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马车之中的密谈(1/2)

加入书签

  无论从任何角度上来说,巴米利杨公爵多都算得上是佞臣之中的优秀样板。他是个阉割后的太监,容貌妍丽,嘴巴甜蜜,心肠恶毒,掌握着狮鹫帝国最大和最可怕的情报网络,还有数不清活在阴暗世界的刺客和杀手,为他的不轨行径提供掩护,并且毫不犹豫的除去政敌。

  但是对于皇帝来说,这样的臣仆却是不可或缺的存在。巴米利杨公爵没有子息,从来都没有,更没有什么旁系后代和私生子。只有天上的诸神知道这个家族是怎么延续至今的,不过至少有一点是公开的,每一任巴米利杨家主都对上一任恨到刻骨铭心,以至于巴米利杨家族从来不需要家族墓地,新家主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老家主的尸体挫骨扬灰。

  除此之外,巴米利杨家族的特色就是非常忠诚,建国时期的九柱家族到现在早就更换了好几批,就连四大带剑贵族也有过家主因罪被赐死的记录,但是巴米利杨家族却从来没有犯过这种错误。

  如果不是惧怕贵族阶级发动大叛乱,皇帝陛下甚至有种念头,最好把所有贵族和官员都阉割了才好,这样他们就不会有种种私心杂念,能够真正做到恪尽职守,精忠报国了。

  当然,巴米利杨公爵的生活似乎稍微奢侈了一些,心胸也格外狭窄,简直称得上睚眦必报。不过这点缺陷在皇帝心中根本不算什么,巴米利杨公爵的佞臣之名越响亮越好,这样的话,这位掌握着庞大情报网和阴暗世界的帝国重臣就不得不紧紧依靠着皇帝的宠信生存,如果失宠的话,光是那些仇家的反扑就足以让其粉身碎骨。

  想到这里,李维六十五世皇帝陛下懒洋洋的靠向铺着瓦尔羊毛毯子的椅背,再次考虑皇后的提议会不会暗藏心机,虽然巴米利杨家族把持情报网数百年,的确是个隐忧,但是换成是其他人来掌握的话,难道就不是问题了么?唐纳家族、休斯家族、梅里斯特家族和安斯艾尔家族,这些曾经烜赫一时的功勋家族哪一个不曾经忠心耿耿?又为什么都在最后心生叛意?

  肯定是因为他们有根东西没切掉。皇帝坏心眼的眯起眼睛,决定回去就对皇后直言相告:她的家族想要取代巴米利杨公爵掌握不眠之眼,这没有问题,绝对可行,但是前提条件是整个家族的男性都必须阉割,然后挑出最小的那个改姓巴米利杨。

  皇帝一言不发,巴米利杨公爵自然不敢打扰。他悄声叫来休,吩咐他准备饮食。因为早有准备,休很快就送来了午餐,一碟蜂蜜,一碟炼乳,两大块烤成焦黄的燕麦面包。此外还有几片新鲜的水果和奶酪,上面扎着银质牙签;一碟特恩瓦力香肠,没加胡椒、丁香和藏红花等等香料,完全都是猪肉本身的浓香味道。

  食物的香味让皇帝从自己的思绪之中清醒过来,他毫不意外的看到面前已经摆上了符合自己口味的饮食,优雅的伸出右手。巴米利杨公爵连忙递上了银质刀叉,然后轻手轻脚的为皇帝斟满一杯金色的贵腐葡萄酒。这种琼浆玉液适合盛在水晶杯子里面细品,但是皇帝陛下从来不用除了白银以外材质的东西盛放饮食,所以只能换成一个雕饰精美的银杯。

  皇帝吃了一小片香肠,又尝了尝奶酪和水果的味道,然后从银杯里抿了一口酒。“很会享受,奥修,你这里简直比我的皇宫还要奢华了。”

  “这是您赏赐给我的马车,陛下,皇恩浩荡啊,我怎么敢不尽心尽力的保养和装饰呢?”巴米利杨公爵恭恭敬敬的回答说。

  “我永远忠诚于您,陛下。”巴米利杨公爵语气诚恳的回答说。

  “那就好,拿去看吧。”皇帝将一个羊皮卷轴放到桌上,然后推到巴米利杨公爵的面前,“这是德拉巩逊侯爵送来的文书,他在里面提议将击溃蛮兽人大军的首功授予一个叫做托马德?安的年轻人,还要推举他接替塔尔隆要塞守卫军指挥官的职务,看完之后,告诉我你的想法。”

  巴米利杨公爵当然知道这份文书里面写了什么,甚至还知道执笔人是托特勋爵,因为德拉巩逊侯爵的确伤了肩膀,但是他还是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表情连续变了好几次,仿佛第一次看过信里的内容一样。

  “毫无疑问,德拉巩逊侯爵在这件事情上面完全没有私心。”几分钟之后,巴米利杨公爵抬起头来,字斟句酌的说出自己的意见,“陛下,我到过前线,亲眼目睹了一切,虽然塔尔隆要塞守卫战最终取得了胜利,但是要塞本身依然遭受了严重的创伤,钢拳骑士团的军力至多剩下一半,要塞守卫军更为严重,连四分之一恐怕都没有。在这种情况下,德拉巩逊侯爵已经没有实力继续担任塔尔隆守护者,他推荐托马德?安也是合情合理的选择。”

  “这么说,奥修,”皇帝叫着巴米利杨公爵的名字,语气显得十分亲近,“你也建议我把塔尔隆要塞交给那个毛头小子来掌管喽?”

  “当然不,陛下。”巴米利杨公爵惊讶的叫了起来,“我没有任何建议,我的陛下,只有您才拥有神祗所赋予的伟大才能!像我这样的人,只能作为忠实的仆人,严格执行您的命令,而不具有任何做出建议的能力。”

  “难道就连无垢者,我的情报大臣,朝堂上公认最

  为狡猾和阴险的奥修?巴米利杨公爵大人都不能做到独立思考吗?”皇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