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不帮我拿浴巾,难不成想让我光着身子出去吗(1/2)

加入书签

  凌昊然快步走到江阅微的跟前,眉眼间含着笑意。

  “忙完了?”

  江阅微点了点头,只是心头还是有些酸涩。

  “怎么不回家?”

  夜色都已经这么深了,他居然……还在医院等着她溲。

  凌昊然笑笑。

  “傻瓜,都说了,以后我不会再抛下你一个人走掉了!天都已经这么晚了,我就算是回到家也睡不踏实!”

  江阅微只觉得心底一阵温暖恧。

  自从小晔离开之后,身边再没有人嘘寒问暖,即便是外婆和舅舅他们偶尔会打来电话关心她一下,但是……毕竟相隔那么远……

  现如今,凌昊然对她的关切一点一点温暖了她的心,让她觉得眷恋。

  “走吧,我们回家吧!”

  出了医院,江阅微开车,凌昊然坐在副驾驶上,目光直直落在她的脸上。

  今天傍晚在停车场的事情……他们两个人谁也没有再提,仿佛那件事情就那么过去了!

  他知道,自己是太过急切了。

  那个男人在她心中的地位非同一般,而现如今,他跟那个人长得有些相似,他也不知道这是自己的幸还是不幸。

  在狂躁不安和愤怒之下走掉之后,很快他就后悔了。

  后来,他急匆匆的回到家里,一问刘婶才知道,她根本就没有回来,只是打了个电话说,今天晚上有些事要处理,所以……不回来了。

  那一瞬间,他的心底就慌了,乱了。

  她不回来……是不是……又想着跟他划清界限呢?

  这个女人从来都是这样,有时候连他也搞不清楚她究竟在想些什么。

  而她一旦沉静下来或者打定主意做某些事情的时候,是绝对不会回头的。

  所以……今天晚上她不回来,是想要冷静的思考一下他们之间的事情吗?

  其实对她,他一直都没有太大的自信和把握,总觉得她像是一把流沙,握得越紧就越是抓不住……

  她平常的时候从不喜欢在外人的面前泄露自己的真实情绪,而仅有的那么几次,也是在醉酒之后。

  她心里最在乎的人从来都不是他,所以……如果今天晚上不将她挽回的话,那么……他真的很有可能永远都失去她!

  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冲她发脾气,不管当初她为什么收留自己,他都不想去追究了。他不想去在意她的过去,他只要她的现在……还有将来……

  一路上,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

  沉默,有时候是最安全的防卫。

  今天晚上的事情真的很乱,江阅微的心里也有些不安。

  从凌昊然的话语之中,她听出了他对她的在意,还有对赫连御的挑战。

  可是……她真的能够许诺他一个美好的未来吗?

  这个问题,她没有答案。

  *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五点多了。

  两个人下车进屋,来到二楼。

  江阅微朝着自己的卧室走去,但是凌昊然却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

  “等等,去我的房间!”

  江阅微一愣。

  去他的房间……做什么?

  “切,胆小了吗?又不是没有在我的房间睡过!一会儿帮我上点药。”

  江阅微心里一揪,“怎么,伤口……又扯开了?”

  “恩!”

  “让我看看!”

  江阅微连忙抓住了他的衣袖,想要检查他的伤口,但是凌昊然却闪开了。

  “现在不用了,我先去洗个澡,一会儿洗完澡你帮我上药就好!”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江阅微也没有再矫情。

  知道他的伸手很不错,而且看着他跟赫连御对打的时候也没有吃多少亏,就是最后那一脚……挨得有点冤枉。

  表面上看着他没有受什么伤,可实际上,两个大男人之间已经动手了,彼此都恨不得让对方从此在眼前消失,所以打架的时候那力道……也是可想而知了。

  就算他的脸上没有挂彩,可是毕竟都是拳脚相加的打斗,所以伤口裂开了那也是必然的。

  这是这个家伙……之前明明在医院等了她那么久……都不晓得找医生帮他重新包扎一下吗?

  这是摆明了想要让她心疼是不是?

  *

  江阅微找出了药箱,跟在凌昊然的身后走进了他的房间。

  浴室门内,蒸腾着白色水气。

  那磨砂玻璃门尽管遮住了浴室里面的风光,但是阴影绰绰的依稀可见他那颀长的身体在喷头下的种种动作,让人忍不住邪恶地猜想里边的暧昧情景。

  江阅微咳嗽了一下,坐在了沙发上等待。

  她无聊地摆弄这药箱里面的酒精棉,等着凌昊然从浴室里面出来。

  这个时候,浴室里传来了凌昊然低魅的声音。

  “老婆,帮我拿条浴巾过来!”

  江阅微只觉得心头一颤。

  这个家伙……怎么跟赫连御一样,也这样称呼她呢?

  她没有吭声,以此表示无声的抗议。

  但是凌昊然却不依不饶。

  “老婆,快一点!”

  江阅微无奈了。

  “凌昊然,叫姐!”

  他叫她姐的时候,她还是比较自在一些的。

  “你也太健忘了吧,我昨天早上的时候就说了,以后不会再叫你姐!说了不叫,以后坚决不叫!”

  隔着浴室的门,凌昊然表示抗议。

  “……”

  他这样一提醒,江阅微想起来了,昨天早上两个人在床上的那番对话……

  下意识的,脸上有些发烧。

  “老婆,浴巾!不帮我拿浴巾,难不成想让我光着身子出去吗?”

  凌昊然开始耍赖了。

  江阅微无语,这个家伙进去洗澡的时候难道就没有想着要拿浴巾过去吗?

  “浴巾在哪儿?”

  她对他房间的东西摆放一点都不熟悉,让她帮他找东西,岂不是很难?

  “就在浴室门口的橱柜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