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老婆,你这是要过河拆桥吗?(1/2)

加入书签

  江阅微穿好衣服之后,到洗手间仔细照了照镜子,还好……除了嘴唇稍微肿一点,眼睛稍微肿一点,其他的……没什么异样。

  因为现在的天气还是很冷,所以衣服也都是高领的,很厚实……

  等她走到餐桌前的时候才发现,凌昊然那厮正眉飞色舞地跟外婆他们讲着什么,将他们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去恧。

  这个家伙,不管到哪里……都是大家关注的焦点啊!

  看到她走过来,凌昊然的唇线微勾,眼睛里面闪过一抹亮光。

  莫雨晴看到江阅微落座,连忙说道:“姐,姐夫刚刚跟我们说,要带着我们全家去法国旅行呢,太好了!”

  江阅微一愣,凌昊然究竟打算做什么?

  她挑眉凝着他,目光中带着探究,凌昊然却笑着说道:“之前没有来得及让外婆他们参加我们的婚礼,说实话,心里一直很愧疚。所以这次……我想带着外婆她们去法国转转,再去我们的家里看看!怎么,你有意见?”

  江阅微抿唇溲。

  现如今,她真的是骑虎难下了。

  凌昊然这厮是吃准了她不会在外婆的面前说什么离婚的事情,所以有恃无恐了不是吗?

  只是后来,莫子贤却说了,晴晴今年要中考,请假的时间太长的话……恐怕成绩会落下。所以这一次……让凌昊然先带着外婆去出转转,等到晴晴中考完了放暑假的时候,他们再去做客。

  外婆也说,她的身子骨老了,走不了那么远的路,干脆……就去凌昊然跟江阅微国内的家里呆几天就好!

  凌昊然开心不已,而江阅微无话可说。

  她能阻止吗?

  不能。

  *

  三个人出发了,凌昊然怕这一路上颠簸,外婆会累,就带着他们去了机场。

  坐飞机回去的话……时间上缩短了好几个小时。

  上飞机之后,上飞机后,江阅微挨着外婆坐下,而凌昊然呢,则是坐在江阅微的右侧,只不过两个人之间隔了一个过道。

  飞机起飞,旅途本来很顺利,半途遇到气流颠簸,乘客们都有些慌张。

  江阅微坐飞机第一次颠簸得如此厉害,心中不免害怕起来。

  扭头看看外婆,靠着靠背似乎已经睡着了,丝毫没有因为气流颠簸而感到害怕。

  江阅微的心底有些慌乱,脸色发白,人在高空中是很可怕的,这样的气流会让人胡思乱想,只是想着第一次带着外婆出来,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情!

  不然的话……

  悄悄地看向隔壁的凌昊然,却发现他一双眼睛深深地看着她,江阅微仿佛被这目光绞住了。

  “别怕,有我陪着你呢!”

  他的声音很轻柔,但是落在江阅微的耳中,却是掷地有声。

  那一瞬间,江阅微的心安静了下来。

  她很庆幸,在她害怕的时候,有他相陪。

  很快,飞机恢复了正常,外婆也仿佛刚刚醒过来一样,看着脸色发白的江阅微,不由得问道:“微微,你没事吧?”

  江阅微轻轻摇头,没事,她怎么会有事呢。

  她这一颗心都不知道飘荡在哪儿,所恐惧的事情,似乎也和死亡无关。

  察觉到旁边太过炽热的视线,江阅微别开眼光,不再去看凌昊然的眼睛,闭上眼睛休息。

  外婆察觉到江阅微的视线,看向凌昊然,看见凌昊然目不转睛地看着江阅微,那眸中的温柔和深情是那么清晰可见。

  外婆是过来人,所以看得出来凌昊然的确是深爱着江阅微的。

  从早上到现在,江阅微没有跟凌昊然说几句话。

  外婆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心还没有老,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小两口闹别扭了,当然,主动方是微微,而昊然呢,则是被动挨打的那一个。

  尽管微微什么都没有说,可是那种纠结的表情,她能看得出来。

  外婆不由得叹了口气,其实她一直希望微微跟昊然能够好好的。所以现在,凌昊然将她搬出来当救兵,她又怎么看不出他的意图呢?

  昊然这个傻孩子……怕是拿微微没辙了吧!

  也好,如果这次她能够帮上他的忙,那也算是功德圆满了。

  *

  飞机很快就到z市,已是到了下午三点多。下飞机的时候,几人一起走的,外婆和凌昊然的话蛮多的,江阅微却仿佛插不上话。

  她在一旁想着,外婆究竟是谁的外婆呢?心中好懊丧。

  今天晚上外婆来了,而她呢……肯定不能回到自己租住的那个公寓去了吧,这段时间得搬回家里住,不然的话,外婆一定会起疑心的。

  可是,这样的话又跟跟凌昊然天天相处,一想到昨天晚上还有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她的脸上一片燥热。

  这个家伙……

  刚刚出了

  机场,外面已经有人等候,司机是个中年的男人,看上去非常斯文。

  看

  到他们走出来,司机连忙迎上来。

  “老太太好!少爷,少夫人好。”

  江阅微挑眉,这个家伙……摆出的阵仗还真够大的!看来……他一早就安排好了。

  上车之后,江阅微跟外婆坐在了后排,关上了车门,没想到凌昊然居然又打开车门钻进来。

  “干嘛?”

  江阅微有些疑惑,凌昊然却笑笑,“当然是上车回家喽!”

  “你怎么不坐到前面去?”

  副驾驶的位置上明明空着好不好?

  “挤着暖和!”

  江阅微无语了。

  车里面开着暖风,根本就不冷好不好?这个家伙,分明就是故意的!

  可是又能怎么办?

  她总不能当着外婆和司机的面把凌昊然撵下去吧!

  无奈,只好三个人挤在一起!

  一路沉默,除了外婆和江阅微偶尔说句话,凌昊然和江阅微几乎没说话,江阅微的视线一直停留在窗外,看着外面的风景……可怎么都看不进去。

  因为她心不在焉。

  身边全都是他的味道,淡淡的,却又……让她那么敏感。

  那是她闻惯了的古龙水味道……

  江阅微的心头一阵酸涩。

  那是蜜月之行他们在英国逛街时,她帮他选的。

  其实凌昊然很少用这些东西,不过当她把香水送给他的时候,他的眼睛还是亮了,那个时候他还打趣说,要不要晚上洗完澡之后喷点香水,等着她过来将他扑倒。

  当然,他是开玩笑的,而她呢……那个时候心中也存着恶作剧的小心思,等着他洗澡的时候,她还真的把香水拿到了浴室里面,往他的身上喷。

  结果那天晚上在浴室里面,两个人还真是的一发不可收拾,后来,直到她筋疲力尽地讨饶,他才放过了她。

  那次……还真是胡闹了大半夜啊!

  现如今,香水的味道又勾起了她的回忆。

  前方的路不太好走,车子转了好几个大弯,两人避免不了身体接触。

  江阅微很快避开。

  又是一个转弯,凌昊然的身子测了过来,两人几乎黏在一起。

  江阅微瞪他一眼,凌昊然却冲着她温柔一笑,眼神之中的温柔让她措不及防。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江阅微恼怒也没说什么。

  可是凌昊然见状,却得寸进尺地伸手过去握住她的手。

  江阅微皱了下眉头,这个家伙,在这里面还想要动手动脚吗?

  她作势要甩开他的手,可是凌昊然握住她的手,不让她甩开。

  他就那样握着她的手,开始和外婆聊天。

  外婆的兴致很高,两个人一路上聊得很是开心,而江阅微呢,仿佛插不上话,而她的手却一直都被他紧紧握在手中。

  车子一路向前行驶,很快就到了凌昊然跟江阅微之间居住的别墅。

  当车子行驶到门口的时候,江阅微发现,刘婶已经在门口等候了。

  江阅微把外婆的行李拿出来,放进了一楼的客房,床铺刘婶已经铺好了,都是崭新的。

  外婆跟着凌昊然在别墅中溜达了一圈,四处看了看,很是满意,然后回房收拾行李,坐飞机有些累,想要稍微休息一下再出来吃饭。

  江阅微想要留在房间里面陪着她,可是外婆却摆摆手。

  “行了,你别管我了,赶紧出去休息吧!”

  等到外婆回房间之后,江阅微站在走廊之中,沉默着,不知道自己该往哪儿去。这个时候,凌昊然上前,握住了她的手。

  江阅微吓了一跳,想要甩开,但是凌昊然却由不得她了,直接拽着她往楼上的房间走去。

  “喂……”

  “怎么,想要让外婆知道你要跟我离婚的事情吗?”

  他眉梢微挑,眸中带着促狭的笑意。

  江阅微恼了,他这分明就是故意要挟她。

  要离婚的事情,她怎么可能让外婆知道!

  他知道她的软肋,更知道她在意什么。在这个世界上,她只剩下外婆一家亲人了,当年母亲去世的时候,差点要了外婆半条命,现在,她又怎么可能拿着自己婚姻上的事情让外婆徒增烦恼呢?

  脑子里面思索着那些事情,等到她从自己的思绪之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跟着凌昊然回到了他们的卧室。

  江阅微一怔,转身就要离开,可是凌昊然已经闪身上前,迅速挡在她面前,门一关,颀长的身影压迫性地站在她面前,目光深幽……有一股灼热的火光。

  江阅微冷漠地看着他。

  “让开,我要出去。”

  凌昊然雷打不动地站在她面前。<

  p>

  “这里我们的房间,你要去哪儿?”

  凌昊然淡淡反问。

  江阅微咬着唇,说道:

  “我去和外婆住。”

  凌昊

  然笑了。

  抬手抚上了她的脸颊,将挡在她额前的一缕头发轻轻撩起来,别到了耳朵后面。

  “你要去跟外婆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