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 番外9、偷的果然比买的香(1/2)

加入书签

  咖啡厅里,念兮跟杰瑞米面对面坐着。

  其实,来到这里之后,念兮有那么一点点的后悔了,这一次,自己的行为也太草率了,竟然……邀请陌生的男人来喝咖啡。

  不过心底里,却觉得他对自己并不会有什么恶意,那是一种潜意识的信任。

  服务员送上了热气腾腾而的咖啡,那馥郁香浓的味道扑鼻而来,念兮用手捧着咖啡杯,忽然间想起了家中的那个巧克力日记本。

  而眼前的这个人……也叫杰瑞米溲!

  心中有种异样的感觉慢慢盘旋着,有些紧张,也有些期待。

  杰瑞米看得出她有些不自在,不由得笑着说道:“念兮,你知道德萨伊学校的历史吗?”

  念兮没想到他竟然会问这个问题,不由得笑了恧。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德萨伊学校创办于19世纪80年代,当时巴黎的很多学校都是法国旧王朝和皇室创办的,德萨伊中学显得特立独行。它的教学方法也很新潮,一点都不墨守成规,所以当时巴黎的新兴上流人群都把自己的子女送入这所学校。甚至有一段时间,德萨伊中学成为衡量家庭财富的标准,只有子女在德萨伊中学读书,才算是巴黎新兴富人圈中的一员,普通家庭的孩子也会因为在德萨伊中学读书,而赢得周围邻居的称赞。

  德萨伊学校的校训就是——用书本和利剑捍卫国家尊严,学校里也挂着很多英雄人物的照片。1944年二战期间,几百名德萨伊学生休学加入了抗战,他们为了保护自己的国家和民族浴血奋战。战争结束后,德萨伊在学术研究上更是名列前茅,‘十一班’和‘十二班’曾经连续几年蝉联法国中学王牌班级。”

  念兮一口气说了很多,但是杰瑞米却摇了摇头。

  “还有一点你没有说到!那就是德萨伊学校的诞生!说实话,真的是充满了黑色幽默。”

  念兮一愣。

  杰瑞米接着说到:“当时有以为名震巴黎的大律师,他的名字叫做松?德萨伊。他有钱,又受人尊敬,作为上流社会的名人,自然是风光无限。他非常爱惜自己的脸面,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有一天竟然发现了妻子跟情人的通信,那暧昧的话语就像是一巴掌狠狠扇在了这位成功人士的脸上。

  于是,他勃然大怒。你想想,如果让整个巴黎的老百姓都知道大名鼎鼎的律师德萨伊被带了绿帽子,他颜面何存呢?所以,这位大律师毫不犹豫地跟妻子提出了离婚。当然,这件事情也成了当时巴黎老百姓热聊的话题,也成了各大报纸争相报道的消息。”

  念兮一愣,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情……

  “然后呢?”

  “然后?”

  杰瑞米喝了一口咖啡,又笑着说道:

  “这位大人物痛定思痛,开始反思自己的人生。他明白了一件事情,财富不能带给他所有想要的一切,所以……他改变了对财富的看法,在离婚协议中,他没有给妻子半毛钱,反而将所有的财产全都捐给了国家。

  不过,他也提出了自己的条件,那就是这些钱必须用来见到一所学校,给孩子们提供先进的教育。可是有一点你要知道,因为德萨伊先生心中还没有过去那个坎儿,所以他还规定,这所学校只能招收男生,不招收女生!直到19世纪末,女生入学的禁令才被解除。如果时间再提前一百多年,我想我们两个人还成不了校友呢!”

  念兮没有想到,她竟然还有这么多不知道的地方……

  这不由得让她想起了曾经一则关于诺贝尔奖的传说。

  故事是这样的:诺贝尔有一个比他小13岁的女友,结果呢,这位女友跟一位数学家交往非常密切,后来丢下诺贝尔跟着那位数学家私奔了。从那时候起,诺贝尔就很讨厌数学家,所以诺贝尔在设立“诺贝尔基金会奖励章程”时把数学排除在外。

  这两个人故事……还真是极其相似啊!虽然存在更多的赌气的成分,但无形中也给诺贝尔奖和德萨伊中学增添了几分传奇色彩。

  想到这里,念兮不由得笑了,两个小小的梨涡看上去是那么可爱!

  “你笑什么?”

  看到她笑了,杰瑞米的心情也瞬间变得轻松愉快起来。

  “没什么,只是忽然想起了诺贝尔不设数学奖的传说故事!”

  听到她说这个,杰瑞米也笑了。

  “嗯哼,那只不过是传言而已,没有证据的!”

  念兮却摇摇头。

  “不过,我觉得这样的小故事却让一个人显得更加真实,不再是一个符号,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就比方说,眼前的杰瑞米是个有血有肉的人,而那个每年都会送礼物给她的杰瑞米……她却见都没见过啊!

  对她而言,杰瑞米可不就像是个符号一样?所以,看到眼前的这个杰瑞米,她才会觉得很亲切。

  杰瑞米却听出了她话语中的弦外之音。

  “哦,听你的意思……在你的生活当中,有人就像是符号一样?”

  念兮没想到杰瑞米竟然能看透她的心思,瞬间有些慌乱。

  “其实也不是这样!”

  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可以跟我说说吗?”

  看着他那真诚的目光,念兮沉默了片刻,还是开口了,反正眼前的这个杰瑞米是个陌生人,所以跟他说说,应该无所谓。

  “其实,有件事情让我有些困扰。有个大哥哥,每年我生日的时候都会送生日礼物给我,但是到现在……我都还没有见过他!”

  杰瑞米挑眉,只是握着咖啡杯的手收紧了一些。

  他那炽烈的目光紧紧凝视着她的眸子。

  “那……你想见到他吗?”

  如果她说想见到他的话,那么他现在是不是就应该告诉他,其实他就是那个一直送她生日礼物的杰瑞米呢?

  念兮先是点了点头,紧接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