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没初夜的男人,只能拼次数了(1/2)

加入书签

  看着凌昊然那阴沉的扑克脸,再看看赫连御那挂彩的冰山脸,眼前的这一幕让江阅微哭笑不得。

  为什么男人幼稚起来,就像是小孩子一样呢?

  “你们两个,还真当自己是动物园里的猴子为了解决交配问题争风吃酷呢!虽说人类已经从猴子进化成人了,可是你们两个人似乎没什么长进,不是吗?”

  这个时候,赫连御走上前来,一把拽住了江阅微的手腕。

  “老婆,跟我回家!溲”

  可是这边,凌昊然却强势地搂住了江阅微的腰。

  “你跟他走试试?你之前都已经抛弃过我一次了,怎么,还想抛弃我第二次?”

  江阅微叹了口气恧。

  他说的是上次舞会时候的事情。这个小心眼儿的家伙!

  “你呢,你不是也抛弃过我吗?今天在停车场,你不是也丢下我一个人走掉了!”

  江阅微这话一出口,凌昊然的脸色又沉了几分,与此同时也带着一抹歉疚。

  “以后不会了!”

  看着他们两个人那般浓情蜜意的样子,赫连御心头妒火中烧,手上的力道不由得大了几分。

  江阅微感觉到疼了,转头望向赫连御。

  “手可以松开了吧!你弄疼我了!”

  赫连御心一颤,想要松开手,却又十分不甘。

  “既然不会打架,逞什么英雄?你觉得被人揍得满脸花就很光彩吗?”

  “老婆……”

  “不要那么称呼我,我不喜欢!你还是直接叫我名字就好!”

  可是赫连御就是不愿意。

  “老婆,你不能对我这么残忍……”

  “残忍吗?知不知道职场定律?要么忍,要么滚。其实婚姻跟职场是一样的,如果你觉得我残忍,那么……你可以选择忍,也可以选择滚!结束这段婚姻,对我们两个人都有好处!”

  赫连御深吸一口气。

  其实她漏掉了一条。职场的定律有三:要么忍,要么狠,要么滚。现如今,她非要逼他狠下心来吗?

  可是,一想到当年是她救了他,赫连御的心底就很疼。

  面对着她,他又怎么能狠得下心来呢?

  现如今,对于当初他做过的那些混蛋事,他已经后悔的心肝脾肺肾都疼了。

  如果早知道是她,如果时间可以重新来过,那么他定然不会那样对她。

  那样的话,是不是凌昊然……也就不会成为他们两个人之间最大的阻碍了呢?

  深深的愧疚感袭上心头,伴随着一种凌厉的痛楚,没呼吸一下,胸口都像是针扎一样痛。

  赫连御红着眼睛,可还是松开了手。

  “老婆,我现在可以放手。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会彻底放手!”

  只要他们一天不离婚,她都还是……他的老婆!

  哪怕她飞得再远,可是风筝的线在他的手中,所以……他会拽着她,让她永远都不会忘了回家的路。

  凌昊然带着江阅微收拾了一下背包,转身就朝着走廊那边的电梯口走去。

  而赫连御站在走廊上,当看着他们的背影远去,胸口还是狠狠一疼,紧接着唇角有血丝溢出。

  原本还在努力支撑,就算是再疼,他也不想当着她的面倒下去。

  他是男人,所以……得撑住,不能在她的面前丢了脸!

  那高大的身影晃了晃,慢慢地倒了下去。

  而就在进电梯的那一瞬间,江阅微下意识的朝着走廊处的赫连御瞅了一眼,正好看到了他的身影颓然倒在地上。

  江阅微大吃一惊。

  “赫连御!”

  ……

  送赫连御来到医院之后,医生连忙给他进行检查,最后说了他的病情。大概及时这几天睡眠不好,精神不佳,再加上饮酒过度,没有按时吃饭,肠胃功能受到损伤。而今天晚上他又收到外力重创,所以才会吐血晕倒。

  不过,他身上的伤也都是皮外伤,不太要紧,只要好好休养几天就能好起来。

  因为她在法律上还是赫连御的妻子,所以如今这种情况,她也不能丢下他一走了之,最后只好让凌昊然先回去。

  最起码,她也应该等到赫连御醒过来之后他们再走吧!

  凌昊然离开后,她坐在赫连御的身边瞅着他。

  他一直昏睡着,浑身冷冰冰的,浓密的双眉皱着,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而那张原本英俊的脸上也带着淤青,这样看来,竟然带着一种颓败而又沧桑的美。

  这个男人……是她的丈夫!

  现如今,他安安静静地睡在这里,平静、温柔。

  如果当初婚礼的现场他出现了,如果当初的他对她不是那般无情……

  是不是所有的一切都不一样?

  或许,没有爱情,她也会平平淡淡地跟他生活下去。

  只可惜,历史不能重来。

  即便是他现在后悔了

  坚持不肯离婚,又能改变什么呢?

  她的心态……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这样想着,她心中多了那么一丝慨叹。看着他额头上一直冒着虚汗,她扯过一旁的纸巾帮他擦了擦。

  刚要收回手的时候,赫连御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

  “老婆,别走!”

  江阅微眸子微眯,还以为他醒过来了,可是仔细看看他的双眼,眼球微微滚动着,像是……陷入了梦魇之中。

  她想要推开他的手,可是他握得那么紧,那么用力,就像是漂流在大海上的人抓住了救命的浮木一样。

  “赫连御,把你的手给我松开,不然的话,小心我揍你!”

  她低声说着,希望赫连御能够松开她。

  可是赫连御依旧紧紧握着,最里面呢喃着。

  “老婆,对不起!对不起……”

  他连续的“对不起”一下一下敲打着她的心房。

  江阅微不由得叹息一声。

  “赫连御,你这声对不起,是不是……太晚了呢?”

  就这样,他的手一直攥着她的手腕,让她无法挣脱。

  无奈之下,江阅微只好拽过一旁的椅子,坐了上去。

  夜色深浓,江阅微有些累了,开始打盹,后来实在困到不行,就趴在病床边上睡着了。

  而病房的玻璃窗外,一双紫魅的眸子紧紧凝视着眼前的这一切,眸光慢慢变得黯淡。

  她让他先回去,而她却留在这里照顾赫连御。

  现在,赫连御的手紧紧攥着她的手,她居然都没有挣脱开……

  是不是,她已经开始心疼那个家伙了呢?

  而他呢?他的身上也有伤,可是她却留下来陪赫连御,没有陪他!

  心中有些不甘。

  就因为那张结婚证将她束缚在赫连御的身边,所以,他就要处于被动的地位吗?

  *

  赫连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眼睛的余光一瞟,看到了一旁的输液瓶。

  他这是……怎么了?

  低头看看一旁,床边上竟然趴着一个人。

  仔细一看,是江阅微。

  瞬间,心底笼上了一层柔软。

  想要伸手去摸摸她的头发,可是手一动才发现,他的手……竟然一直握着她的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