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傻瓜,只要是你生的,儿子女儿我都喜欢(1/2)

加入书签

  江阅微手忙脚乱地关了火,抓起铲子就要去救锅里面的菜,一时间心神还有些恍惚,结果自己的手不小心捧在了锅沿上,那高热的温度让她猛地将手缩回来。

  “好烫!”

  凌昊然一把将江阅微拉入怀中,“让我看看!”

  握起江阅微的手,却看到她两只手的指尖都已经微微红肿,凌昊然眉尖蹙起,“怎么这么不小心?”

  “都怪你!溲”

  江阅微直接将责任推在了凌昊然身上。

  “要不是你闯进来,现在这道菜都已经做好了,根本就不会糊!”

  凌昊然笑了恧。

  “好好好,都怪我,都是我的错!”

  “本来就是你的错!”江阅微又补充了一句。

  凌昊然无奈。

  现在这个小女人开始跟他矫情起来了,不过这样的感觉……他很喜欢!

  其实他原本就没有指望着她做饭,因为早就知道她的厨艺怎么样,不过现在她竟然主动跑到厨房做饭,还是让他感到惊讶。

  “怎么今天想起来做饭了呢?不是有厨师在吗?”

  江阅微垂下眸子。

  “我好像还从来没给你做过饭呢!”

  凌昊然的心又是一疼。

  现在,她这么温柔地对待他,其实……根本就不是他,而是她心中的那个人……小晔。

  她忘记了,她曾经给他煮过粥的。

  他们去领结婚证的时候,他受伤住院,而她则是在外面守了一晚上,后来,他好不容易找了个借口将她支应回家,可是她却给他熬了粥送过来。

  那一次,她做的是红枣莲子百合粥。

  那个时候,他戏谑着说,这个粥就是意味着百年好合、早生贵子,这是她在向他表达爱意,还说自己要赶紧好起来,要不然就没法造小人儿了!

  他还记得那个时候,她的小脸涨得通红,因为他的话感到羞赧。

  后来,他们两个人打打闹闹,还有护士跑过来说她欺负病号。

  想到那一幕,凌昊然的心底酸酸的……

  她的心里……怎么会没有他呢?

  只不过……当所有残忍的一切全都揭开,那么突然地全都堆放到她的面前,她又……如何不会难过呢?

  终究,他还是欺骗了她!

  不然的话,她也不会伤心至此……不愿意醒过来面对他!

  想到这里,凌昊然伸手环住她的腰,将她的身子紧紧贴在自己的身上。

  “老婆,对不起!”

  江阅微将头靠在凌昊然的胸膛上,闭上眼睛,感受着来自他的那种温暖。

  只是不知道,他这声对不起……究竟是在指什么。

  难道是因为她刚才烫到了手指头的原因吗?

  其实那真的不必了,没有必要小题大做嘛!

  就这样依偎在他的怀中,她的心中一片宁静。

  “对了,我的西红柿炒鸡蛋还没有做好呢,你稍等一下!”

  江阅微忽然想起了案板上那些已经切好的西红柿,于是又要去忙碌。

  这一次,凌昊然没有阻止她,只是冲她微微笑着,“好啊,我等着!你别着急。”

  *

  坐在餐桌前,凌昊然瞅着江阅微炒得那一盘西红柿炒鸡蛋,伸出筷子夹了一口放在嘴里,江阅微瞅着凌昊然,期待着他能说些什么。

  凌昊然拒绝了两口,却微微皱起了眉头。

  江阅微见到凌昊然皱眉,心中开始紧张。毕竟……她真的很少下厨房做饭,所以自己的厨艺几斤几两她也是知道的。

  “怎么了,不好吃吗?”

  “嗯,你尝尝就知道了。”

  凌昊然将筷子放下来。

  江阅微一怔,连忙拿起筷子夹了一口,细细品尝了一下,疑惑地说道:“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啊?我以为我错将糖当成盐放进去了呢!”

  凌昊然看着她那疑惑不解的模样,不禁呵呵笑了起来。

  “傻瓜,逗你玩的!没有想到,现在我老婆的厨艺见长啊!”

  江阅微这才明白过来,自己又被他戏弄了。

  后来,江阅微瞅着凌昊然将那一盘西红柿炒鸡蛋全部都吃下去,心中满满的全是甜蜜。

  等到凌昊然将那碗米饭吃完了,江阅微小声问道:“吃饱了吗?”

  凌昊然挑眉,淡淡说道:“嗯,好像还没有。”

  “那,我再给你去添一碗米饭。”

  凌昊然却握住了江阅微的手,凝住她的眸子,红唇微挑,勾起一抹邪肆的笑意。

  “我想吃点别的!”

  凌昊然那低沉的声音敲打着江阅微的耳膜,而他的唇轻吻着她的耳垂,蜻蜓点水一般轻轻触碰着,那种灼热的气息在她的耳根处吹拂着,引得她的身子开始轻轻颤抖起来。

  “你别闹,我还要收拾碗筷呢!”

  江阅微说着,作势就要站起来,但

  是凌昊然的双臂却紧紧环住她的腰,不允许她再动弹。

  这一下,江阅微终于知道什么叫做作茧自缚了。

  早知道会是这样的话,当初吃饭的时候她就不坐在他身边了。

  现在可好,想逃也逃不掉了。

  凌昊然看到江阅微脸红不已,想要逃跑,不由得低低一笑,然后将江阅微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她的身子紧紧贴着他的身子,他身体的变化,早已经让她感到脸红心跳。

  “你快放我下去,我要收拾碗筷啦!”

  江阅微心中有些慌乱,想要逃开。

  这些天,所有的心情她都整理了一遍,也接受了这个现实——她已经跟他结婚了,而且她怀孕了,要当妈妈了。

  这些天,他一直都陪着她,小心翼翼地照顾着她,仿佛一分钟一秒钟都不愿意让她离开他的视线,将她当成珍宝一样呵护着。

  有时候,她都觉得他有些小题大做了。

  她又不是一碰就碎的玻璃娃娃……他那么紧张做什么呢?

  而晚上睡觉的时候,他总是将她搂在怀中,有时候她很清晰地感受到他身体的变化,也能感受到他极力的克制。

  她知道……他对她的心意,可是那些更加亲密的事情……她却没有什么印象。

  或许……她真的忘记了什么,但是……不要紧的,那些都不重要了,现在,只要他在她的身边,就够了!

  而这样呆在他的身边,感受着他温柔的呵护,这种幸福和甜蜜的感觉将她层层包裹,让她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今天他公司有事情,可是他不放心她,迟迟没有出门,而她又怎么能够让他为了她一直窝在家中呢?

  所以,她将他推出去,但是一整天下来,心中……却空荡荡的,想要找点什么事情做。

  于是,她想要亲手给他准备晚餐,想要让他也明白自己的心意。

  可是这样坐在他的腿上,被她抱着,她还是难免会有些羞涩。

  而那绯红的小脸,还有那氤氲着迷离之色的眸子,却泄露了她心底的秘密。

  凌昊然圈着她的腰肢,瞅着她的脸,一脸狂狷的笑着。

  “你在紧张什么呢?”

  江阅微嘟起嘴,“谁说我紧张?你才紧张呢!”

  嘴上这样说着,但是心中却早已经慌乱不已。

  江阅微只觉得自己的脸滚烫滚烫,快要着火了。

  凌昊然笑着。“哦,不紧张吗?那为什么,你的脸会那么红?老实交代,你的脑子里面……现在在想什么?该不会是某些限制级的画面吧!”

  他一语中的,戳穿了她的心事,江阅微顿时羞赧不已。

  “你乱讲!”

  “我乱讲吗?是某人不敢承认吧!”

  凌昊然好整以暇地望着她,脸上的笑意更加狂肆,而那双幽邃清魅的眸子里面也渐渐蒙上氤氲迷离的雾气。

  江阅微抬起头来,对上凌昊然的那双深魅的眼眸,一时间有些失神。

  此时此刻的凌昊然,眼睛里面那深浓而又充满魅惑的神色,就像是深深的漩涡将她整个人席卷进去,无法挣脱。

  两个人就这样痴痴瞅着对方,慢慢靠近。

  一点一点!

  靠近……

  再靠近……

  当凌昊然的唇几乎要触碰到她的唇瓣时,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打断了他们两人之间这种暧昧的小气氛。

  “该死!”

  凌昊然懊恼不已。

  趁着凌昊然接电话的空当,江阅微连忙从凌昊然的怀中挣脱出来,将碗筷收好放进了流理台中。

  打开水龙头,江阅微清洗着碗筷,只是一颗心还在砰砰跳动着。

  呼吸有些紊乱。

  刚刚……自己就那样瞅着他,怎么会像着了魔一样沉浸在他的那种眼神之中呢!

  江阅微只觉得,凌昊然的眼睛会说话,更好像会摄魂术一样,将她整个人的灵魂全都给吸走了。

  只是……他的眼睛上……好像带着隐形眼镜。

  小晔什么时候……也近视了呢?

  她有些纳闷,一边努力回忆着,一边将洗好的碗筷搁在一旁,结果没有放平稳,那只洁白的瓷碗一下子滑落下去,“啪”地一声跌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凌昊然连忙冲过来。

  “怎么了?”

  江阅微也被吓了一跳。

  “碗摔碎了!”

  凌昊然将江阅微拉到一边,“乖乖坐在那里别动,一会儿我来清理。”

  容修齐听到声音,也匆忙走进来,看到地上的碎碗,顿时皱紧了眉头,立刻叫过来一个佣人。

  “你们在做什么?看到少爷和少奶奶吃饭饭了,为什么还要少奶奶来洗碗?”

  江阅微连忙说道:“容叔,您不要怪她,今天晚上是我自己要做饭洗碗的。我只是觉得……我天天在家里

  闲着也没什么事情可做,所以是我撵开她的,不是她的错!”

  凌昊然也说道:“容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