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从此,不必再靠近(1/2)

加入书签

  对何曼曼来讲,她跟洛子骞之间发生的一切……简直就像是一场奇幻的电影!

  那天早上醒过来之后,她看到睡在她身边的男人……竟然是洛子骞!

  那一瞬间,她整个人都惊呆了。

  头一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她已经记不清楚了,这算什么?酒后乱性?

  而且那个人还偏偏是她心中念了多年的人溲!

  可是……怎么会这样呢?

  洛子骞……

  他不知道自己是谁,而且他对自己……一直都不理不睬,甚至……有些讨厌吧恧!

  还记得那年夏天,她遇到了他,小小年纪虽然不太懂得那些山盟海誓意味着什么,不过她却明白自己的心里已经对洛子骞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愫。

  那脸颊上的一吻……已经是她最直接的告白。

  虽说她喜欢帅哥没错,可是自从他说了不准她再随随便便跟男生说那样的话之后,她就再没有对任何人说过。

  只是,后来的一切都不在她的掌控之中。

  父亲去世了,而母亲卖掉了那栋房子,带着她离开了。

  她曾经哭着求母亲,说她不想离开,可是最后还是无济于事。母亲因为工作上的调动,带着她离开了法国,去了另外一个国家,再后来又重新组成了家庭,而她呢……也跟着继父改了姓名。

  继父有一个儿子何瑞阳,比她大三岁,她喊他哥哥。

  这个家,表面上看起来很温馨,可实际上呢,何曼曼觉得自己跟这个家格格不入,就好像……她是一个外来者,客居在此。

  等到她再长大一点,慢慢发现,何瑞阳有时候看着她的时候,眼神有些怪异,让她觉得心慌。

  于是,她能躲开他就躲开,渐渐减少在家中出入的次数。

  只是十六岁那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噩梦来袭,喝醉酒的何瑞阳摸进了她的房间。

  等到她骤然间惊醒的时候,看到眼前一个人影,瞬间吓坏了。刚要尖叫,他却捂住了她的嘴,将她紧紧压在身下。

  何曼曼傻眼了,脑子里面都一片空白。

  她挣扎着,而何瑞阳整个人都压在她的身上,那样的重量让她觉得无法喘息,更透不过气来。

  她奋力推着他的胸膛,甚至,她还能够感觉到他那灼热滚烫的呼吸飘打在她脸上。

  那一瞬间,她慌乱至极,这样的碰触让她感到恐惧,感到耻辱,就像是掉进了一个无底洞之中,无法翻身。

  她不知道何瑞阳为什么要这样对她,更弄不清楚他究竟想要做什么,但是下意识的,她拼命挣扎。

  “曼曼,别怕……别怕……是我……”

  何瑞阳丝毫没有放开她的意思,而是伸出手将她纤细的手腕牢牢握住。

  何曼曼慌乱的抬头,对上他那双燃烧着烈火一般的眸子。眼前的这个人,眸子里面充满了陌生的眼神,而那样的眼神,让她感到无比心寒,更是恐惧不安。

  可是,手被他紧紧握住,她根本就没有挣扎的力气。

  “曼曼……我喜欢你!”

  他低声叫着她的名字,而那声音透着嘶哑,像是在拼命压抑着什么,拼命克制着什么。

  何曼曼只觉得现在的何瑞阳变得非常陌生,就像是一个被关在笼子里面很久的凶猛的狮子一样,现如今,终于快要冲破牢笼奋力扑出来一般。

  更让她感到愤懑和害怕的是,她觉得自己就是那狮子血红大口之下的猎物,根本就没有办法遁逃。

  她整个人都傻眼了,但是紧接着,她却看到他低着头向她靠近。她本能的转开头去,他的吻落在了她的脸颊上,接着又吻在她的脖颈上,毫无章法的亲吻,吓坏了她。

  终于,她狠狠咬住了他的手,他痛得闷哼一声,然后松开了手。

  “何瑞阳,你混蛋!”

  何瑞阳的亲吻让她感到恐惧,感到恶心,让她想要逃避,但是却根本敌不过他的力气,她没有办法挣脱。

  嗤啦一下,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撕裂,她心中一惊,身子不由得向瑟缩一下。当她的身子暴露在空气之中,她这才发现,自己的睡衣竟然被他扯开。

  而他的双手按住她的胳膊,他的唇落在了她白皙的肌肤之上,就像是野兽在撕咬着刚刚到手的猎物一样。

  她吓得大声尖叫起来,而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