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在劫难逃,脑海中浮现他的身影(1/2)

加入书签

  整个下午,江阅微的心里摇摆不定。

  说实话,关于凌昊然的一切,她还是想从他的嘴里听到。可是这束花……还有这个邀请……让她心里不安。

  她仔细揣测着,应该不会是洛子骞。

  凌昊然早就跟她提到过洛子骞,如果他想要找自己说些什么,也不会等到今天。

  还有那个蜜雪儿……昨天在凌昊然家的别墅见面时,蜜雪儿肯定就将她当成留情敌,所以就算要约她出来说话,又怎么会送花给她呢?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溲。

  排除掉这两个人……剩下的……

  还有一个岑桑,那个看到凌昊然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的家伙,对凌昊然毕恭毕敬……应该也不是他!

  那个人向自己发出邀请……又有什么用意呢恧?

  快下班的时候,江阅微还坐在办公室里沉思着,这个约她究竟要不要赴。

  她在等着凌昊然的电话,昨天这个时候他已经在工作室外面等着他了。

  走到窗前看看外面,今天……却没有看到凌昊然还有他那辆***包的车!

  想要打电话给他,却又想起了昨天晚上连同今天早上那一连串尴尬的事情,于是又将手机放下了。

  算了……既然凌昊然没有来接她下班,那么……不如就去会会那个人吧!

  反正是在公众场合,想必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见了面,分清敌友……她会提醒凌昊然多加小心,毕竟……他现在丢失了很多的记忆,所以没准某天见到敌人还认不出来,那样可就危险了!

  五点五十左右,江阅微来到了蓝调酒吧。

  因为此时的季节已经到了初冬,所以这个时间……外面的天色也已经慢慢沉下来了。

  她是这里的常客,所以跟酒吧里面的调酒师都熟悉了,进了酒吧之后,江阅微跟调酒师打了声招呼,就坐在吧台上,左右逡巡着。

  酒吧里面的灯光忽明忽暗,现如今还没有到夜场,不过舞台上面也已经热闹起来,穿着亮片抹胸、皮质短裙女子在上面跳着热情奔放的钢管舞。

  “要来一杯酒吗?”

  调酒师笑着问道。

  江阅微摇摇头。

  “不要酒,给我一杯水吧!”

  “好!”

  很快,一杯白水送到了江阅微的面前,她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

  看看时间,已经到了六点钟,那个约她见面的人……还没有过来。

  真是……有些奇怪呢。

  既然知道她是谁,在什么地方工作,那么在这个酒吧里,那个人也会找到自己的,只是迟迟不来……难道是想要放她鸽子吗?

  江阅微放下水杯,穿过喧闹的人群,去洗手间。

  脸上有些热,她想要去洗把脸精神一下。

  只是当她穿过走廊的时候,却看到一个男人在跟一个小姑娘纠缠着。

  “放开我!”

  那个女孩子看起来只不过十六七岁,脸上满是青涩稚嫩,她奋力地挣扎着,可是那个男人却拽着她的胳膊,想要将她拽进旁边开着门的那个包间。

  “小妹妹,既然来这里就是玩的,跟谁玩不是玩呢?把哥哥伺候痛快了,少不了你的好处!”

  那个男人猥琐的目光、淫邪的笑容让江阅微觉得碍眼至极。

  而看到那个女孩子的脸,江阅微忽然间想到了曾经的自己。

  当初……如果不是因为小晔救了自己,自己会不会也像这个小女孩一样被人欺负呢?

  “走开!”

  那个女孩子眼睛里面满是恐惧的神色,她挥手朝着那个男人打过去,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

  瞬间,那个男人怒目圆睁,那张尖嘴猴腮的脸上瞬间布满了阴沉的乌云。

  “臭表子,真不识抬举!”

  他说着,抡起巴掌就朝着那个女孩子扇了下去。

  只是那一巴掌还没有招呼到那个女孩子的脸上,就停在了半空中。

  “哎呦哎呦……”

  瞬间,手腕处一阵钝痛。

  “你是谁啊,敢管大爷的闲事儿!”

  那个男人抬眼一看,发现眼前站着一个冷艳至极的女人,那傲人的身材,还有妖娆的脸蛋……比刚才的这个小姑娘更有味儿,更带劲儿!

  瞬间,他换上了另外一个表情。

  “嘿,美女,怎么着,你也想跟哥哥玩玩儿?”

  “放开她!”

  江阅微沉声说道。

  “放开她?凭什么?”

  那个男人气势汹汹,抬脚朝着江阅微踹过去,却没想到江阅微扭着他的手臂一个翻转就到了他的身后,穿着高跟鞋的脚狠狠踢在了他的腿窝间,扑通一声,男人狼狈地单腿跪在地上,动弹不得。

  而江阅微手上的力道加大,那个男人忍不住叫苦连天。

  “哎呦喂,痛痛痛,放手放手!”

  “欺负一个弱女子,

  算什么男人?要想保住你的手,赶紧松开那个女孩,不然的话……”

  “好好好,我松开,我这就松开……”

  那个男人自知不是眼前这个女人的对手,只好送开了那个女孩子。

  那个女孩子感激地看了江阅微一眼。

  “谢谢你……”

  “赶紧走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那个女孩子匆匆忙忙离开了,江阅微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眯起了眸子。

  “想要耍流.氓,也得看看你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滚开,别在这里碍眼!”

  那个男人恼恨不已,“你等着瞧,我这就找人过来收拾你!”

  “好啊,我随时奉陪!”

  江阅微冲他轻蔑一笑。

  男人很快跑远了,而江阅微沿着走廊朝着洗手间走去。

  而此时此刻,电子监控室里,一个男子手中握着一只水晶高脚杯,酒杯里面摇晃着玫瑰红色的液体。

  他大约二十八.九岁的样子,身上穿黑色的修身剪裁的西装,而里面则是严谨的白衬衫,看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