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欣的补充,而变得肯定。是啊,他这几天真的做到了他的承诺,没有离开她步?就连工作都抛弃了,或许她该相信他。

  “汪宇昊”沈欣突然焦急的大喊,语气中是难掩的惊吓跟焦急。

  听到这声大喊,汪宇昊抬头狠瞪对面的女人,她搞什么,吓人啊。却看到沈欣用眼神示意他看病床上的冷冰心。

  而还在不断的犹豫的冷冰心在听到这声大喊,突然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眼中有着焦急,他怎么了?脑中想到的是六年前谷天华的情形。

  直到视线对上汪宇昊惊喜的眼眸时,焦虑的心才放下。望着汪宇昊体贴的倒了杯温水到自己的唇边,冷冰心无言的轻啜,缓解唇内的干涩。

  “你感觉怎样?有没有什么不对?要不要吃点什么?”望着冷冰心默默的喝下水,汪宇昊激动的心也终于开始平静下来。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静静的看着汪宇昊的双眸,冷冰心不理会他的问题,犹豫的开口,直到看到汪宇昊僵硬的点了下头,这才缓慢的开口,“你违约了!”

  握在手中的杯子松落,发出清脆的碎裂声,就像他的心,望着那张淡然的容颜,汪宇昊欣痛到麻痹,用尽全力,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闭上眼掩盖自己的痛楚,缓慢的开口,“我会把离婚协议书办好!”

  最后抉择第二十九章

  “你抓住我是不是代表你原谅我了?”

  “你知道吗?你真的很幸福,有个那么爱你的丈夫。”

  “他为了你,竟然低声下气的求影跟葛辉来看你哦!”

  “我没骗你哦,而且你应该有听到他不止次的求你醒来,对吧。”

  他真的为了我去求人?可能吗?怀疑的心,因沈欣的补充,而变得肯定。是啊,他这几天真的做到了他的承诺,没有离开她步?就连工作都抛弃了,或许她该相信他。耳边不停的传来沈欣轻声的呢喃,却字字敲进了冷冰心的心扉。

  怎么还不醒过来?难道她猜错了?沈欣柳眉微皱,难道不愿再想,心却没来由的开始抽痛。但沈欣选择忽视,早决定了要遗忘的不是吗?不该再心痛了。

  “葛辉为了求我来看你,你知道他愿意付出什么代价吗?”感觉手上的力道更加的紧了,沈欣唇边泛出苦笑,不看对面汪宇昊那张阴沉的阎王脸,继续低声轻喃,“他说只要我愿意来看你,他就愿意跟我在起!”

  该死的,这个女人到底在说什么?汪宇昊努力压抑自己的怒火以及满腹的醋意,只因他也感觉到了冷冰心听闻这几句话后的反映。他是希望她能醒过来,就算不是因为他,但也不要是因为那个男人好不好?那个虚伪的男人,那天还说什么冰不爱他,现在这样就算什么!

  原来你会来看我,是因为这个原因,小欣你根本就不想再跟我做朋友了对吧,那为什么要勉强自己来看我,你就那么爱他吗?爱到为了他不惜放弃自己的原则。犹豫的心再次慢慢冰封。朋友?这就是朋友吗?我不要!

  “我没答应,我们的友情没那么廉价,而且我已经决定要忘了他,我是爱他,也为了他放弃了很多原则,但已经过去了,我也没有那么廉价,对不?除了他,我也有很多的追求者哦,干吗要委屈自己接受个不爱自己的男人!”松动的手再次被紧握,沈欣悄悄的松了口气,好险,差点就弄巧成拙了,要是那样,对面那个妒夫肯定会先宰了她的!不管了,最后在赌把好了。

  真的吗?肯定是真的,小欣向率真,从不会骗人,对朋友更是诚实。可是我该醒过来吗?醒来的代价是我承担的起的吗?小欣都已经原谅我了,我还有什么不能面对的呢?还有什么理由不愿醒来?

  “汪宇昊”沈欣突然焦急的大喊,语气中是难掩的惊吓跟焦急。

  听到这声大喊,汪宇昊抬头狠瞪对面的女人,她又搞什么,吓人啊。却看到沈欣用眼神示意他看病床上的冷冰心。

  而还在不断的犹豫的冷冰心在听到这声大喊,突然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眼中有着难掩的焦急,他怎么了?脑中突然想到六年前清醒时谷天华的情形。

  直到视线对上汪宇昊惊喜的眼眸时,焦虑的心才放下。想要开口,却发现唇干涩的让她发不出声。静静的望着汪宇昊体贴的倒了杯温水到自己的唇边,冷冰心无言的轻啜,缓解唇内的干涩。

  “你感觉怎样?有没有什么不对?要不要吃点什么?”望着冷冰心默默的喝下水,汪宇昊激动的心也终于开始平静下来,也恢复了惯的冷酷。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静静的看着汪宇昊的双眸,冷冰心不理会他的问题,犹豫的开口,该不该问呢?

  该死的,想到之前自己在冷冰心沉睡时表露的心意,明白她问的是这个,汪宇昊内心尴尬的不知所措,但表面还是维持惯的冷然,迟疑了下,随即僵硬的点了下头。

  他承认了?还以为他会反驳呢?轻咬下唇,室内陷入了短暂的沉默,随后才缓慢的开口,“你违约了!”

  握在手中的杯子松落,发出清脆的碎裂声,就像他的心,望着那张淡然的容颜,那清冷的嗓音,汪宇昊心痛到麻痹,用尽全力,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闭上眼掩盖自己的痛楚,缓慢的开口,“我会把离婚协议书办好!”

  闻言冷冰心惊讶的抬头,却看到迫切离开的高大背影,心揪紧,他就那么的迫不及待要离开我吗?早知道就不醒来了,骗子,还手什么会永远呆在我的身边。结果呢?我醒来就跑了,在他心中工作永远重于切。我根本就不是那个意思好不好,我真蠢,怎么会希望那个工作狂,为她违背自己最重视的商誉。

  默默的看着切,沈欣从惊讶中回神,她不知道怎么好友醒来,那个痴情的好男人马上提出离婚,刚才切都不是很好吗,而且睡美人醒来了,不是应该有个美好的结局了吗?望着冷冰心憔悴的容颜越来越暗淡,沈欣无奈的在心中叹了口气,情啊?

  “你爱他!”望着疑惑的看着自己的眼眸,沈欣无力的摇头,她就知道她这个几尽完美的好友,根本还没意识到自己的感情。她是不介意提醒她下拉,不过以后的发展要看他们的照化了,小冰的固执可是没人比的上的,不对,貌似她身边还有两外两个固执的好友。同样接近完美的两个女人,艳,唉想到花心的好友,沈欣无力感更甚,影?更别提了,千年不化的大冰块。怎么他们倾欣坊的老板感情运那么惨啊。

  用力晃了晃头,她好象偏题了。眼前该在意的是这个好友才对,望着柳眉紧锁的好友,她真的希望她能得到幸福,而且很明显了不是吗?他们两夫妻彼此相爱,可是为什么要离婚呢?是因为小冰固执的不肯承认自己的爱吗?她自己都没发现要她怎么承认。不过她很怀疑就算小冰发现了会承认吗?冷姨的遗言,小冰愿意为了他去违背吗?头好痛啊,唉

  爱?我爱他?不,不可能!但为什么反驳显得那么的虚弱,连她自己都不敢反驳?如果不爱为什么刚听到他提出离婚心会抽痛,看着那孤寂仓促离开的背影心会揪紧呢?可是爱?

  “而且你已经爱上了个男人了不是吗?”冷月温柔的嗓音再次回荡在脑中。“用心去感觉,不要让自己后悔?”细细咀嚼冷月当时的话。眼中的疑惑慢慢的退去,心不再迟疑,唇边恢复了惯的浅笑,随即渐渐变得苦涩。她懂了,但会不会懂得太晚了?

  路飙车没有回公司,汪宇昊直接回了家,进入冷冰心的房间,直接走向她最喜欢的窗台,学她将自己蜷缩成团。他以为他会再次流泪的,但摸摸自己干涩的眼,汪宇昊发现自己哭不出来,他以为他会心痛而死,但摸摸自己的心,才发现那里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感觉,是人们常说的哀莫大于心死吗?

  望着外面的天慢慢的变黑,汪宇昊终于起身,拿起手机,“刘律师,帮我拟份离婚协议!明天我要在我的办公桌上看到!”不等对方回答汪宇昊率先挂断电话。明天,切都看明天了。

  最后抉择第三十章

  你违约了!你违约了!

  望着外面渐渐暗淡的天空,蜷缩成团的汪宇昊脑中除了这四字外在无其他,冷冰心清醒时那惯的清冷嗓音直在他的脑海飘荡。闭上眼不让伤痛外泄。直到过了很久,鹰眸再次睁开,眼中哀伤不再,但却没有任何的情绪,让人窥探不出他的心!

  她不爱我!她直都没爱过他不是吗?为什么还要伤心?唇内苦涩无比,而他的心竟然已经麻痹到没有了任何的感觉,既然这样那就放手吧,他以前没爱过,但不代表他不懂爱,爱个人不就是要让对方幸福吗?看来威这个小子还是有点优点的,这点他还是从他那学来的呢!如果她觉得他的爱带给她负担了,那他愿意放手,只要她幸福就好,幸福啊?那他的幸福呢?失去了此生唯爱的女人,他永远都不会幸福了吧!

  他汪宇昊向都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不是吗?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那么的犹豫不决了呢?爱上她似乎他直都在改变,变得连他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了,现在的他还是曾经那个凡事都可以冷静面对的汪宇昊吗?不是了,对上她,爱上她,他回不到曾经了,但他不后悔。

  慢慢的起身,拿出手机,“刘律师,帮我拟份离婚协议书,在帮我拟另份合约,内容是这两份明天早上我要在我的办公桌上看到!”不等对方回答,率先挂掉电话,默默的环顾整个房间,从今以后这里就无主了吧,个没有女主人的家,闭上眼,他以为他已经调试好了。为什么还会心痛,还会不舍,他不想失去她,他不要失去她,这个家不能没有她,不能少了个叫冷冰心的女主人,否则这里就不能称之为家了。但是他还能怎么做?切都看明天吧,希望明天会有转机!

  妈咪你同意了是吗?你会说那些话是不是已经认可汪宇昊了,他毕竟是你最喜欢的小宇对吧,我可以去爱人了吗?妈咪?我是爱上他了,可是贝齿轻咬唇瓣,似乎太晚了,我发现的太晚了,她知道刚才肯定把同样爱她的他伤的很深,他还愿意再爱她吗?就算他愿意,可是他的爱真的有那么深吗?像爸爸对你那么深吗?如果有为什么他愿意跟她离婚,在他心中她连那虚无的商誉都比不上,或许他对我的爱并没有那么深,所以才会轻易说出离婚吧!

  既然他可以那么轻易的离开,说明他对我的爱并不是很深对吧,或许他根本就不爱我,会这么说只是因为他认为我们是夫妻,在外人面前不能被拆穿吧,所以不对,如果他不爱我,刚才在她问他时就可以反对不是吗?商誉他还是爱她的,只是没有像爸爸爱你那么深岁了,妈咪,我知道我为什么不愿醒来了,心好痛,醒来的代价果然不是我能承担的。

  冷冰心强自撑起自己虚弱的身体踱步到窗边,微仰起头,默默的看着夜空,像以往样寻找到最亮的星星,在心里默默的叙述着,此刻的病房片寂静,泪划落,妈咪冰儿不想再个了,此时的她竟然好想有他陪伴,如果只有沉睡才能让他直陪在她的身边,那她是不是该再次陷入沉睡呢?不,不可以,刚闪现的主意马上被否定,只因脑中突然闪现汪宇昊那张憔悴的俊容,她不该再强求了,不是吗?他已经为她付出的够多了,也是她该替他做些什么的时候了吧,如果直都让他个人付出,那她真的是太自私了不是吗?

  明天再去找他吧,现在他肯定在公司赶工作了吧,毕竟之前直陪在她的身边,相必公文已经积压了很多了吧,而她也该好好的休息了,这样明天才有体力去找他,解决他们间的问题,明天,切看明天的了。

  ∽∽∽∽∽ ∽∽∽∽∽ ∽∽∽∽∽∽∽∽∽∽

  夜无眠,望着天边的曙光,汪宇昊这才回到自己的房间,梳洗完,开车向公司驶去。路疾驶,没有任何的阻碍,毕竟现在还早。将车驶进停车场他的专署位置停妥。向以往那样坐上自己的专署电梯直达顶楼,却在自己的办公室门口停下了脚步,浓眉紧皱,快速的打开,入眼的情景让他讶然,但也仅会。

  听到开门声,从小山中抬头的汪宇涵看到门口的男人时,差点激动的扑上去,想抱着他痛哭流涕了。

  默然的望着那张哀怨的看着自己的俊容,如果不是情况不对,他还真想好好的取笑自己的弟弟下,这个素有“笑面狐”之称的弟弟也有笑不出来的天,真是难得啊。

  “哥”你终于回来了啊,呜你在不回来我快挂了拉,本来以为在这里工作让他更容易接近佳人,但是他的如意算盘全都毁了,别说接近佳人了,他每天光处理这些小山样的文件就快累挂了,连吃饭的时间都没了。而那个可恶的沈名威竟然逍遥快活的每天把美眉。实在是摇了下昏沉的脑袋,汪宇涵终于收回自己的思绪,“大嫂没事了?”

  糟,好象问错了,望着直冷俊没有情绪波动的脸,但毕竟是兄弟,汪宇涵还是从中感觉到汪宇昊的俊脸比之前又冷了几分。努力的让自己的唇角扯出弧度,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大哥。

  “你回去休息好了!”淡淡的开口,望着满脸倦意的弟弟,示意他可以回去休息了。他也知道这些天苦了他了,但他不觉得初来乍到的弟弟会应付不来,对公司的整体营运会不熟悉,看他这几天处理的效果来看,他对公司的营运可是了如指掌,只是忽略了他庞大的工作量而已。这让向逍遥惯的他下子吃不消罢了,看来他以前太放任他了。

  “哥,我会回来工作,你随便安插个职位给我就好,别打什么坏主意啊,我可是新手,什么都不懂,这几天都是沈大哥帮忙”望着汪宇昊眼中快速流转的精光,汪宇涵直觉的打了个冷颤,急着为自己争取,却被汪宇昊的记冷瞪而自动消音,看来哥今天心情不好,他还是回家补眠好了,然后去泡美眉,影儿等我啊。还在睡梦中的冷冰影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从床上弹跳了起来。

  坐到汪宇涵原先的位置,接手开始处理那些没完成的工作,处混乱的小山,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后马上变的井然有序,揉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