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迟到的剖白,让她潸然泪下(1/2)

加入书签

  那一刻,江阅微的眼泪瞬间决堤。

  是的,她又怎么能不爱呢?

  可是命运却已经将她抛在了这种尴尬的境地,让她进退两难。

  “够了,不要再说了!我想回去了!”

  她说着,一把推开了他,朝着远处的那辆派克峰跑去。

  让所有的一切都结束吧溲!

  这份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就在这里画上一个句点,从此以后,她真的……不会再回来了!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

  江阅微去机场的时候,凌昊然派了岑桑送她去机场,那天,就连丽莎姑姑也来了,得知她要回国,也是伤感不已。

  而凌昊然……没有来。

  离别总是会让人痛心,而凌昊然没有来,她的心中……空荡荡的。

  凌昊然说了,最近这段时间他会比较忙,等着忙完了,就回国……跟她办理离婚手续。

  得到了他这样的保证,她的心中没有那种欣喜和快慰,只是觉得很疼。

  过往的一幕幕就像是电影在脑海之中闪过,进登机口之前,她再度朝着大厅的方向望了一眼,但是,依旧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终究……他还是不来了啊!

  这样,也好!

  这样,她离开得才能无牵无挂。

  飞机呼啸着升空,载着她离开了法国,飞往那个她生活了多年的国度。而她不知道的是,在飞机快要关上舱门的时候,有一个有着深邃的紫眸、俊逸面容的男人登上了飞机,坐在了头等舱的位置。

  当飞机终于落地的那一瞬间,江阅微的心底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

  她回来了……

  走的时候是两个人,而回来的时候……却是孑然一身,形单影只!

  说离婚的时候那么坚决,可是真的离开了他……心底的那种伤痛却是愈加强烈。

  却原来,刚刚离开……她就已经开始思念。

  她深吸一口气,仰头望向天空,抑制住自己的眼泪。

  走出了机场的出口,她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而车子行驶出去之后,后面不远处的停着的那辆车也缓缓开动了。

  坐在副驾驶上的男人眸光沉静,低声吩咐道:“跟上前面的那辆出租车!”

  “好的,少爷!”

  车里面的男人,正是凌昊然。

  他知道她想要逃避什么。

  她坚持要离婚,坚持要离开,而他又怎么忍心看着她就那样远远地逃离呢?

  所以,他还是追了回来,只不过这一次,他想要远远地守护着她。

  至于离婚的事情……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真的结束他们的婚姻。

  而他的放手,也只不过是暂时的!

  他给她时间,让她去思考,让她去放松,让她去逃避。

  但是最终,他还是会将她带回自己的身边。

  *

  这一晚,江阅微没有去她跟凌昊然曾经的那个家,也没有去赫连御留给她的那栋别墅,而是……去了酒店。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订好了房间住下来之后,凌昊然就住在了她的隔壁。

  江阅微打开行李箱,收拾行李的时候,忽然发现有个黑皮的本子掉了出来,这是……什么?

  她从地上拾起来一看,瞬间僵住了,那竟然是……一本日记。

  那是……小晔曾经写的日记!应该是凌昊然……放进去的吧!

  她的眼中满是泪水,她从来都不知道,小晔竟然会把她写进了日记之中,而且……这本日记记载的人……全都是她啊!

  原来,她的一笑一颦,一痴一嗔,全都被他记录了下来。

  恢复记忆之后,她想过让凌昊然能够打开那个书房的门,让她进去瞅瞅,哪怕是一眼也好!

  可是后来,她却放弃了这个想法。

  曾经她真的很好奇那个房间里面究竟藏着什么秘密,但是后来……她想,睹物思人的话,心中会更痛。

  而这个时候,痛的……恐怕不止她一个!

  还有凌昊然!

  孩子没了之后,凌昊然在医院照顾着她,后来从医院回来家,丽莎姑姑就来了,还带着很多跟小孩子准备的东西,可是那一切都用不上了。

  姑姑知道她伤心难过,也知道……她想起了所有的事情,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最后,姑姑说道,孩子,你要相信昊然对你的感情!他从来都没有想着要伤害你!真的!

  她没有做声,只是微微笑了一下。

  关于那些事情,她不想再去思考了,凌昊然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解释……

  他不说的话,她也……不会再去问了。

  关于凌昊然是不是为了给小晔报仇而来,真的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她已经不想再去追究了!毕竟,她已经决心要离开了!

  而现在,看到小晔的日记,她的心底满是伤痛。

  那一字一句,都记载着他们曾经甜蜜的过往,就像是她的成长历史。

  当她看到小晔写下的那句“我要等她长大”的时候,泪水再度肆意落下。

  原本以为日记到这里就结束了,可是翻过这一页才发现,原来日记本后面还有两页纸……像是被人写了字,但是边沿部分却全都粘了起来,塞到了封底里面。

  这是……什么东西?后面,又写了些什么呢?

  她心中满是疑惑,于是小心翼翼地将紧紧粘住的纸张撕开来,终于……

  那一大段一大段的内心独白……映入了她的眼帘。

  而写下那些话的人,已经不再是小晔,而是……凌昊然!

  那是……

  他跟小晔之间的对话,而上面……还标注着日期。

  第一次写下日记……是在五年前——

  “哥,曾经的我自暴自弃,那么堕落不堪,你一定……不愿意看到那样的我吧!现在,我终于完全将毒品戒掉了,我把这个好消息……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