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7(1/2)

加入书签

  或许有所折损,却永远不会灭亡。

  ☆、第77章 番外一

  最高阶的异种被双檩吞噬后, 尸群果然开始培养新的“王”, 确定它们需要的时间是相对漫长的之后, 双檩和狸太白没有多加逗留, 出来时与家里说的是去去就回, 因着双檩的沉睡已耽误了许多天, 双爸双妈估计要担忧了。

  狸太白记挂的是他看护了许久的安安, 不知道小家伙出世没有。心里有了挂念,动作也就麻利多了, 这一趟竟比来的时候还快了个把小时。

  双檩也担心爸妈记挂,一落地,就牵着狸太白往山脚的青瓦房里冲,人还没进门, 就先扯着嗓子喊了两声:“妈,我回来了。”

  料想中热情的迎接没有发生,双檩颇有些疑惑的挑起眉,拉着狸太白进了门,快走到屋门口的时候, 房门口突然从里面打开, 双母一露头看见双檩两人, 眼里明显一亮:“你们可回来了,”像是无望中终于看到救星一般冲双檩二人招手,“安安不见了。”说后面这句话的时候, 双母主要看的是狸太白,安安的事情上, 她下意识的更相信狸太白。

  狸太白闻言眉头下意识的皱起来,安抚的看了一眼双母,他身后的双檩上前一步为他补上了言语:“妈,你别着急,先说说是怎么回事?”

  儿子回来,双母好歹是有了主心骨,按下慌乱点了点头,边朝双檩二人说起今早的事,边引着两人往屋子里走。

  进了门,狸太白的视线便落在正中央沙发上的竹编的小花篮,里头垫着厚厚的棉絮,最显眼的就是棉絮上四仰八叉的几片碎掉的蛋壳。虽然方才已从双母口中知道安安破壳的事情,此时亲眼看到了还是忍不住惊奇。

  双母看到蛋壳,又忍不住带着悔意的叨念:“早知道我就该形影不离的带着她,不该把她自个放在这里……你说刚破壳的小家伙能跑哪去?”

  “应当是跑不远,左右也跑不出这个屋子,咱们再仔细找找。”双檩安慰的拍拍母亲的肩膀,蹲下身子在沙发底下左右查看着。

  “这里我找过了……”

  “爸和大哥呢?”双檩边找着,边询问父兄消息。

  “他们上山了……”

  双母方才将蛋放在篮子里,安置妥当了,才放心的去大门外头的菜园子里给长得半大的小白菜间苗,不过半个小时的功夫,回来就看见方才还好好的蛋只剩蛋壳了,双母惊恐之余,下意识的到处找寻安安,又不知道双植和他爸具体去了哪,一时也没顾上去叫人。

  狸太白微微闭上眼,放出灵识覆盖了整个房子,一寸一寸的仔细搜查着,未放过一丝可疑之处,不多时,他突然睁开眼,突兀的冲门外跑出去。

  他的动作自然惊动了双母和双檩。

  “小白这是找着了?”双母看了看儿子,不由得跟着往外走。

  农家院子宽敞,双母为了方便便在院子里开了一小块地,种些小葱香菜这些平时用的着的青菜配料,看狸太白行走的方向便是这块小菜地,脚下没有丝毫迟疑的径直走过去,在菜地一角的一棵小葱上,找到了盘在上面的小家伙。

  巴掌大,人身蛇尾,端看起来,除了体型过于娇小,上半身与人类婴孩并无大异,狸太白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目不转睛的看着挂在葱叶上的小家伙,如同受到蛊惑一般,伸出食指缓缓凑近……

  小家伙像是感应到了狸太白的存在,眨了眨眼兴奋的舞动着双臂,将自己送到狸太白手里,小小的手臂将将抱住狸太白的一根食指,似是眷恋的将小脸蹭上去,便不肯离开了。

  狸太白被安安的动作惊住,眼睛猛然张大,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自心底荡漾开来,唇角控住不住的勾起来,他伸手将安安安置在手心里,托在胸前,仔细打量着,似是怎么都看不够。

  手心里的小家伙软软凉凉的,小小的,仿若一捏就碎了,狸太白屏着呼吸不敢用力,似人的上半身肌肤白皙稚嫩,几乎与狸太白的手心融为一色,肚脐以下的蛇尾则是浓的化不开的蓝黑色,银环与墨环相间,在他的手掌里更显得突出,在狸太白心里,这就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存在。

  安安并非人类,又经过狸太白这个过来妖的引导,还在蛋壳里时便开始无意识的吸收灵气,算是早开了灵识,她记得狸太白的味道,打心眼里觉得亲近,这会儿被捧在手心也不觉得害怕,扭动着小身子找个了舒服了姿势,便又安心的闭上了眼,狸太白眼巴巴的看着小家伙的动作,脸上的笑意愈发的明显。

  “小白……”随后出来的双母第一时间便注意到了狸太白手里的小家伙,“这……”,这是……她的孩子?便是早有了心里准备,亲眼看到这个画面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为之惊奇,她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在靠近安安尾尖的地方,猛地停下,手指微不可见的颤动着,眼眶迅速红了一圈。

  并不是害怕,更没有嫌弃亦或恶心,她只是担忧,出于一个母亲对孩子纯粹的心疼。

  比正常人小了几圈的身体,诡异的蛇尾,他要如何长大,长大之后又改怎么成家,她和老伴活着的时候能陪在他身边保护他关爱他,等她们没了,他该怎么办呢,做父母的总是不由自主的想的长远。

  “这是……妹妹?”察觉了母亲的情绪的异样,双檩出声打破了诡异的气氛。

  自始至终,狸太白的视线便锁在安安身上,没有离开过,听到双檩的话,也是连头都没抬,低着头伸手戳了戳小家伙的蛇尾,心不在焉的回应:“是雌性。”已说了许多遍,双檩这时再来问,狸太白拧着眉头有些不喜,待看到手里的小家伙在他手指的逗弄下来回摆动的模样,又舒展开,眉开眼笑的看着,入了迷一般。

  不知为何,这本该唯美的一幕,落在双檩眼里竟让他后背一凉,隐隐有种不好预感,仔细推敲,又说不出由来,只好轻轻叹了气,将这异样扔在脑后。

  “是女孩?”双母回神来,仔细看着小白手里的安安,小家伙头上不像故事里的妖怪生来就有长长的头发,顶着一头偏黄的胎毛,下半身又是蛇尾,还真看不出性别。

  “嗯。”狸太白又应了声,对双母倒是尊重许多,将视线自安安身上拽回来,他看着双母问道,“你要抱抱她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