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嘴,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了做她和小莹的朋友?还是好姐妹般的好朋友!

  “我没想到你们两是这样的人,两人联手起来欺负yi男人?这样的事情你们也做得出来?”童佳丽气哼哼地喊道。

  巩莹挑挑眉头,不悦地上前去,“我们两个小女子怎么就欺负他yi个大男人了?这样的话你说出去了,就不怕你的男人会丢脸?若是这么yi个大男人被小女子欺负了,我还觉得你不如换yi个男人比较好,守着这样的男人过yi辈子,不觉得自己很委屈吗?”

  徐倩婷的眼睛,yi下子亮了起来,这样意气风发的人儿才是她认识的小莹嘛!她的口才可都是在小莹那儿学回来的!

  巩莹讽刺的话语,让童佳丽白了脸。

  顾楠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yi下子红了,yi下青了,yi下子黑了,就像是变色龙yi样,有意思极了。

  徐倩婷正在心底给孔莹鼓掌呢,童佳丽却冷哼道,“刚才上来抱住了我的老公,是因为我老公拒绝了你把?恼羞成怒了吧?还真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原本看到巩莹和徐倩婷两位美女在门口的时候,便已经有人关注了,如今发生了这么yi出戏,大家的兴致都被挑起了,不禁停下脚步,或者走出了餐厅都在看着呢。

  巩莹发现童佳丽说话的时候,是不是往右边瞟了yi眼,于是便转过头去,看到的是朝着他们走过来的韩远。

  韩远走到巩莹的身边,眼底含着关心,笑着问道“小莹,怎么啦?”

  巩莹还没有说话,童佳丽却说了,“想要来勾引我的老公,麻烦你下yi次出门的时候多照照镜子,不要随随便便地投怀送抱的。”说完,便拉着顾楠走了。

  顾楠yi句话没有说,只是狠狠地瞪了巩莹yi眼,便跟着童佳丽走了。

  “天下乌鸦yi般黑,能够走到yi起的人,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走到yi起去,我还真是没有发现有人的脸皮可以这么厚的,那该死的顾楠,下yi次要是让我再碰上了,我绝对要打得他鼻青脸肿的。”徐倩婷气哼哼地说。

  巩莹的眼底闪过yi阵阴郁,继而笑了,“远,怎么过来了?”

  韩远笑着答道,“随便转了转,想到这里,就来了,没想到还真是碰上你们了。”

  徐倩婷撇撇嘴,“你来的不是时候,应该早yi点点来,你没发现,我家小莹比以前更厉害了,这辩论队的队长,口才依旧是yi流的。”

  巩莹笑了,在她的脑瓜拍了yi下,“你啊,赶紧走吧,不然太迟了,我们就不能够去看清姨了。”

  徐倩婷这才想起了她们的目的是去看清姨的,让顾楠这么yi搅和,差点连正事都给忘记了。

  “你们要去看清姨吗?我也yi起去吧,都好多天没看到清姨了。”韩远的笑,依旧那么的迷人,温润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徐倩婷自然是点头啦,她不想开车,今天到公司都是打车去的。

  “那我们就yi起去吧。”巩莹笑道。

  三人到了清姨的住处的时候,吓了清姨yi大跳,没想到大晚上的,这三人因为担心她,还跑来看她。

  “都赶紧进来吧,都这么晚了,怎么还跑来啊?”清姨让保姆上了茶,笑着问道。

  “不放心你,就来看看咯。”巩莹在她的身边,撒娇说道。

  几人yi起聊了到了九点半,巩莹他们才离开。

  韩远自然是当了车夫,将巩莹和徐倩婷送到了公寓,才离开。

  洗了澡,上了床,巩莹的手机便响了,然,只是响了两声,便停了。

  再响两声,停了。

  巩莹有点恼火地拿过手机,看yi下来电显示,却发现没有具体的电话。

  “怎么啦?”徐倩婷走了过来,关了大灯,只留下床头的小灯。

  巩莹摇摇头,“没事,可能是打错电话的。”于是,关了机,盖上被子。

  徐倩婷笑了,躺了下去,关了灯。

  “小莹,你今天都在哪呢?”徐倩婷这才想起了问这yi件事,脑子里又出现了将小莹送到清味的帅哥。

  “我上班啊,在恒明上班呢。”巩莹轻快地回答。

  徐倩婷yi下子惊讶地坐了起来,“恒明?”

  巩莹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动作,于是开了灯,坐了起来,发现那丫头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发生了什么事吗?难道恒明集团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巩莹的心,yi下子不安了起来。

  ------题外话------

  亲们,似乎某心缺乏动力了

  c第三十章迷情之吻9

  巩莹惴惴不安地看着徐倩婷,“倩婷,怎么啦?”不明白她为什么在yi下子脸色大变,难道恒明真的有什么事吗?

  徐倩婷却笑了,“小莹,你居然可以进了恒明?你知不知道恒明可是国内最好的企业了,不要看他的不高,起步慢,它现在可是国内最知名的企业了,甚至在国外也是很有名的。”

  巩莹松了yi口气,笑了,“你呀,就不能事先做yi个提醒?这么大惊小怪的,吓到我了,我还以为恒明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徐倩婷却撇撇嘴,“这不是我吓到你,是你吓到我了,你知不知道,就算是我想要进恒明,还不yi定能够进去呢,你看你,这么轻易的就进去了,看来,我家小莹还是最厉害的人了。”

  巩莹无语地看了她yi眼,关了灯,躺了下去。

  “对了,小莹,今天送你过去的人是谁啊?”徐倩婷忽然精神了起来。

  “哦,你说祈总啊?那就是恒明集团的总经理啊。”巩莹淡淡地说道。

  元宝呢已经躺了下去的徐倩婷,再次惊讶地坐了起来,“那是祁天博?”

  巩莹小心脏有点承受不起她这yi而再再而三的惊吓,决定不再理她,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徐倩婷越想越兴奋,没想到恒明集团的老总会亲在送小莹到清味,难道他看上小莹了?

  次日,徐倩婷缠着巩莹问恒明的事情,巩莹有点无奈地想要大吼,最后告诉她,若是她与祈总有发展的话,绝对第yi个告诉她。

  于是,两人又开始忙碌的yi天。

  转眼间,巩莹在恒明集团上班都yi个星期了,今天是拍卖那片地的时间。

  从拍卖场出来的时候,便看到了熟悉的大奔正停在面前,待车窗摇了下来之后,看到里面yi个熟悉的头,探了出来,“上车。”

  说实话,巩莹有点想要转身走开的冲动,最后还是控制住了自己,她是成年人,做事不应该凭着原始的冲动。

  最后,巩莹还是上了车,任由他开着车,载着她到哪里去。

  祈天恒转头看了她yi眼,没想到yi个多星期没见,她原本就显得消瘦的小脸,已经掉了很多的肉,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更加的消瘦了,心,有点不舒服了。当初要不是因为国外那个手术着急,还需要处理别的事情,他怎么会将她抛下这么多天?

  “拍卖会怎么样?”祈天恒淡淡地问道,掩盖不住的关心。

  “已经成功了。”巩莹下意识地回答,在回答完毕之后却后悔了,她怎么会和他说这样的事情啊?还有,她怎么知道她要拍卖东西啊?

  “拍卖地的事情,我是听说的,为了祝贺你成功,今天晚上我下厨,给你做yi顿丰盛的大餐。”祈天恒的心情似乎很不错,淡淡的笑yi直挂在嘴边,性感的唇因为他的这yi丝笑意,变得更加的性感。

  巩莹转过头,打量了他yi下,看到那张俊脸上,带着她喜欢看到的温润的笑意,心底竟然觉得暖暖的,也就在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原来是这么的想念他!

  他们已经有十天没有见面了吧?为什么会有想念的感觉?

  巩莹的心,yi下子乱了。

  祈天恒并没有多说什么,到了巩莹住的公寓之后,便打了电话让人家将食材送上门来。

  巩莹对于他的行为有点无语,不知道他究竟想要做什么,但是,她也不愿意多说什么,这样的男人,不适合她,正如当初的顾楠yi般,不适合她。

  “小莹,今天晚上,我给你做yi顿丰盛的晚饭好不好?”放下电话之后,祈天恒便拉起了巩莹的小手,走到沙发上坐下。

  巩莹安安静静地看着他,没有回答,漆黑莹亮的眸子泛着不yi样的光芒。

  “小莹,怎么啦?看到我不高兴吗?”祈天恒俊脸上的笑意依旧不减。

  巩莹却是yi声幽幽的叹息,“恒,你应该回家去,你家里有人等着你。”

  祈天恒却笑了,“没事,让他等等也没关系,我想你了。”

  巩莹听了这句话之后,心底的怒火yi下子飙升了起来,站了起身,冲着祈天恒吼道,“我说了,你就应该回去,你家里有人等着你,你没必要在我的面前施舍我这些东西,我不稀罕。”

  祈天恒的笑容,yi下子僵硬在了脸上,眼神都变得冷漠了起来,“你说什么?施舍?”

  巩莹莹白的贝齿紧紧地咬着嫣红的下唇,没有说话。

  祈天恒站了起身,冷哼yi声,“巩莹,我告诉你,我的女人,不能够用这两个字两形容,她想要得到什么都是应该的,都是理所当然的,见鬼的施舍。”看着她清瘦的小脸,带着淡淡的痛苦之色,心,软了下来,“我刚下了飞机,很累,我做了饭,我们吃完了,我再回去,好吗?”

  巩莹的脑海里闪过那天在街上看到他身边站着的高挑的女子,怒火依旧萦绕在心头,“不用了,你去做饭给她吃吧,我不需要。”

  这句话,很明显的就是吃醋!

  祈天恒的脑子yi下子灵活的运转开来了,他的身边从来就没有出现任何的女人,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小莹,你想说什么?”

  巩莹不喜欢在他的面前隐藏事情,要是便将那天看到的事情说了。

  祈天恒的脸上,笑开了花,觉得自己就算多么的累,就算连续几天没有睡觉,而在下了飞机赶来看她,还要承受着她的不悦,她的怒气也是值得的,因为她刚才的话,透露着yi点点的醋意,应该说是浓浓的醋意,那就说明了,他已经开始走进了她的心底去了!

  “小莹,那个女人只是我让她去给我妈选yi点东西而已,我妈的生日快到了,我需要送她yi点东西,可是不知道送什么,只有叫她去了。本来应该让你来做这件事的,可是,那时候你还在气头上,我的时间紧迫,所以,只能够做出这样的选择。好了,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醇厚的男音在耳边萦绕,温柔带有磁性的声音做出这般的解释,已经容不得巩莹继续冷下心来,而此刻,恢复了温度的心,竟然还有yi丝窃喜。

  祈天恒低下头去,捕捉住了那yi抹惹人犯罪的嫣红,吻了上去,轻轻的,柔柔的。

  她的眼,闭了起来,丁香小舌随着他的来去而动着。

  迷情的气息,yi下在身边蔓延开来,淡淡的,却愈演愈浓。

  你是我的幸运草 1

  室内,西斜的太阳的余晖,顺着窗照了进来,照在人的身上,暖暖的,也照亮了巩莹的心。

  祈天恒放开她,静静地看着她,迷蒙的双眼,水水的,带着雾气,妩媚的风情yi下子在室内燃烧开来。原本嫣红的唇,因为刚才的激|情变得更加的红嫩,犹如可口的红果子yi般,让人恨不得马上吞之入腹。

  巩莹眨眨水水的眸子,看着眼前yi脸深情的男子,小心肝活蹦乱跳了起来,小脑瓜不禁低了下来。

  而就在两人暧昧不清的时候,门铃响了。

  祈天恒让巩莹在沙发上坐下,才走去开门。

  不yi会,便看到祈天恒提着几个袋子走了进来,看来刚才按门铃的是送食材的人。

  “我去做饭,你乖乖地歇yi下子,很快就好了。”祈天恒提着食材,笑着对着巩莹说。

  巩莹倒是听话地点点头。

  刚才的他很凶猛,吻着她的时候,凶猛中却带着温柔,似乎是轻轻地,又似乎是着急的,说不上很好的技术,但是绝对让人觉得很舒服。

  这yi次的吻与前两次都不yi样,带着不yi样的感情,用不yi样的心情去接受,自然会有这不yi样的感觉。

  巩莹吃吃地,傻傻地笑了,而后,站了起来,往厨房走去。既然回到了家里,那么,下厨的人就不应该是他了吧?这是她的家应该让她来下厨,怎么能够让他来呢?

  “怎么进来了?不是让你在外面休息吗?”看着走到门口的巩莹,正在掏鱼肚子的祈天恒侧了下头,有些不悦地说道。

  巩莹撅撅嘴,“我是主人,原本做饭的事情就应该让我来的,你这样是反客为主。”

  祈天恒却是帅气地yi笑,“你我都是这里的主人,什么客人的,你是我的。”

  巩莹的小脸yi下子红了起来,似乎她从来就没有了解眼前的男人,他身上的霸气会在不经意间泄露出来,甚至,她对他的霸道,也会在不经意间泄露出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她似乎就已经被他贴上了他的标签。

  “什么嘛,这是倩婷的房子呢,到时候我自己租了房子的话,这里就不是我的了,我都不敢说我是这里的主人,你怎么就说你是了?”巩莹忍不住嘲笑他的自信。

  祈天恒放下鱼,拿起了盘子,“你想要这套房子的话,好办啊,让倩婷转手卖给你,不就得了?”

  巩莹瞪眼了,这是无赖!

  “别瞪眼啦,开玩笑的,你赶紧出去,不要将衣服弄脏了,很快就好了,你先去梳洗yi下,很快的。”祈天恒又开始赶人了。

  巩莹叹息yi声,只好转身,进了房间,舒舒服服地洗了yi个澡,穿了yi身居家的衣服才出来。

  在家里面只有穿着居家的衣服才会最舒服的!

  此刻的她,确实将祈天恒划为了亲友的阶层了,若是在以前,她是绝对不会就穿着居家的衣服在别人的面前出现的,甚至在韩远的面前也未曾出现过。而现在的她,很自然地洗了澡,换了衣服便出来了,连自己都未曾发现。

  “好香哦。”走到餐桌前坐下,赞叹道。

  没想到祈天恒居然会烧得yi手好菜!

  祈天恒将最后yi道菜,红烧鱼端了上来,才坐下,“好了,可以吃了。”

  抬头看到的巩莹是将头发轻轻挽起,用yi个夹子夹着,yi套休闲的居家服,便笑了,她这个样子真好看。

  巩莹没有注意到他那奇怪的眼神,只是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美味的菜上面,尤其是那条红烧鱼,看着便有胃口。

  巩莹在心底感叹啊!为什么长得帅气的男人都会懂得烧yi桌子的好菜呢?韩远懂得,顾楠懂得,现在连他也懂得,实在是让人太意外了!

  当初问韩远为什么会懂得烧yi桌子的好菜的时候,他只是开玩笑地回答道,因为她们喜欢美食!

  顾楠不懂得做饭,认识了她之后,便开始学会了,还经常下厨做饭给她吃,让她尝试简单的幸福。

  “恒,你什么时候开始学习做饭的?没想到你做的比我做的还要好吃呢!要是天天都能够吃到这样的饭菜,那真是太幸福了!”巩莹yi面吃着yi面叹道。

  祈天恒看着她那馋猫样,笑了,“以后我天天给你做。”

  巩莹开心地点点头,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句话背后的意义,只是知道,只要天天有这样的美食,那真是太幸福了!

  祈天恒看着她吃得差不多了,才开始动手。

  两人完成了晚餐之后,祈天恒便被巩莹按下了,让他到yi旁坐着她需要活动活动,她要收拾饭碗。

  祈天恒被她那认真的样子逗笑了,只好到大厅的沙发上坐着,等着她收拾饭碗。

  巩莹收拾完毕之后,回到了大厅便看到已经睡着了的祈天恒,心底yi阵颤动,她没有忘记他说yi下飞机便来看她了,因为想她呢,看来他真的是累坏了,这段时间他都在外面飞来飞去地办事,应该是累坏了。而她还这般心安理得地吃着他做的饭,真是不应该。

  她走到了他的身边,坐下,仔细地打量着他,发现他的睫毛很长,原本以为自己的睫毛是最长的了,没想到还有人比她的还要长,黑黑的剑眉,性感的唇,高挺的鼻梁,这般英俊帅气的男人,果真是yi个好男人呢。

  看着,巩莹的小手都不禁抚上了他的俊脸,越过了他高挺的鼻子。而就在这时,原本应该在熟睡当中的祈天恒睁开了双眼,将巩莹的小动作逮了个正着。

  巩莹的小脸yi红,自己的小动作被人发现了,真是丢脸。

  祈天恒抓住了她的小手,用力yi拉,她便倒在了他的怀里,“我累了,你陪我休息yi下好不好?”

  沙哑的圣印,犹如大提琴的琴音yi般好听,却让巩莹心跳加速,不敢说话,只好轻轻地点点头。

  祈天恒实在是累了,困了,抱着她,很快就进入了睡梦中。

  巩莹安安静静地呆了yi下,才想起这里是沙发,要是在这里睡觉,肯定会不舒服的。

  于是,巩莹便推了推他,“恒,恒,起来,到房间里面睡吧。”

  祈天恒不悦地动了yi下,不喜欢被打搅的样子,“不要,我要抱着你才能够睡着。”

  这如孩子般的动作,倒是将巩莹逗笑了,“好啦,进房间睡好不好?”

  祈天恒睁开眼睛,又闭上了,“不要,我要抱着你睡。”

  巩莹的心,动了yi下,他这是累坏了吧,“好了,进房间睡,我就在你的身边,在房间睡会舒服yi点的。”

  或许是巩莹的话起了作用,他才答应。

  到了房间,yi着床,他便伸手抱着她,很快再次进入了睡眠。

  巩莹觉得有些无奈,但是,看着他挺累的,所以也没有别的动作,任由他抱着,反正明天不用上班,那就算了吧。

  不知道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