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跟我在一起,你有没有后悔过?(1/2)

加入书签

  凌昊然之所以神色凝重,是因为顾云寒那边来了消息。

  雪千寻的那辆车早已经被弄回来了,后来送去检查,而现在……检查结果出来了……车子果然被人动了手脚,而且还不仅仅是一处。

  若不是因为汽车没油了而停下来,那么接下去会发生什么,是他们无法预料的。也就是说,所有的一切,都是早有预谋的。

  “老大,你说会是谁?”

  凌昊然轻轻挑眉溲。

  “你以为呢?”

  顾云寒凝神沉思。

  “这样的情况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所以,我怀疑……恧”

  “怀疑什么?”

  凌昊然的口气沉重。

  顾云寒抿了抿唇,还是说了出来。

  “我怀疑,对方的目标不是雪千寻,而是大嫂。”

  其实,不用顾云寒讲出来,凌昊然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告诉凌昊然,现在,凌昊然最在乎的人,已经在他们的监控之下,甚至可以说他们已经掌握了江阅微所有的动向。

  只要他稍稍有些懈怠,那么后果是什么,谁都无法估量。

  那个人……

  很可能就是冷翊。

  看来这一次,他是真的按捺不住了,终于亲自出马了。

  “老大,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这样的结果……让他非常后怕。枪林弹雨的事情,他们经历太多了,所以心中早已经无所畏惧。但是现在,竟然有人用这样卑劣的手段来对付两个女人,偏偏她们还分别是他们这个两个男人的心头肉。

  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一定要保证雪千寻的安全,也要保证大嫂的安全。

  只是,一直呆在家中不能出门,怎么也算不上是上上之策。

  凌昊然紧绷着双唇,脸上全是坚毅淡定的神色。

  “看来,我们的行动计划要提前了。”

  *

  冷帮。

  豪华而又冷寂的别墅,就像是巍然的城堡。而这里,四处都布满了玄机,外面更是有着保镖的守护。

  冷翊坐在沙发上,看似有意无意地把玩着手中精美的玉器。而他的对面,坐着一个娇媚的女人,但是此时此刻,她的脸上却满是不甘和愤怒。

  这个女人,就是冷馨。

  冷馨静静望着冷翊,见他一直沉默不语,心中不由得更加羞恼。

  他将她叫过来,就只是为了让她这样看他沉默不语吗?

  “哥,有什么话你就赶紧说,我现在很忙。”

  冷翊把玩着手中的玉器,忽然间抬起手,将那件玉器举起来,送到冷馨的面前。

  “漂亮吗?”

  冷馨一怔,不知道冷翊问什么会突然这样发问,但是视线却也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冷翊手中那件精美的玉器上。

  之前冷翊一直把玩着,她也没有仔细去看,现在,她终于看清楚了。

  那是一条半环形的墨色的玉龙。龙身细长,刻有细麟纹;头部呈方形,小腿细长,龙爪宽厚尖利,龙尾翘起,就像是要腾空而去。而玉石光滑润泽,将这条玉龙衬得更加凶猛霸气。

  “嗯,很漂亮。”

  冷翊低魅一笑,突然间将玉龙抛出去,只听见一声脆响,玉龙碎裂开来。

  冷馨大惊失色,不知道冷翊突然间发什么疯。这条玉龙一看就是价格不菲,可冷翊却就这样眼睛眨都不眨就将它毁掉了。

  “馨儿,知道什么叫做‘玉石俱焚’吗?”

  冷翊的眼神突然之间变得狠戾无比,而脸上的神色变得愈发清幽冷峻。冷馨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冷翊这般的模样。

  “哥,你什么意思?”

  冷翊倏地站起身来。

  “馨儿,别忘了,我提醒过你,不让你再插手这边的事情。但是,你总是不听我的话。”

  冷翊的话阴沉而又凄魅,但是却像是来自地狱的幽灵一般,让人毛骨悚然。

  冷馨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这事不用你再插手。我自有安排。你不要坏了我的计划。”

  冷馨没有看到冷翊的脸,但是已经完全可以想象出来,冷翊的脸色现在会是多么可怕。

  那天,她只不过是派人跟梢,然后在那辆车上动了手脚。

  凌昊然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毁掉了他们辛辛苦苦几年创下的事业,所以,她决计给凌昊然点颜色瞧瞧。

  冷翊不让她去对付凌昊然,所以,她就想到了去对付凌昊然的女人。只是没有想到,最终还是被冷翊给知道了……

  只是,她不知道冷翊究竟有什么打算。

  难道,他还有更好的主意不成?

  *

  江阅微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凌昊然就在她的身边,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怎么了?”

  江阅微有些狐疑。

  凌昊然笑笑说道:“顾

  云寒说,他要跟雪千寻结婚了。三天以后。”

  “啊?这么快?会不会……太仓促了呢!”

  “快吗?但是顾云寒已经等不及了,早就迫不及待想要将雪千寻娶回家去了。”

  江阅微闻言,点了点头。

  顾云寒既然都已经这么决定了,也不知道雪千寻那小丫头知道了没有。

  这结婚可是一辈子的大事……

  没想到,三天以后,顾云寒真的跟雪千寻结婚了。

  雪千寻跟顾云寒一样都是凌家收养回来的孤儿,所以没有其他的亲人,而凌昊然则是以大哥的身份,将雪千寻送到了顾云寒的身边。

  凌昊然这一举动,让前来参加婚礼的风清扬和武宇修惊愕万分。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雪千寻这个小丫头竟然这么有面子,竟然挽着老大的胳膊走上红地毯……

  只有江阅微在一旁笑得很是开心。她是女人,所以现在她最能理解雪千寻的心情。

  牧师在上面开始有条不紊地宣读誓词,而顾云寒跟雪千寻两个人的脸上全都是虔诚的神色。

  尽管江阅微的眼睛在目视着前方,但是江阅微的心早已经飘飞到几个月前自己跟凌昊然的那场婚礼上去了。那张恬静的小脸上带着一抹甜美的笑痕,而眼睛里面却满是幸福的光晕。

  “想什么呢,那么出神?”

  优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凌昊然的手轻轻刮了刮她的鼻尖。

  江阅微醒过神来,定睛一看凌昊然就站在自己的面前,不由得轻轻一笑。

  “没什么。”

  “撒谎!”凌昊然挑眉,瞅着江阅微的双眼。

  江阅微微微偏了一下头,轻轻将凌昊然的手拿开,笑着说道:“真的没什么。只是,看到小雪跟顾云寒结婚,我突然想起咱们两个人结婚时候的场面……”

  凌昊然闻言,眉宇间荡漾着一抹温柔的神色。

  “怎么,还想再嫁我一次?”

  他的声音中带着丝丝调笑的意味,江阅微的脸不禁微微有些泛红。

  “你呀!”

  江阅微只是叹息了一下,却没有接着说下去,因为什么都不必说了,凌昊然早已经将她的手紧紧握住,圈入自己的怀中。

  风清扬和武宇修看着红地毯上顾云寒跟雪千寻幸福的小脸,又转头看看凌昊然跟江阅微甜蜜的拥抱,不由得面面相觑。

  武宇修心中微微有些酸涩。

  他们这四个人的身份没有变,依旧是凌昊然手下最得力的四个助手,但是,却又有什么东西似乎在悄然之间发生了变化。

  武宇修深深叹了一口气,用胳膊肘撞了风清扬的手臂一下,幽幽说道:“这下好了,他俩结婚了,咱们两个却还没有着落。”

  岑桑凑到跟前来。

  “还有我!”

  武宇修瞟了岑桑一眼,没有作声。

  岑桑却依旧自顾自的说道:

  “喂喂喂,我说修啊,那个啥。那小丫头嫁给顾云寒了,你说,你以后怎么称呼她?是不是也要改口叫她嫂子了?”

  这一次,武宇修的脸色更难看了,原本自己在这四个人里面就拍第三,只有一个雪千寻比他小,现如今……连雪千寻都爬到他上头去了!这日子没法过了啊……

  婚礼的现场热闹无比,而谁都没有注意到,教堂的门口有一个颀长俊伟的身影一闪而过。

  *

  等到顾云寒和雪千寻的婚礼结束之后,凌昊然开车载着江阅微回到了家中。

  他看得出江阅微脸上的疲惫之色,跟容叔打了声招呼之后,就带着江阅微回房间休息。

  她是他的宝贝,她的肚子里还有他们两个人的宝贝,所以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江阅微看到凌昊然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样,不由得哑然失笑。

  其实她自己觉得根本就没什么的,但是凌昊然却放心不下,所以她只好乖乖听话躺在床上休息了。

  “乖,睡吧!”

  凌昊然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