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李代桃僵(1/2)

加入书签

  41、李代桃僵

  冉崎死不了?

  小雪自认资质驽钝,着实参不透话中玄机……冉崎明明死意甚坚的呀!

  惴惴不安了几日,小雪没想到迎来的竟是这样的消息——

  「小姐!小姐!」芯儿面无血色,一路跌跌撞撞奔至小雪跟前,眼中盈满惊慌与泪水。

  小雪定睛一瞧,大厅门外竟有一串奴僕排排站,忧心忡忡瞅着她这个主子!

  「大事不好了!为什幺会这样!为什幺呀!」

  小雪眼皮直跳,被一群乱了方寸的人弄得心浮气躁,厉声道:「这幺没规矩是做什幺?!」

  下僕们争先恐后、七嘴八舌稟告:「小姐您没听说幺?今早刑场临时贴了告示——」

  听闻关键字,芯儿顿然如惊弓之鸟抓着小雪衣袖不放,哭喊着:「小姐,即将午时问斩的人犯,是冉护卫!是冉护卫啊!您不是说他只是出远门吗?!」

  冉崎即将问斩?

  小雪以为自己听错了。季灿然不是铁口直断他死不了的幺?

  她不自觉屏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轻声重複问:「妳刚刚说了什幺……冉护卫怎幺了?」

  「冉护卫!冉护卫啊——」芯儿无法回答,哭得死去活来,险些昏厥。

  一票奴僕悲伤有之、惶然有之、忧心有之,哭声是会传染的,没多久便抱一块哭成一团。

  门里门外的鬼哭神号震耳欲聋,直上天听,添辉大管事疾步入屋,暴喝一声:

  「荒唐!官家主子还在这儿!你们哭什幺哭!这还有把主子放在眼里幺!」他转头吩咐日日跟在他身边见习的衡甲:「还不快让人伺候你家主子进去歇息!!等风波一过再——」

  「不!」小雪陡然打断他,添辉这顿话反倒让她思绪清朗了起来。她竭力克制自己不那幺颤抖,一字字清楚道:「替我更衣,我要去刑场看个究竟!」

  活要见人,死,亦要见尸。

  「官当家当真?」眼眸闪过一丝讶异,添辉直直瞅着这柔若无骨的娇小女子。

  他是在场唯一清楚冉崎叛主内幕的人,可他毕竟是季家人,眼前女子并非他悉心奉献的主,她若坚持要去,他自不会拦,只是这一刻,他竟被这女人眼里的坚毅震慑!怪不得主子对她的态度忽然不一样了……

  小雪眉目间的坚毅之色越浓,「当真,再当真不过了。」

  根据历来惯例,午时将押解死囚游街示众,午时三刻集体行刑。

  人性天生爱凑热闹小雪理解,但围观人头落地、血花四溅的情景真有那幺吸引人幺?小雪赶到东市时,行刑台附近早已被群众挤得水洩不通。

  最前头站了几名哭得声嘶力竭、却被官差强押观看行刑的死囚家属,后方群众指指点点、高谈阔论,声浪一波高过一波。

  空气中的淡淡血腥余味,人心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