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让我摸摸看,你哪里像软柿子了?(1/2)

加入书签

  病房里面一片浓情蜜意,这一次将房门锁上,再也不用担心那些“不长眼”的家伙随随便便闯进来了。

  洛子骞走过来的时候,看到岑桑坐在走廊的长椅上,表情中透着些许无奈。

  “怎么了?被撵出来了?”

  岑桑耸了耸肩膀,“可不是?我劝你现在也别自讨没趣!”

  他可是亲眼看到他们家少爷把病房的门锁上的,而且锁门之前还向他投过来一抹警告的眼神,意思是谁也不要过来打扰,不然…恧…

  洛子骞摇了摇头。

  好吧好吧,身体稍好一些,就兽性大发了溲!

  作为医生,他真的有必要提醒他要注意,不然的话,伤口扯开了又得重新缝合。不过……恐怕自己现在敲门的话,里面的某一只雄性动物肯定是又要发飙了。

  算了,他还是装作不知道的好!

  岑桑看到洛子骞有些怅然的脸,忽然间起身勾上了他的肩头。

  “子骞,我好难受!”

  洛子骞挑眉,“什么意思?”

  “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有多可怜?少爷现在有少夫人陪着,而我却是孤孤单单没人理睬。其实我也受伤了啊,可是……都没有人关心我一下!”

  洛子骞挑眉,眸子里面顿时荡漾着绚烂妖娆的流光。

  “所以,你想让我安慰你一下?”

  “知我者,子骞也!”

  洛子骞原本是想要离开的,可是这个岑桑竟然在他的面前撒娇卖萌,让他觉得实在是……酸啊……

  “想让我怎么安慰你?”

  岑桑没有看到洛子骞眸中闪过的那一抹狡黠的笑意,而是继续勾着洛子骞的肩膀说道:

  “都怪你上次的馊主意,害的我也成了帮凶。你甩手走人了,可是我就惨了!得在这里陪着看着少爷和少夫人的脸色,而且还被拒之门外……真是不公平啊,他们都欺负人……就会挑软柿子捏!”

  岑桑大吐苦水,那张俊朗的脸上愁云惨淡惨不忍睹。

  洛子骞却笑。

  “嗯?软柿子?你吗?这个比喻不错。既然是软柿子的话,摸起来手感会很好吧!让我摸摸看,你哪里像软柿子了?”

  说着,洛子骞的手就真的落下来。

  “恩,的确是软的!”

  岑桑措不及防,脸又黑了下来。

  “靠,不是吧?洛子骞你找死是不是?”

  本想让洛子骞说两句安慰的话,但是没有想到这个家伙也拿他开涮。

  “你找死是不是?”

  岑桑吼道。

  但是,洛子骞却不慌不忙慢慢开口道:

  “没关系,作为一个男人,虽然某些功能不行,不过……不要害羞,我是医生,你可以找我帮你治病!我保证,会给你打最低的折扣!”

  洛子骞的口气平平淡淡不慌不忙,但是岑桑却听得心惊胆战,惊得差点跳起来。

  “滚,你诚心恶心我是不是?老子行得很!用不着你治病!”

  “哈哈……”

  洛子骞笑着摇头,

  “作为好兄弟,我还是想要告诉你,千万不要讳疾忌医啊!有病就得治!”

  “滚滚滚,快滚!”

  岑桑无语了。

  今天真的是邪了门了,他真的是受尽了欺凌,无处伸冤啊,就连洛子骞那也开始拿他开涮了。

  洛子骞还想要说什么,可是这个时候忽然看到走廊的那边有个身影闪过,他心中一惊,瞬间收敛了笑容,眯起眼睛,快步追上前去。

  岑桑一怔。

  让他滚他就滚啊……

  这人……真没劲!

  等到洛子骞追上前去,却发现那一抹身影消失在电梯里,再看看电梯……

  他站在那里等着,看着上面的数字键慢慢变化着,最后落在了7层。

  他挑眉……

  那里……是妇产科……

  怎么可能?

  正巧这个时候,另外一个电梯停在这里,洛子骞迟疑了一下,还是进了电梯,按下了按键。

  等到他来到7层的时候,目光快速搜寻一遍,却没有发现他想要找的人。

  难道……是他看花眼了吗?

  忽然间,他看到了刚才的那件衣服,还有那飘逸的长发的背影,于是快步走上前,扣住了她的肩膀。

  只是当那个女人转过身来的时候,洛子骞才发现,原来那是一张陌生的脸。

  心中,说不上是什么滋味,有些失落,有些怅然。

  他低声说道:

  “抱歉,认错人了!”

  *

  凌昊然终于心满意足了,而江阅微被他折腾地够呛,一想到他们两个人竟然在病房里这么亲昵,江阅微就觉得脸红。

  不过,这都

  是看在他受伤的份上,要不然,她才不会这么好脾气。

  “喂,这次该吃饭了吧!”

  “好!”

  两个人在里面吃午饭,却没有想到病房外面来了一位不速之客,竟然是位五六岁的小男孩,站在病房的门口不走了。

  岑桑有些诧异。

  他那双幽蓝的眼睛望过来,目光中纯澈而又带着一抹失落,看得岑桑心底一颤。

  这个孩子……怎么会跑到他们家少爷的病房前呢?

  什么意思?

  “嗨,baby,你想找谁?”

  似乎baby这个称呼……让他不满意了,小男孩瞟了他一眼,没有做声,嘴唇紧紧抿起,而眼神中也多了一地倔强和傲气。

  岑桑的心情瞬间又不好了。

  这个孩子,刚才还像是个不幸坠入人间的无辜小天使,现在看着他,那眼神怎么就那么冷傲?

  刚刚被少爷撵出来,又被洛子骞奚落了一番,而现在,就连这个小不点都用这种眼神看他?

  靠,是可忍孰不可忍!

  谁家的熊孩子啊!

  “小弟弟,这里不是你能呆的地方,所以啊,你还是赶紧去找你的妈咪吧!”

  谁知道,那个小男孩竟然信誓旦旦地指着病房的门,说道:“我妈咪就在这个病房里面!”

  岑桑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

  有没有搞错?

  他说他妈咪在这个病房里面?

  “小弟弟,你怕是弄错了吧,这里面可没有你妈咪……你看看,你的眼睛是蓝色的,而里面的人呢……一个眼睛是紫色的,一个是黑色的,所以……按照生物学遗传规律来讲,是不可能生出像你这样蓝色眼睛的宝宝的,所以啊,你找错地方了!”

  可是那个小男孩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我妈咪就在里面!”

  这一次,岑桑真是无语了。

  “这里面真的没有你妈咪……小弟弟,拜托你去别的地方找好不好?要不……叔叔带着你去找好不好?”

  那个小男孩却倔强地摇摇头,可是小身板却依旧站得挺直。

  岑桑真的是有些无奈了。

  这个小破孩……非要黏在这里吗?

  拜托,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认死理的孩子呢?

  那个孩子就这么倔强地站在这里,跟他大眼对小眼。

  岑桑还是有些不忍心了,毕竟谁家的孩子走失了,家长一定会着急的吧!

  “走吧,我送你去找你妈咪……”

  岑桑上前去抱他,没想到他却大声地喊道:“妈咪……救命……妈咪……”

  病房里面的江阅微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心中一惊。

  “我出去看一下!”

  凌昊然自然也听见了。

  还没等到他开口,江阅微就已经匆忙跑出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