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凌昊然,你是个坏人,你欺负我!(1/2)

加入书签

  凌昊然朝前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笑着说道:“对了,如果我老婆明天要是问的话,你们就说是她自己回家的……如果问起我的话,你们就说没有见过我!”

  赫连御怔住了,而墨雨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恧。

  “为什么?”

  开口发问的……还是赫连御……

  凌昊然勾唇痞痞一笑。

  “当然是……夫妻之间的情趣!说了你也不懂!”

  瞬间,赫连御的脸色沉了下来。

  *

  江阅微真的醉了,她就那样乖乖地依偎在凌昊然的怀中,任由他抱着走出了酒店。

  其实,赫连御跟凌昊然讲话的时候,她迷糊糊听到了,想要努力睁开眼睛,可是眼皮却异常沉重,根本就无法睁开溲。

  而那些话飘进了她的耳朵里面,却像是毫无意义的字符,她根本就不明白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只是随着凌昊然的稳健而又平缓的步伐,她感觉到自己就好像一叶扁舟在大海上漂浮,在碧波中荡漾,却不知道最后要漂到哪里。

  可是莫名的,她却相信对这个怀抱无比眷恋,如果能这样一直依偎在这个怀抱之中,那么她也甘之如饴。

  出了光明渔港酒店,森冷的夜风袭来,吹乱了她的头发,也给她带来了那么一丝清透的意识。

  努力强撑着,维持那最后一丝即将崩断的清醒意识,她很努力地抬起头来,眯着眼睛望着凌昊然,娇软无力的身子依偎在他宽厚的胸膛,可是双手却紧紧握住了凌昊然的胳膊,似乎像是在央求着: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凌昊然低下头望着怀中的人,幽深的眸子在夜色中闪烁着诡谲邪魅的光芒。

  他将怀中的她抱得更紧一点,却又那么小心翼翼,仿佛抱着最珍爱的宝贝一般。

  “好,我这就带你回家!”

  江阅微迷迷糊糊点了点头,似乎很放心地睡了过去。

  凌昊然将她抱进车中,轻轻放在副驾驶的座位上,系好了安全带,可是手指离开的时候,却又……慢慢覆上了她的脸颊。

  此时此刻的江阅微,温顺地靠在椅背上,偏着头,纤长优美的睫毛宛如两把小扇子一般,遮挡住了那本来明若秋水的灵动眸子,而那张恬静精致的小脸上还泛着粉润的光泽,只是那双眼睛里面……似乎还残留着伤心的泪水。

  为什么还要哭呢?

  他已经按照她的要求……暂时放手让她回来了,可是她……依旧还是不开心吧!

  他有些茫然无措了。

  前段日子,他那么努力拼命控制着自己的心情,跟她保持距离,不再见她,不再打扰她,可是天知道那段日子他都快要疯掉了,只能趁着晚上她睡着之后……悄悄潜入房间里面偷偷看着她那熟睡的容颜。

  而她坐飞机回国那天,他其实就站在不远处的柱子后面……却又要小心翼翼不让她发现。

  他这个当老公的……怎么就这么见不得人呢?

  今天晚上的接风宴,他早已经得到了消息,可是……却也无法阻止。他已经猜到了她会喝醉,结果……跟他预料的完全一样啊!

  这个傻瓜,现如今又要借酒浇愁啊!

  可是她明明知道,借酒浇愁只不过是暂时麻痹自己,暂时逃避现实,最后醒过来的时候,难受的……还是自己!

  这样的蠢事他也做过不少,可是终究无益。

  所以看到她现在的这样子,他又想起了曾经的自己!

  面对这样一个她,他都不知道该怎样去做才是最好。

  他已经这般小心翼翼,可是不管做什么……在她的眼中是不是都是错的呢?

  他叹息一声,轻轻低下头去,想要吻上她的唇。

  这时候,凌昊然却听见她清浅的呢喃。

  “热,好热……”

  江阅微皱了皱眉头,迷迷糊糊地开始扯自己的围巾

  那跳温暖厚实的围巾被她的手指解开,隐约露出雪白的脖颈,而扯掉围巾之后,她似乎觉得还不够,于是又要去解自己的衣扣。

  凌昊然忽然觉得喉咙一紧,他连忙伸出左手握住她的手,阻止她再继续解下去。

  “微微乖啦,我们马上回家,回家之后再脱衣服,好不好?”

  那温柔宠溺的声音,让江阅微浮躁的心情慢慢舒展了很多,她很乖地点了点头,然后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凌昊然深吸一口气。踩足油门,那辆黑色的宝马宛如暗夜中的魅影一般飞驰而去。

  *

  这一次,凌昊然开着车,朝着别墅的方向驶去。

  她说想要回家的,酒店……不是家!那里才是……他们的家!就算她不说,他也会带着她回家的!

  终于回到了别墅,凌昊然停下车,将早已经睡得迷迷糊糊的江阅微抱回到房间里面

  “少爷,你回来了……”

  刘婶迎了出去,却看到

  凌昊然的怀中抱着江阅微。

  他们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说一声,而现在微微好像喝醉了,浑身都带着酒气……

  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刘婶还想说什么,却被凌昊然止住了。

  “刘婶,微微今天喝了不少的酒,我先带着她回楼上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要不要我去准备点醒酒汤?”

  刘婶很好心的问道。

  “不用了,帮我送一壶水上来就好!”

  喝醉酒的人晚上一定会要水喝的,所以……水是必不可少的!

  *

  凌昊然抱着江阅微径自上楼,走进他们两个人的卧室,将她轻轻放在床上,脱掉了外面厚实的外套,然后帮她盖上了蚕丝被。

  而刘婶也很快就把水送上来了,更贴心的是,她送上来的不光有一壶热水,还有一户凉白开。

  刘婶离开之后,凌昊然将卧室的门锁上,然后回过头来走到床边上,望着床上水生生的人儿,只觉得心头微微一软。

  他抚上她的面颊,大手柔柔地摩挲着她滑嫩的肌肤,然后将她那凌乱的发丝整理好。

  深深叹息一声,凌昊然只觉得百感交集。

  从来没有意识到,初次听到她的声音时,这个女人……已经在自己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而后来,他在照片中见到她的那一幕,就那样深深烙印在自己的心中。

  她如同一支被清波濯洗过的莲花,在初见的那一瞬间,就在他的心中生根发芽。

  现如今,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再放手了!

  慢慢俯下身子,他轻轻吻上她柔软的唇。

  那般淡淡的,轻轻的吻,仿佛蜻蜓点水一般,带着无限的垂怜。

  也许只有在她喝醉的情况下,才不会那样排斥他。

  只有这样,他才能这样近距离地肆无忌惮地望着她,守着她。

  心中深爱的人女,现在就在自己的身边,而且,又是以这样一副甜美诱人的姿态睡着。

  就这样静静地瞅着她,心底,却渐渐萌发出一种热切的渴望。

  很想要她,很想将她紧紧搂在怀中肆意地爱抚。那双紫魅的眸子里面渐渐蒙上深浓的墨色,凌昊然觉得自己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

  可是她的身子才刚刚养好,现如今她又醉成了这幅模样,如果他真的对她做些什么……那真是……趁人之危啊!

  如果她醒过来知道了,那岂不是要恨死他了?

  凌昊然深呼吸,然后猛地起身,快步冲进浴室。打开花洒,任凭那冰凉的水冲刷着他的肌肤,仿佛这样就可以将身上的那股灼热的浪潮淹没。

  终于,原本燥热的心渐渐平静下来,而内心中那股蓬勃欲出的欲.望也被压制下去。

  凌昊然深吸一口气,望着镜子里面的自己,那张脸上写满了无奈。可是,他又能拿她怎么办呢?他是真的……舍不得看到她伤心难过。

  于是他甩了甩头,将晶莹的水珠甩下,然后拿起毛巾擦了擦身子,裹上浴袍走出浴室。

  只是,当他回到卧室的时候,却顿时愣住了。

  床上的人不见了!

  凌昊然的心中陡然一惊,视线在卧室里面逡巡了一遍,却没有任何发现。

  她早已经醉成那个样子,怎么可能自己走掉?

  凌昊然快步走到卧室门口,使劲拧了一下门把手,发现门锁得好好的,根本就没有人出去。

  紫眸一凛……

  忽然间,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视线再次落回到那张大床上,却发现原本盖在江阅微身上的被子也不见了。

  凌昊然脸上的神情瞬间放松下来,他快步走到大床的内侧,果然发现了滚落在地上的江阅微,她正在挣扎着想要挣脱那束缚在身上的蚕丝薄被,如同一只蠕动着的蛹。

  这一幕,让凌昊然哭笑不得。

  这个女人,就连睡觉都这么不老实,以前是踢被子,现如今呢,竟然裹着被子摔到床下面去了!

  快步走上前,凌昊然将被子掀开,把江阅微抱起来,重新放回到了床上。

  可是,江阅微紧接着又翻了个身,开始撕扯自己的衣服。

  “热……我要喝水……”

  红唇呢喃着,发出柔软的声音,猫咪一般黏人。

  于是,他起身去给江阅微倒水,心想着等一下要不要帮她把身上的衣服脱掉,换成她的睡衣。

  只是凌昊然没想到,等他回来的时候,却发现江阅微早已经迷迷糊糊地坐起来,而身上的那件粉色毛衫早已经被她脱下来扔在床上。

  此时此刻,那雪白的脖颈,柔滑的香肩,全部都暴露在那静谧的空气之中。

  屋子里面异常安

  静,凌昊然能听见自己逐渐变得急促的呼吸。

  他的眸子逐渐眯起来,像是勇猛的猎豹在眯着眼睛打量自己的猎物一般。

  可是,床上的江阅微却完全没

  有意识到自己是在做什么。

  她正闭着眼睛,背过胳膊,想要解开自己身上那件束缚她呼吸的文胸,可是醉态朦胧的她,背着双手,使足了力气却总也解不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