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4(1/2)

加入书签

  瞬间一股合黑色的深切恐惧牢牢捕获住凌煜丞。

  等凌煜丞终于发现自己预感成真时,他已经连哭也哭不出来了。

  第二十章

  看到画的一瞬间,穆千驹全都明白了。

  不是自己做的不够多、不够好,而是一开始就没受到信任。

  从来没有得到过信任的爱情,算什么爱情!

  原来这几个月来我以为得到的幸福,终究不过是自以为是的虚无吗?穆千驹自问,咽下了满嘴苦涩。

  丞…你骗得我好苦……

  ◇◆◇

  隔天,穆千驹自行请辞的消息再度轰动了全公司上下,而所有的责难与矛头指向,依旧是凌煜丞。

  大量的挽留电话蜂涌般打给了穆千驹,但奇怪的是,到了下午仍然没有一个人找到他,就连他最信任的同事陆毅豪亦然。

  他就像凭空消失了似的,留给底下人无数的疑惑与猜测。

  而肯定是关键人物的凌煜丞,一大早到公司发现办公桌上的请辞信时,也是神色大变地匆匆离开了公司,迄今仍不知所踪。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每个人都疑惑,却每个人都不知真相。

  ◇◆◇

  「芷娴!你跟他说了什么?还是他跟你说了什么?」

  凌煜丞飞车回到家中后,便直奔一楼少女的闺房,劈头急问。

  「哥……?」

  正在梳妆台前梳头,完全不明白他在问些什么的凌芷娴一头雾水地偏头望向他。

  凌煜丞哭丧着脸,冲上前去,双手握住她纤弱的肩膀,仿佛寻求支撑自己的力量。

  「他不见了!不在住处!也不接我手机!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才好?」

  「谁不见了?……啊!是穆大哥不见了吗?」

  「对!他昨天是不是来见你了?他到底跟你说了些什么?」

  「我们没特别说什么啊……」凌芷娴细细回想昨天的情景,并没发现到什么异常之处。

  「那戒指呢?还在你身上吗?」凌煜丞连声急问。

  「嗯,还在啊。」凌芷娴伸手捏起用一条细炼挂在颈项处,静静散发出温润光芒的银戒。

  凌煜丞精神近乎崩溃地瞪大眼睛。

  「……他没拿走?他怎会没拿走?」

  他明明说了会来取走它,也暗示过会再次送给自己……凌煜丞终于浑身冰冷地察觉──他恐怕是被男人彻底放弃了。

  「哥?发生什么事了?穆大哥怎会不见了?」少女满脸不解。

  凌煜丞面白若纸,颤声道:「你先告诉我,他昨天来找你时,发生了什么事。」

  「嗯,他来到我这边的时候,陈妈刚好煮好了晚餐,我便顺势邀请他留下来吃顿饭,用餐期间他一直很沉默,等吃完饭后,我开口谢谢他送我一枚戒指,他眉头皱了皱也没多说什么,后来,他终于打破沉默问我……」

  「他问了你什么?」凌煜丞迫不及待追问。

  「他问我,哥你是不是曾经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少女没察觉兄长听了脸色瞬间惨白,继续回想道:「我起初不太明白他为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