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87(1/2)

加入书签

  遇君焱回答:“我昨晚一路跟着你来到这里的。”

  “哦?是么?”凤久故作惊讶,见遇君焱神色憔悴,问道,“王爷不是在这里坐了一夜吧?”

  遇君焱点点头:“我有几个问题请凤帮主一定要如实相告!”

  凤久点头:“你问吧。”

  “三年前……” 遇君焱的声音带着明显的颤抖,“在我昏迷的那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苏玉珩的眼睛为什么……为什么会看不见?”

  凤久叹气道:“玉珩中了金言的独门□□。那个混蛋至死没有说出解毒之法。”

  “毒……”遇君焱想起那时,苏玉珩挡在自己身前,后背中了暗器,是了,他早该想到,那些暗器上肯定是淬了毒的,想起什么似的又问,“我记得他有一个药丸,叫什么……什么续命丹,据说有起死回生之效,那个也解不了金言的毒?”

  提到药丸,凤久的眼神冷了下来,语气也变得深沉许多:“涪陵续命丹玉珩一共只有两颗,当初在山洞里他想要和你一人一颗,却被你……却被你扔掉了一颗。他怕你在生产时遇险,就把自己的药给了你。后来,虽然我在洞外的地上找到了那颗丹药,却为时已晚……它毕竟是药不是仙丹。”

  “你是说,我扔的那颗……”遇君焱回忆起当天山洞中的种种,颤声道,“是我……是我把要扔了。是我……害了他!”

  ☆、148前因后果

  遇君焱恨透了自己,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害得苏玉珩解不了毒双目失明的罪魁祸首竟然会是自己,难怪,难怪苏玉珩当年会不辞而别,会避开自己,他定是不愿意待在这个害瞎他的人身边的。

  遇君焱像是丢了魂儿一般跌跌撞撞的离开药铺回到王府。凤久告诉他,这三年来苏玉珩在各地开了数家药铺,这次来帝都的目的之一也打算在这里发展,只是怕惹来注意,就没有将药铺开在城里。

  遇君焱这个号称是铁打的身子在回府后莫名其妙的大病一场,卧床不起,发烧烧得眼睛都红了,每天徘徊在半梦半醒之间,梦中再次回到了那个山洞,一次次以一种旁观者的角度看着自己亲手将药丸扔掉,亲手断送了苏玉珩的光明,想要阻止,却无能为力。遇君焱向来不信鬼神,这次他却觉得,自己的报应到了。

  “皇上,福王手握兵权,佣兵自重,着实是个大威胁,留不得啊!”

  书房内,几位大臣正跪在地上向遇君谦说道:“再这么放任下去他定是会给皇权带来极大的威胁,还请皇上早日定夺!”

  遇君谦被他们扰得不厌其烦,他心中也明白,遇君焱的权利太大了,大到足够给自己致命的威胁,但是自己这江山是他帮忙打下的,皇位也是他为自己争来的,若是真的处置他难免会令将士心寒,落人话柄,但若是放任不管,一旦有一天他要造反,自己恐怕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皇上,福王求见。”

  “他来了?”遇君谦皱起眉,看着跪在地上的那几位大臣,说道,“你们先下去吧,这件事朕自有定夺。”

  遇君焱满脸病容的走上前,行了君臣之礼,然后从衣袖拿出一样东西。遇君谦在看到那东西的时候眼睛一亮,他手里拿的正是可以调兵遣将的虎符。

  遇君谦问道:“二弟这是何意?”

  “臣这些年南征北战,身上旧伤累累。”遇君焱咳嗽几声说道,“今交还虎符。交上兵权,望皇上恩准我在帝都养病。”

  “你、你要交还兵权?”遇君谦大吃一惊,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正担心着他手上的兵权太重,他竟然主动交了回来,这无疑是最好的结局。

  “还望皇上恩准。”

  “二弟为国征战,不惜损了自己的身体,如今你想要修养,朕哪儿有不准的道理。”遇君谦笑道,“朕下就下令,派你为你重修王府。”

  “不不,王府挺好的,不用修了。”遇君焱急忙道,“只是……臣多处旧疾,恐怕……需要很多珍贵药材。”

  “这个好办。”遇君谦说道,“你需要什么药?朕这就派太医院的人给你送去!”

  “好。”遇君焱跪谢道,“臣谢皇上恩典!”

  遇君焱没有客气,回府就命人查找书籍,将解毒和治疗眼疾的药材满满列了两张纸,又派人送去太医院,太医院接到了皇上的旨意,也不敢耽搁,急急忙忙的抓好了药送去福王府,遇君焱当天晚上不顾还没有退烧的身子带着药材骑马来到苏玉珩的药铺外,却没有进门,而是跃上墙头远远的看着他,看着他摸索着整理药物,看着他坐在桌子前,认真的教那个叫做小南的孩子药理药性。

  一阵寒风吹过,天空飘下细小的雪花,由于温度还不够低,雪花落到身上便化了,留下一片湿冷,遇君焱打了一个冷颤,仍是目不转睛的望着苏玉珩,带着万般眷恋,怎么也看不腻。苏玉珩身上有一种特别令人心安的宁静,遇君焱怕让他知道是自己来了,就再也见不到这种宁静了。

  “福王爷?”凤久回到药铺,见遇君焱笔直的站在雪中,走过去说道,“既然来了,怎么不进去坐?”

  遇君焱转过身,将一个包裹递给凤久,泛青的嘴唇哆嗦着,哑着嗓子说道:“这些药材你给他,看看能不能用得上。”

  凤久接触到他冰冷的手指,好像不是活人的温度,急忙道:“你快随我进去,再冻下去要生病的!”

  “公子,您又来了?”小南看到遇君焱,拿起笔在纸上写下几个字,身体好些吗?

  遇君焱想了想,摇了摇头。苏玉珩把他请进屋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