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 番外20、免得你红杏出墙(1/2)

加入书签

  是谁在骂她笨蛋?

  念兮皱皱眉头,忍着那种强烈的不适,努力睁开眼睛想要看清楚眼前的人。

  抬起头,那张熟悉的俊脸映入眼帘,是洛瑾轩!

  他的那双眼睛里面透着怒意,又满含着担忧的神色……

  念兮从刚刚茫然的状态之中回过神来,挣扎着想要推开那个宽厚而又温暖的怀抱溲。

  “你放开我,我不要你管我!”

  说话的同时,眼泪却不争气地再度滚落下来。

  “你走啊,大骗子,我讨厌你!我最讨厌你了!恧”

  她挥着拳头,一下一下打在他的胸前。

  只听见洛瑾轩叹息一声,然后,她整个人都被他用力收在怀中,那样紧,就好像是要将她箍进自己的身体中一样。

  “念兮,对不起,我只是怕你误会,我跟尹若水只是偶然碰到的!相信我!”

  *

  紧跟在念兮的后面跳下来的是杰瑞米。

  当他看到念兮快要跌倒的时候,连忙上前就要拉住她,却没想到已经有人捷足先登。

  是洛瑾轩!

  他还是追上来了!

  杰瑞米看到念兮伤心不已,伸手捶打着洛瑾轩的胸膛,而洛瑾轩呢,只是默默承受着,眼睛里面充满了担忧和怜惜的神情。

  然后,他看到洛瑾轩将念兮紧紧抱在怀中,在低声说着什么。

  他想……洛瑾轩一定是在哄念兮吧!

  想必是做了什么让念兮不开心的事情,而现在……

  有洛瑾轩在身边,念兮……应该不需要他了吧!

  这个时候,杰瑞米的手机响了。

  “嗨,杰瑞米,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说好了要接机的,可是你只给我留了这样一通留言,就把我撂在机场不管了吗?”

  是托尼!

  “抱歉托尼,我马上去找你!”

  转身,杰瑞米看了看念兮的方向,发现她依旧还在洛瑾轩的怀中。

  够了,现在……念兮已经不需要他陪着了!

  杰瑞米叹息了一声,黯然离去。

  *

  江阅微接到了莫雨晴,却找不到念兮了,打电话给她,可是没有人接听,这就奇怪了!

  这个时候,天逸上前一步,悄声对江阅微说道:“妈,你就不用担心姐姐了,她没事的!”

  “你知道她去哪儿了?”

  “当然!她现在应该跟瑾轩哥在一起,所以……放心好了!过一会儿瑾轩哥一定会送她回家的!”

  江阅微有些狐疑,天逸却卖着关子不肯明说。

  其实之前的那一幕……他可是看到了哦……只不过……还是不要跟老妈说了,不然的话,她又要操心了!

  果不其然,等到她们回家之后没多久,洛瑾轩就带着念兮回来了。

  “你们回来了!”

  江阅微定睛朝念兮望去,却看到她的两只眼睛还红红的,就像是哭过一样。

  “这是……怎么了?”

  江阅微有些狐疑,但是念兮却不想再多说什么。

  “我先回房间了!”

  江阅微没有继续追问,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去吧。”

  念兮咬着唇,原本还以为妈妈会追问她一些什么,但是妈妈却什么都没有说,还是留给她一些个人的空间。

  妈妈……真好!

  念兮径直朝楼上跑去,身影渐渐消失在楼梯口。

  洛瑾轩望着念兮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见才转过脸来,却看到江阅微正望向他。

  “瑾轩啊,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洛瑾轩把机场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然后带着歉意说道:“江阿姨,我不是故意要骗她的,只是……不想让她误会,结果……”

  江阅微摆摆手。

  “没事,我知道的!只不过……你耽误了这班飞机……还能赶得上面试吗?”

  洛瑾轩笑了笑,“不要紧的!不去也罢!”

  总之,那个……真的比不上念兮重要。

  天逸自从后面走过来,伸手搂在了洛瑾轩的肩膀上,一脸狡黠的笑容,低声在他的耳边说道:“啧啧,几滴眼泪就让某人延误了飞机,看来……这女人的眼泪还真是很厉害的武器啊!”

  洛瑾轩看到天逸这样打趣他,脸上不由得闪过一抹无奈的笑意。

  只是,不知道念兮地心中究竟在想什么!

  他在她的心中,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角色呢?

  天逸笑着说道:“瑾轩哥,你真的不去参加面试了?会不会……后悔呢?”

  洛瑾轩摇了摇头。

  “当然不会!”

  *

  念兮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有些无力地倒在床上,扯过被子蒙在自己的头上。

  天,自己今天都做了些什么啊!

  竟然在洛瑾轩的面前如此失态,这一点都不像自己会做出来

  的事情啊!

  可是,就在自己从过山车上跳下来被他接住搂在怀中的那一刻,心中却是那样震撼!

  但是,紧接着,那种酸涩的委屈就溢满心头,所以,她才不顾一切挥拳打在了他的胸膛上,只是,每打一次,自己的心中就痛一下。

  后来,她感觉到洛瑾轩将她紧紧搂在怀中,她听见他叹息着说道:“念兮,我该拿你怎么办?”

  是啊,她究竟想要他做什么呢?反正就是不希望看到他跟别的女孩子那样亲昵的处在一起。她要他专属于她一个人。就是这样的!

  后来,洛瑾轩带着她坐上出租车回到家中。上车之后,她就没有再跟他说一句话。即便是洛瑾轩问她话,她也是一言不发。

  那个时候,她已经冷静下来了。只是冷静下来之后,又觉得非常尴尬,非常害羞。

  天哪,自己都做了些什么!都已经是这么大的人了,却还像个孩子一样在他的面前哭闹!枉她之前在他的面前自称是姐姐,可是瞧瞧她都做了什么啊!

  念兮只觉得自己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所以,回家的一路上她一言不发,想用这样的方式来掩饰自己心中的烦乱和心底的羞怯。

  而现在,终于回到了家中,她的心彻底放松下来了。

  回想着洛瑾轩说的那些话,她翻来覆去。

  他说,他跟尹若水只是偶遇。

  他说,他不想让她误会,才会那样讲。

  他说,他可以不去参加那个面试,只是希望她不要生气了!

  耳边似乎还回响着洛瑾轩的话,而心底里却是一片甜蜜。

  带着这样的满足感,念兮闭上眼睛,原本是想要自己静静地躺一会儿,结果因为哭得累了,她抱着抱枕进入了梦乡之中。

  *

  洛瑾轩走不了了,天逸倒是很开心,拽着洛瑾轩去他的房间聊天。

  而两个人坐定之后,天逸就今天发生的一连串的事情开始分析,并且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其实念兮心中已经喜欢上了洛瑾轩,但是她却还没有认清楚自己的感情。

  洛瑾轩只是笑着听天逸在那里分析,没有回答,只是心中却澎湃着异样的情潮。

  今天……她因为他哭了!而且还哭得那么伤心!

  想到这里,洛瑾轩叹息一声。

  他的心中也很乱,因为他真的摸不清楚念兮心中的想法。

  *

  睡梦之中,念兮恍惚间又回到了机场,她看到尹若水亲昵地挽着洛瑾轩的胳膊,朝着登机口走去,而且还回过头来冲她嫣然一笑。

  顿时,她的心中一慌,连忙追上前去大声叫着洛瑾轩的名字,可是嗓子却像是哑了异样,根本就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洛瑾轩听不到她的呼唤声一样,头也不回跟那个女孩说笑着离去,越走越远。她使劲往前追,但是却无论如何都追不上他的脚步,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越走越远。

  她的心中充满了绝望,最后拼尽力气大声喊出洛瑾轩的名字,然后大哭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念兮听见身边有人在轻声呼唤着她的名字,而且似乎还有人在轻轻摇晃着她的身子。

  “念兮,醒醒,醒醒!”

  是谁在叫她?

  这个声音……那么熟悉!

  她努力睁开眼睛,却看到了洛瑾轩就坐在自己的床前,而那张帅气俊朗的脸上满是担忧的神色。

  看到她醒过来,洛瑾轩松了一口气。

  “是不是做恶梦了?”

  话音刚落,念兮猛地坐起身来,然后伸出胳膊紧紧搂住洛瑾轩的脖颈。

  “你别走!不要离开我!”

  洛瑾轩愣住了,他没有想到念兮竟然会有这样的举动,更没有想到念兮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

  她说,不要离开她!

  这代表着什么呢?

  一瞬间,他只觉得自己的耳中似乎闪过一阵轰鸣声。

  洛瑾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刚刚就在隔壁的房间跟天逸聊天,忽然间听见念兮大声呼喊他的名字,什么都没有来及思考,就这样三步并作两步跑进了她的房间,却看到她早已经哭成了泪人,但是却还沉浸在梦魇之中无法醒来,所以只好摇晃着她将她轻轻唤醒。

  原本以为她醒来之后就会没事了,但是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

  可是,念兮的香香软软的身子就依偎在他的怀中,而她的胳膊就那样紧紧搂着他的脖颈,那温热的眼泪沾湿了他的肌肤,熨烫着他的心。

  顿时,洛瑾轩只觉得自己的呼吸开始不顺畅,而整个人也像是触电了一样颤抖了一下。

  “你……”

  洛瑾轩想要说些什么,突然之间发现,仿佛所有的语言都在瞬间消失殆尽。

  他感觉到念兮整个人都贴在了他的身上,那种柔软的触碰,让他一时间方寸大乱。她的身子也在颤抖,她在害怕什么?

  念兮

  依旧没有从刚刚的那个噩梦中回过神来。刚刚的那个梦让她知道,原来,她竟然是这般害怕失去他!那种被抛弃的痛苦感觉似乎还在磨蚀着她的心。

  “瑾轩,不要离开我!”

  念兮将洛瑾轩搂得更紧一点,仿佛是害怕他突然消失掉一般,而她那软语轻喃就在他的耳边响着,让他无法思考,无法拒绝。

  洛瑾轩笑着,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傻瓜,谁说我要离开你了?我这不是就在你身边嘛!”

  得到了洛瑾轩的答复,念兮的心中渐渐放松下来,但是一双胳膊却依旧没有松开他的意思,而她整个人也将脸埋进他的胸膛之中,泪水打湿了她的衣襟。

  一颗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他那温暖的怀抱让她依恋不已。

  这个时候,她终于明白,自己根本就不能失去他。而且现在,洛瑾轩就在自己的身边,他还保证说不会离开!

  一种甜甜的喜悦之情涌上心头,像是挣扎了许久,也像是在努力给自己足够的勇气,念兮终于轻声说道:“瑾轩,我……我喜欢你!”

  她的声音很小,细如蚊呐,但是在洛瑾轩听来,却如同雷声轰鸣。

  “什么?”

  洛瑾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念兮这是在说什么?

  她竟然说,她喜欢他?

  这是真的吗?她是不是在说梦话呢?

  可是,紧接着他又听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