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想要的话就亲一下!亲了我就给你(1/2)

加入书签

  此时此刻,有一种微妙的情绪,伴着着那摇曳的烛光,环绕着他们氤氲飘动。

  江阅微只觉得有些无法呼吸,脊背也挺直了,变得有些僵硬,手指捏紧了叉子……

  那种灼热而又狂烈的心跳,让她快要抵抗不住,而他目光之中的温柔和渴望,也让她心跳加速。

  他的表情柔软缠绵,可是那渴望却如火一样炽热洽。

  水声潺潺,烛光明灭,这种水与火的缠绵交织而来,几乎将她的神智一点一点全都缴械溲。

  就在这个时候,湖面上变得热闹起来,瞬间打破了船舱里面这点暧昧的小气氛。

  江阅微不由得扭头朝着外面望去,发现不远处也有几条小船划过来,船上挂着灯。

  影影绰绰间,她看到了那些小船上似乎坐着的都是小情侣,他们嬉笑着打闹着,看起来是那么快乐恧。

  这时,有一艘小船上的女孩子忽然喊道:“快看快看,湖下的鱼好像会发光。”

  那边几条小船上顿时喧闹声一片,大伙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江阅微那喊声吸引了,情不自禁地走到了船舱外面,去看湖底。

  这一看,她也明白了究竟,只因为这个公园到处都是灯光,而湖边也装了很多五颜六色的景观灯,灯光照在水面上,而那些鱼身上的鱼鳞反光,所以看起来像是在闪闪发光一样。

  那些小情侣拿着面包什么的开始喂鱼,欢笑声一片。不一会儿,就有成群结队的鱼儿纷纷涌上水面,追着那几条小船游动着。

  江阅微扭头看着,唇角也微微带笑。

  看着那些年轻的恋人们这样甜蜜的相处,她的心底由衷升起了一种羡慕之情。

  这样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爱情……真的很美好!

  身后,有人搂住了她的肩膀,江阅微的身子一僵,莫名地有些紧张了。

  之前凌昊然靠近她的时候,也没有这么不安,可是现在……总觉得他就像是一盆炭火,能够把人烧着了。

  “怎么了,你也想去喂鱼?”

  江阅微笑笑。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谁规定只有小孩子才可以喂鱼呢?”

  凌昊然像是变戏法似的,一只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紧接着又是一甩手,再次伸手到她面前的时候,竟然……多了一瓶鱼饲料。

  江阅微眼前一亮,还真有他的!居然连这个都准备好了!

  她伸手就要去拿,但是凌昊然却将手举得高高的。

  “想要?”

  江阅微点点头。

  “想要的话,怎么也得付出点什么。古代的时候人们还懂得以物易物呢!这叫礼尚往来懂不懂?”

  凌昊然的眼中藏着一抹戏谑。

  “那你想要什么?”

  江阅微眯起了眼睛。

  凌昊然将脸颊凑到了江阅微的面前,伸手在自己的脸上点了一下。

  “喏,想要的话……就亲一下!亲了我就给你!”

  江阅微抬手推开了他的脸。

  “那还是算了!”

  说罢她转身就要回船舱,可是凌昊然却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拽进了自己的怀中,手臂牢牢勾住了她的纤腰。

  感觉到掌下的身躯微微颤抖了一下,他的身子也在瞬间变得紧绷。

  刚刚在餐桌下面,她撩起了一把火,好不容易那把火熄灭了,可是现在一碰到她,仿佛又死灰复燃了一样。

  江阅微听到了他那稍微显得急促而又粗重的呼吸,抬眸望去,却看到那双深邃的眼眸之中藏着深浓的目光,锁定在她的脸上,清隽而又深魅。

  在这样暧昧的夜里,他这样凝望着她,那股慑人的气息猛烈地撞击着她的心脏。

  “我知道你害羞,我是男人,应该主动一点,换成我亲你也一样!”

  凌昊然那柔软而又火烫的唇迅猛地落下来。

  江阅微快速的抬起手,挡在了自己跟唇跟凌昊然的唇之间。

  江阅微只觉得心跳得厉害。

  她的掌心捂着他的唇,却感觉到了他唇瓣的温热,紧接着,他的唇边亲吻着她的掌心,而那顽皮的舌头竟然还在她的掌心打着圈。

  那种温软的触感,还有那种轻柔的亲吻,让她觉得自己整个胳膊从掌心到肩膀全都变得酥酥麻麻的,那样的感觉,让她浑身颤抖。

  刹那间,就像是一股电流从掌心晕染开来,瞬间在身体中流窜着,江阅微慌乱不已,连忙收回了手。

  “喂,你……”

  她原本想要呵斥他两句的,可是她的手刚一拿开,他那霸道的吻又落下来,瞬间吞没了她的柔唇。

  凌昊然觉得自己都快要发疯了。

  在面对着她的时候,那奔腾的渴望让人无从抗拒。压抑得太久的结果,一旦释放,便一发不可收拾。

  江阅微的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只剩下胸腔里那颗心在加速跳动。她已经感觉到,对于他的亲近,她

  心里竟是期待更多于排斥。

  她期待着更靠近他一点,去感受他的气息,他的体温,甚至,她喜欢被他抱在怀中的感觉,很温暖,很踏实。

  她不得不承认,凌昊然带来的那种强势霸道的气场完全不是她能招架的,炽人的热吻更是令她意识渐渐虚浮,全身酥软得像要化为一池春水,被他揉入身体里面。

  今天下午在车里,他就曾经像这样亲吻着她,而现如今,他又这样对待她……

  不可以这样……不行……

  她心中在抗拒着。

  而这个时候,一旁又口哨声传来,看来是那边小船上的情侣看到了他们两个人拥吻的这一幕,于是戏谑地吹响了口哨。

  这口哨声,让江阅微瞬间找回了理智,她手忙脚乱的挣脱开,脸上重又恢复了那种冰冷的表情,压低声音训斥道:

  “凌昊然,你给我老老实实呆着,不然的话,小心我把你踢下去!”

  只是她的威胁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凌昊然嗤笑一声,终于心满意足地放开了她,同时还将那瓶饲料放进了她的手中。

  “喏,现在我吃饱了,你可以去喂鱼了!”

  “……”

  江阅微无语了。

  “没心情,要喂你自己喂!”

  说完,她将鱼食丢到他怀中,自己钻进了船舱里面。

  凌昊然眉目含笑看着她,知道她现在定然是害羞了,于是喟叹一声。

  “好吧,那我只能自己喂喽!”

  他嘟念着:“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江阅微身子一僵,这个家伙……为什么这首乐府民歌从他的嘴里念出来,怎么听都带着一股痞痞的味道呢?

  凌昊然背对着江阅微,一边悠闲地抛撒鱼食一边说道:

  “古代的那些文人墨客骨子里都是闷***的,关于那些性的事情,人家不是不提,而是而是变着法子,抖擞着书袋,用典故、用成语优雅委婉地告诉你,但骨子里还是那么回事。所以说啊,古代的男人对这件事儿有着令人叹为观止的想象力!一条鱼都被他们赋予了这样神奇的功能啊!”

  江阅微只觉得脸红心跳。

  “你在乱说什么!”

  “我乱说?呵呵,怎么会!我记得闻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