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来自敌后的消息(1/2)

加入书签

  和往常一样,太阳低垂至西方地平线的时候,猛烈攻打塔尔隆要塞的蛮兽人团队像是退潮般退了下去,丢下成百上千具战死者的尸体,还有为数众多的重伤员。..低沉凄惨的呻吟声取代了金属碰撞的铿锵声,一时间显得要塞上下尤为寂静,简直令人有种置身亡者国度的错觉。

  从始至终在一线奋战的托马德全身都被鲜血浸透,铠甲和头盔上布满凹痕,天蓝色的披风也成了挂在背后的零碎布片。不过虽然形象狼狈,但是他的精神却显得尤其振奋,走下坡道的时候甚至还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丝笑意。

  法蒂盖尔绿洲,那个留在亚伯拉罕大沙漠里的伏笔终于开始发挥作用,并且给祖鲁?格里投茨的蛮兽人大军造成了一定的影响。神佑之地的名字已经被很多蛮兽人咆哮武士认同,并且还有人愿意接受向三月之神敞开心灵的仪式,成为拥有神力庇佑的月神勇士。

  所谓向三月之神敞开心灵的仪式则是利用简易的图腾祭坛,在参加仪式的蛮兽人心灵中建立一个特殊的精神烙印,从而能够让他们有限度的获得刺青空间所赋予的力量,而这种力量理所当然被敖嘎西萨满解释成三月大神的神力庇佑,从而让月神勇士们的信仰更加坚定不移。

  这次冲上城头的强?巴尔瑟扎就是第一批月神勇士,而且还是其中最为出色的一位。无论是单纯的力量还是身手方面,都已经超过了法蒂盖尔原本的第一勇士顿?卡巴。敖嘎西萨满派遣他和一小队月神勇士加入围攻塔尔隆要塞的蛮兽人大军,一方面是想要联系到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音讯的托马德,另一方面也是考虑到法蒂盖尔目前尚未拥有和蛮兽王旗直接对抗的资本,对于征兵令多少要有个交代才行。

  强?巴尔瑟扎愉快的接受了这个使命。他没有见过托马德,除了知道神佑之子拥有一双宛如微缩太阳般的金色眸子之外,也没有帮助他确认神佑之子身份的其他描述。

  然而敖嘎西萨满很庄重的对他说,只要见到神佑之子,就自然会知道了。

  强?巴尔瑟扎不太明白敖嘎西萨满这句话的意思,不过那些萨满巫医大人说起话来都是这种神神秘秘的样子,这位月神勇士也就没有多想。

  听到强?巴尔瑟扎发出的那声怒吼,险些让托马德被接踵而至的狠狠一锤打中肩头,幸好月神勇士爆发出来的力量源自刺青空间,几乎命中的那一瞬间,自动被判定为误击。泛着隐隐红色光芒的长锤从托马德肩头掠过,将他的镀银肩甲打得粉碎,却没有对他的身体造成任何伤害。

  随后一道墨绿色的光芒从托马德的手腕盘旋而出,将强?巴尔瑟扎包围在其中,不到一次心跳的间隔,这位威猛无匹的月神勇士就消失在骤然变强的光芒之中,仿佛整个身体都被融化了似的。

  这一幕被不少蛮兽人和塔尔隆守卫军战士看在眼里,士气顿时发生了巨大的转变,许多亲眼目睹了强?巴尔瑟扎的勇猛杀戮的蛮兽人发出惊慌的呼叫,随后丢下对手转身逃跑;而守卫军战士则士气大振,打出了一个连续不断的精彩反攻,将好不容易冲上城墙的咆哮武士们赶了回去,不少家伙来不及逃回钩索所在的区域,在刀剑的逼迫下跌下二十多米高的城墙,摔得骨断筋折。

  托马德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已经是入夜两个多小时之后的事情了,第三天激战带来的损失比前两天稍微小了一些——正如托特勋爵的说法——稻谷正在与麸皮分开。即使如此,高达三百人的伤亡也让负责统计工作的官员脸色发白,唐克斯子爵又一次提出“体面结局”的说法,这一次依然没有得到支持,但是默然不语的人数显然远超上次。

  无论如何考量,塔尔隆要塞都不像是能够支撑一个月的样子,最多两周,城头上就将没有任何还能站着的士兵了。而蛮兽人大军虽然也遭到了沉重的打击,光是丢在城下的尸体就至少有两三千,然而和多达数万的总数相比,却根本就称不上伤筋动骨。

  更加糟糕的是,随着蛮兽人诸部落的后续援军前来,聚集在蛮兽王旗下面的大军有增无减,负责情报侦察任务的龙?冯德里克在军事会议上语气低沉的表示,蛮兽人大军的总数恐怕已经突破了十万。

  当然,这十万大军里面有不少战斗力低下的奴隶和仆兵,祖鲁?格里投茨麾下最为精锐的白帐近卫已经被歼灭大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