然跟艾伦……是同年同月同日。

  这算不算是……他们之间的缘分呢!

  那一刻,他真的有点心疼这个女孩。

  再后来,她就在他这里住下了,而他则像是她的监护人一样。

  他们两个人从陌生到熟悉,而她对他的依恋……也越来越深,只不过,她从来都明说。

  他当然明白。

  这个女孩子……比他小了好几岁呢!

  他想要好好地

  呵护她,让她快乐地成长。

  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