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拜托,不要随随便便跟女人耍流.氓,OK ?(1/2)

加入书签

  听到他的话,江阅微非但没有停下脚步,反而越走越快。

  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她的心情从极度的担惊受怕变成了悲伤失望,可是日复一日的等待也磨蚀着她的勇气。

  当初凌昊然是忽然间闯入他的生活的,而现在他的离开……也是这么突然。

  她的生命之中已经承受了很多的意外,所以凌昊然……也不是例外。

  其实赫连御说的对,那天晚上的人就是针对凌昊然而来,而她只不过是个诱饵。她不知道凌昊然究竟是谁,也不知道他跟那个人背后的游戏法则,但是即便危险,当初她也去赴约了,因为她没有为此退缩溲。

  可是现如今,凌昊然又突然出现在这里,仿佛所有的一切都未曾改变。

  但是她的心情……已经变了。

  曾经心底那颗萌芽的幼苗……也已经被她亲手掐断恧。

  她不想再为谁担惊受怕了,她怕那样的话,她终有一天会崩溃。

  所以,她只要做回自己就好!无忧无虑,无拘无束!

  *

  凌昊然没有想到江阅微会把他一个人丢在那里不嫁理睬,他的眸色微沉,脸色铁青,找不到台阶下,尴尬地站在那里。

  还真的……生气了啊!

  他知道她在生气,因为这段时间自己悄无声息的失踪了,也未曾给她留下只言片语……

  只是这段日子,他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

  上次蜜雪儿被绑架,还有她在酒吧中被袭的事情,都想要他去处理,找出幕后的那个人。那个晚上……他想起了很多过去的片段,也终于找到了自己受伤失忆的原因。

  罗德!

  他们两个家族之间的恩怨早已经持续了一个世纪。他的兄长雷奥还在的时候,罗德一直将雷奥当成眼中钉,而现如今,罗德终于将矛头对准了自己,不是吗?

  其实这段日子,他一直派岑桑暗中保护着她,自己却一直没有现身,因为害怕自己跟她的过度亲密……会给她招来祸患。

  这一个月的时间里,罗德跟他兜兜转转周.旋着,而最终他也找到了罗德所在。

  罗德看到他来,终于笑了,那笑容邪肆而又妖娆。

  “我还以为……你不会这么快找到我!”

  “即便是狡兔三窟,也总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

  “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游戏很刺激不是吗?”

  他去赴约,对着罗德说道:“男人之间的争斗,不要把女人牵扯进来。”

  “你是说蜜雪儿……还是江阅微?”

  罗德怀中抱着一只雪白的猫,他抬手抚摸着那只猫的皮毛,面上的神色显得那么慵懒肆意。

  凌昊然瞬间眯起了眼睛。

  “那天我的确派人绑了蜜雪儿,那是因为……我以为她是你的心头所爱。只不过蜜雪儿却告诉了我一个天大的秘密……”

  罗德满眼戏谑地看着他,却又像是带着同情,无比奚落地说道:

  “艾伦,爱上别人的女人是不是很痛苦?”

  “够了,罗德,你究竟想要说什么?”

  那一刻,他真恨不得上前揍扁他,可是罗德却哈哈大笑。

  “现在的你,不是我认识的你。至于女人吗……其实我是个绅士,不会刻意去为难她们的。只不过,我想要一个最优秀最富挑战性的对手,所以……我会等!你最好快点恢复记忆,我在法国等着你!记住哦,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我只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之后,如果你没有回来,那么……”

  *

  凌昊然不想回去,因为这里……还有江阅微。而且,还有一些事情他想不起来,他为什么会离开法国来到这里,为什么会在受伤之后去了江阅微的别墅……

  那天分明是江阅微跟赫连御结婚的第一天,新婚之夜,他怎么就偏巧出现在那里呢?

  他想要努力去回忆,却怎么都回忆不起来,只要一去想就会觉得头痛万分,想好有什么东西在努力压制着他,阻碍着他想起所有的一切。

  洛子骞帮着他治疗,看着他那痛苦的模样,不由得感叹道:“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

  “我为什么想不起来?”

  “或许,是你自己潜意识里面不愿意想起,因为担心,因为害怕!”

  “笑话,我害怕什么?”凌昊然不甘心地说道。

  洛子骞摇摇头,淡淡一笑。

  “你在害怕真相,害怕想起所有的事情之后,你会变得不像你。”

  洛子骞的话虚虚实实,可是凌昊然却没有再细细追问。

  洛家总祖辈开始就已经是他们家的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