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声音之中居然隐伏着浓浓的兴奋意味。

  “对对对,这家伙交给你了,整个人都交给你,随你处置。”君莫邪忙不迭的道:“哪怕是斩成碎片也没问题!”

  “哈哈哈”炎黄之血兴奋地翻了个筋斗:“你这次怎地这么大方呢?”

  “咳咳,你这小子,你主人我哪次不是以你为重?”君莫邪恬不知耻的道:“知道这个对你有用处,特意给你留的。就我这主人上哪找去就你老那么唧歪!”

  说时迟,那时快龟田淡腾顺势已经冲破了雷电的包围,冲了过来。

  “快去!要是让他跑了你可就没处吃好东西,这机会稍纵即逝,错过就没有了,赶紧上啊!”君莫邪手yi指,急迫的催促道。

  “哇哈哈,美食在前,岂可错过,本剑去也!”炎黄之血飕的yi声在空中划出来yi道优雅至极,蕴涵天地至理的轨迹,向着龟田淡腾冲了过去,yi路上兴奋的剑芒乱抖,摇头尾巴晃,把所有超卓的氛围破坏殆尽。

  今天可真是大丰收啦!

  哈哈哈

  龟田淡腾兀自疯狂万状的冲将过来,却见yi口御虚神锋遥遥晃晃的挡在了自己前面。他之前没有领教过炎黄之血的厉害,只以为是君莫邪在施展普通意义上的御剑之术,想也不想的yi掌就劈了过去,只要掌风足够雄浑,将宝剑与其主人之间的联系切断,所谓御剑之术也就不攻自破了。

  不意炎黄之血yi声轻吟,闪电yi般的劈开了他的掌风,更进yi步向着丹田方位猛蹿!

  龟田淡腾这才真正大吃yi惊,急忙yi个闪身躲开,却见那柄剑仍旧不依不饶地向着自己的丹田位置再度冲刺过来。来势之疾急,剑招之犀利,方位之诡异,即便是龟田淡腾这位异族大能者也是生平仅见。

  生平所见能够御剑者,绝无yi人能够将御剑之术发挥到如此地步!

  这简直就好象是yi柄自己拥有灵性的宝剑啊!

  真正想不到这位年纪轻轻的邪之君主,奂然已经拥有了如圣人yi般的高深造诣!

  如此强者,自己真正能与之匹敌吗?

  难怪亲爱的妹尾亮枪能死在他手里就算他修为高深,但他始终是还死妹尾君的凶手,我yi定要杀了他,无论用什么方法,付出什么代伽这么yi想,龟田淡腾心中更恨,yi个人与yi柄剑,在空中翻翻滚滚的大战起和炎黄之血在这yi场大战之中,实在是最大的丰收者,最大的得益者c最大的赢家。他所吸收的能量,实在已经到了令人发指,几近不可思议的地步!

  要知道这yi场两地大战之中,光是死在炎黄之血剑下的圣皇,就有超过yi千将近两千之众,其中还不包括数十位圣尊,三四位圣君,就在刚才还吞噬了yi位达到半圣层次的绝顶强者妹尾亮枪!

  如此恐怖的积累,若是单论功力浑厚的程度,此刻的炎黄之血绝对已经是无可争议的天下第yi!

  眼下唯yi比较可惜也还在于它是完全属于君大少爷的,所以它的本身境界要受到君莫邪的制约,君莫邪身为炎黄之血的主人,修为只达到半圣层次,所以炎黄之血最多也就是只能发挥出达到半圣层次巅峰的功力运用。

  但即便只是它所能够发挥出来的那yi部分,也绝对不是龟田淡腾这位异族大能者所能够应付的。

  交战yi共也不过半柱香的光景,存心死拼的龟田淡腾仍是捉襟见肘,应接不暇。身上已经出现了纵横淋漓的数道深深剑伤,他本身的yi小部分功力,更已随着这几道剑伤而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龟田淡腾的疯狂呼喝声之中,身上的鲜血yi道yi道的接连飚射出来,空中似乎出现了yi道yi道的血色彩虹!

  最让他无奈的是,君莫邪本人就远远地在yi旁看着,让他想自爆都无法接近那目标。

  这才是让他最憋屈的

  炎黄之血兴奋地当空长鸣,来去如电,有如银蛇舞空,霹虏横斩,打得兴致勃勃不亦乐乎。

  它自然是不清楚眼前这人是多么恶心的,而且,恐怕就算是真正知道它也未必会多在意。它在意的,是自己能享受多少美食c吞噬多少能量

  至于搞基不搞基,万能插头c万能插座什么跟他剑大爷又有什么关系

  终于,在yi声凄厉的长嚎之中,炎黄之血终于深深地插进了龟田淡腾的丹田之中,将他的功力修为和灵魂yi起钉住!然后开始徐徐吞噬,yi旦插上了,不享用yi个尽兴是不会收手滴

  龟田淡腾痛苦的大声惨叫,脸色扭曲,随即怒吼yi声:“妹尾君,我来了!我的夫,我的妻啊千万要等我亦”

  突然手yi挥,yi柄闪亮的长剑将自己的两个头颅yi起割掉!

  两个头颅同时飞了起和炎黄之血好容易插了进去,才抽了yi半,却发现居然已经没有了抽取源头,不由大是懊丧,人yi旦确认死亡,气散而功消,除了灵魂之力之外,他就什么都抽不到了

  半晌之后,君莫邪纵身北飞,直飞出上千里地,眼前yi阵烟雾弥漫,魔气纵横,九幽十四少蓦然出现在他面前,尚有些犹有余悸的道:“那杂碎完蛋了?”

  君莫邪翻了翻白眼,yi看见这货就气不打yi处来,愤怒地道:“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就你德行的也还好意思自称天下第yi高手?居然玩临阵脱逃!抛下我yi个人,面对强大的敌人!若不是本少爷还有这两把刷子,岂不就被你害死了?你说你自己好意思不好意思?!”

  九幽十四少勃然大怒道:“你当我想跑?本公子刚才是实在忍不住了若是早知道这yi次来天柱山居然会碰见这么个东西,本公子宁可yi辈子不到这边来!凭良心说yi句,若是你能跑,你跑不跑?”要是刚才我不先跑,抱着烫手山子的就是本公子了,是不?”

  说着,突然yi把撸起衣袖,愤怒地道:“你看看!这yi身的鸡皮疙瘩,到现在还没下去”

  冉!

  君莫邪也yi把撸起自己的衣袖,比九幽十四少更大声的怒吼道:“靠!鸡皮疙办你以为只有你yi个人有么?本少爷的不比你密集!”

  两人斗鸡yi般的互相瞪视,呼呼喘气,半晌,突然同时放声大笑。

  笑得捶胸顿足,前仰后合。

  君莫邪不自然地将自己的袖子放了下来,悻悻的道:“总算是没事了,咱们回去吧。”

  “恩,你自己回去吧。”九幽十四少停止了笑声,声音神态,尽是yi股浓浓的落寞之意。

  负手在后,看着面前远方的苍茫天空,淡淡地道:“自今之后,我就在这天柱山住下来了。”

  他的眼神悠远,慢慢的道:“本公子终此yi生,都未必会再进入梨玄玄大陆内中yi步了。或许今日yi别,于你我即是永诀了。”

  第516章珍重!

  “恩,你这话什么意思?”君莫邪大吃yi惊,急忙问道。

  “只是有yi份突如其来的感触罢了,就是在这里,当日的九幽第yi少举手之间升起yi座无比恢弘的巨峰!”九幽十四少指了指脚下的大地,默然道:“他更制造出威能无量的封印”即便是万年之后,异族的半圣大能者尤自不能越过。这是何等的大神通?”

  他自嘲的笑了笑,道:“我九幽十四少yi向被称为天下第yi高手呵呵,现在才知道,这,天下第yi高手,六个字,yi直就像是yi记最响亮的耳光,无时无刻的在打着我自己的脸!我有什么资格”能占据这天下第yi高手之位?井底之蛙,从来也不曾真正知晓天地的广大!”

  “yi位半圣,我尚且需要激战良久才能将之拿下。但九幽第yi少却只需要yi道封印”就持续封印万年!甚至是直到现在”还能持续的封印下去,恒久的封印下去”

  九幽十四少长长的叹息”突然住口,再也不发yi言。然而神色之间的落寞和向往,却是浓浓的”如欲凝成实质。

  “你的意思是,你是留在这里参悟大道?希图可以追索九幽第yi少的境界?!”君莫邪默然良久”才轻声问道。

  “正是如此。”九幽十四少在虚空之中踱了两步,深沉的道:“以你我的修为,若去到大陆之中,犹如跟普通人yi般的厮斗那是多么无趣c更是无聊的事情!”

  “只有这里,才留有我九幽yi族的最高成就痕迹!”九幽十四少充满感情的看着脚下的大地,半晌才仰起头,默默地道:“只要我留在这里,我就能无时无刻的感受到我自己与前辈的差距!这里将成为我进军无上至道的最大动力源泉要不然,再出去打生打死,也不过如此罢了。”

  “不过”你似乎忽略了yi件事。”君莫邪道:“对付战狂那不死的怪物”还需要你这位高手的!现在古寒已然陨落,难道你想让我yi个人独力去对付战狂那个变态不成吗?”

  “对付变态不是你最拿手的本领吗?以你目前的修为,再加上你那些千奇百怪的手段,对付战狂,绝对不是什么难事!我不认为会有什么问题啊!”九幽十四少笑了起来”道:“何苦还要扯上我?”

  “也罢,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也就不再勉强了。”君莫邪低下头,旋即抬起:“只不过,若是你什么时候突然想出去转转的话,千万要到天南邪君府来转转。届时,我可以与你好好畅饮yi回,大家相识至今”就从来没有好好喝yi杯的机会!对于那yi天我可是很期待的。”

  九幽十四少呵呵笑了笑,却没有说话。看这样子,似乎是真的不想再出来了。

  “不勉强你。”君莫邪道:“不过,这次战事之后,我准备派遣高手深入天柱山之南,将异族人的余孽彻底剿灭。若是他们有什么做不到的”仍需要你出手相助,请不要推托。”

  九幽十四少道:“这是自然。届时”就算你不派人进来,我也要慢慢地将这个邪恶的种族彻底的杀干净,这样恶心的种族本就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

  “那就好!yi言为定!”君莫邪放心的笑了笑。

  “你走吧,异族首脑虽然全灭,但此事只怕还有不少的首尾要收拾。”九幽十四少背过身”身在虚空之中站立”片片白云流风从他身前面前飘忽而过,他的眼神”也如白云yi般飘飘无定。

  君莫邪微微yi笑,道:“刚才突然听你说什么今日yi别,只怕再会无期,自然有几分惆怅,记得你之前可是说过,要与我yi战。怎么,不战了?我可是很期待这yi战的!”

  “若是你不用你那些水火雷电风云的手段”你纵然又有突破”却仍旧不是我的对手”甚至是那两个异族大能者”你都未必可以战而胜之。”

  九幽十四少静静的道:“但你会不用你那些古怪手段吗?!结论很简单,跟你打,没意思!既然是没意思的yi战,不如不战。”

  “好yi个没意思,好yi个不如不战!”君莫邪大笑yi声”双手yi抱拳:“既然如此,十四兄,君莫邪就此告辞了!”

  九幽十四少淡淡的笑了笑”挥了挥手,黑色的身影便如陨石yi般从半空中落了下去,倏忽之间,已然消失在无数乱石之间,眨眼不见。悔去”竟然再没有说任何话。

  君莫邪叹息yi声,他却也情知今日yi别”他日可能再无相见之期。虽然也为九幽十四少的求道之心而高兴,但心中却也当真有yi丝淡淡的怅惘”似是离愁,俱是惘然

  yi声悠然剑鸣,炎黄之血划宴而现,在空中舞出yi道惊天长虹yi般的剑芒,久久不息。

  随即,炎黄之血奔雷yi般的急速飞行yi圈,来到君莫邪的脚下”将他整个人托了起来。君莫邪最后向着下方天柱山的残体yi抱拳,心中默默的念了yi声:“珍重。

  yi声剑吟,炎黄之血腾空而起,排云职电,穿空而去。

  在他离开之后,yi道黑衣身影从乱石之中浮现,升上了半空之中,看着远去的那yi道璀璨剑光,幽幽的叹息了yi声。

  yi个淡淡的声音道:“珍重!”随即黑衣身影yi闪,再度没入乱石之间”再也没有出现君莫邪回去的时候”战事非但已经落下了帷幕”甚至整个战场都已经基本打扫完毕了。

  此战之后,异族人上百万大军,全军覆没无yi生还!大陆方面”可说是辉煌的大胜!

  但参战的勇士们,却也有多达数万之数永久埋骨在这里,有的”甚至尸骨无存三大圣地所属之人,也在这yi场大战之中,尽数壮烈成仁!

  甚至是后来到来的大陆援军之中,也有数万人员的伤亡!

  这yi战,玄玄大陆方面的损失,不可谓不重!

  尤其是大量的高端玄者这yi役之中陨落”整个大陆的元气,恐怕数十年数百年都恢复不过来

  战场之上,yi片愁云惨雾,血腥味刺鼻。

  萧瑟的秋风呼啸而过,已经是秋天了

  望着大战之后的满目疮痍”君莫邪久久无语。

  这yi战,实在有太多太多的英雄志士长眠于此,这yi战之后,整个大陆又将平添多少孤儿寡妇?这些孤儿寡妇”尽都是为了守护玄玄大陆未来c人类和平的英雄家属”他们以后的生活能否顺遂?是否不会被人欺负?是否能够得到足够公平的对待?

  这yi战,又有多少朝野家族的掌舵人陨落,他们的陨落又是否会导致了他们领导的那个家族衰落c甚至陨灭?

  这yi刻,君莫邪突然想起了君无悔当日曾径念过的yi首诗,忍不住轻轻念诵道:“烽烟纵横大旗开,万马千军滚滚来。何时沙场刀兵谙,从此男儿不节哀!”这yi刻,君莫邪突然了解到了君无悔当日做这首诗时的心情!

  这位yi代军神,传奇万古的神话”当时的那份心情无疑是悲壮的,却也是至为无奈的。

  烽烟纵横大旗开,万马千军滚滚来。

  这yi句看似豪壮无限,但背后隐藏的斑斑血泪,错非当事人又有谁能真正体会?万马千军滚滚来”古来征战几人回?最终能够平安回去的,又有几人?

  何时沙场刀兵谙,从此男儿不节哀!

  更是表达了这位大陆军神对战争的由衷厌恶!

  君莫邪今日yi战功成,便是冀望这片大陆,在这天柱山前yi从此男儿不节哀!

  从此之后,再也不需要什么夺天之战了!

  斩草除根,yi劳永逸!

  君莫邪怅然而立,面对着整片战场犹自升腾未尽的血雾,良久不语。

  君无意c独孤纵横c慕容风云c梅雪烟等yi干领军者此刻尽都已整军完毕。正在检点战后的具体损失,人人的脸上,劫后余生的庆幸之余,尽都是yi片由衷的沉重悲戚。

  君莫邪叹了口气,挥挥手”率先回到了大帐之中。

  随即,梅雪烟等yi干人相继进入到大帐之中。

  “结果如何?咱们的损失,大体是多少?”君莫邪涩声道:“有多少兄弟在这yi战之中,捐躯?”

  这个答案君莫邪既迫切的想知道,却又有些害怕知道,君莫邪两世为人”两生亦难得yi个“怕”但这yi刻,胆大包天的君莫邪竟真的怕了”寄怕知道那个沉重的答案!

  “战事终结,天罚先头部队,八大圣尊陌灭,鹰王陨落。五千鹰族战士”无yi生还。熊族方面的五千战士,战死三千余。鹤族五千战士战死两千余人,雕族战死两千,鹏族伤亡惨重,五千战士战死四千三百。虎族战死yi千五百”梅雪烟表情上带着深沉的悲伤,木然的道:“最后参战的鹏王,战死!八大至尊之首云别尘,战死!蔚蓝至尊梦红尘,问天至尊莫问天均确认战死!”

  “除此之外,三大圣地所有参战之人,现在,只剩下了乔影yi个人!”

  君莫邪深深的叹了口气,感觉心中波荡翻搅。

  这yi战的损失的惨重,当真远远超出众人的预料之外!!

  第517章yi声兄弟yi生重!

  后援的天罚大军,共计十二万八千九百,全员出战“最终战死三万余!”君无意长叹yi口气。

  “大陆其他援军方面因为到达较晚,损失相对不是很重。”独孤纵横默然道:“但他们的实力相对较弱,面对异族杂碎并无太多招架余地”参战的十三万人最终只有不到十万回去!”“残天噬魂部属,共计战死十三人,其余,尽皆重伤”鹰搏空浑身仍萦绕着浓郁杀气,默默地道。说完了这句话,他就将脸转了过去,悄悄地将眼角抹了yi下。这些人”这yi年多里面,尽都是与自己朝夕共处的好战友c好兄弟

  君莫邪黯然叹了口气,道:“凡是参与此战而阵亡的死者,全数要从优从厚抚恤,对待其家眷,要如同对待功臣家属yi样,妥善照顾。但有要求”只要不是无理要求,尽最大可能予以满足!对他们的后代子孙”同样要着意加以栽培!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让英雄们在九泉之下骂我们活着的人狼心狗肺c忘恩负义!这是为人的基本良心问题”也是我们yi路以来坚持的道德底线!万万不得马虎!”

  众人同时用力点头,郑重应承下来。

  “这点,尤其是邪君府行事人间的坚持之所在!若是发现有人胆敢欺辱功臣遗孀”英雄后代,那么,yi经发现”无论什么人,什么身份,什么来历,yi律杀无赦!”君莫邪森然的道。生冷的口气,显示了他的决心”是如何的不可动摇!

  “那我即刻下令,将这条命令尽速传于天下!”梅雪烟点了点头。看着君莫邪的眼睛,又多了几分光彩,还有由衷的骄傲。

  对待“功臣之后”yi向都是这个大陆普遍存在的问题。有太多太多战死的将士家属因为再无依靠,而被欺辱凌虐,被转卖,被当作了权贵家的奴隶,稍有姿色的女子”命运更是惨不堪言。

  君莫邪的这yi条铁令在这yi刻下达下去”可说是功莫大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