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2(1/2)

加入书签

  怎能忘?

  她丈夫的亲人早亡,如今在这个世界上遗留下来的只有自己跟孩子,倘若连她都忘了,谁来记得他?

  忘,心亡,指的就是心死。

  死心者忘,无心者忘。

  她自认并未到这地步,于是开始研究刑法,积极地想了解废死的原因及必要性──因为帮那杀人犯辩护的,是出了名的废死主张律师。

  她去大学旁听,有教授表示:“人民有愤怒权利,可以不理性、盲从,但机关不行。一个政府机关拥有的权力不应凌驾在人民之上,更没权力剥夺人民的生命,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综观历史,多少人死于莫须有的镇压及诉讼之上?想一想,当一个政府可以合法行使杀人权,它会带来多可怕的后果。法治社会,就是要规范他们不会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乱来。”

  是,政府机关不能杀人,但人民可以杀了人不死,这太矛盾,琼安娜难以理解,何况她丈夫的生命被那个人剥夺了。

  谁来还他?或还她?

  她陷入茫然,像被关进一只密封盒里,四周一片漆黑,找不到出口、看不见答案。

  ※

  忘记吧。

  好像遭遇任何伤心事,都会听见旁人这样说:忘了吧、放下吧,就连乔可南偶尔也会跟当事人这样讲,只是他说法比较不一样,或者更老梗:“忘了坏的,记得好的。”

  有些事,我们告诉自己忘了,可它其实依旧存在,就像钉上钉子的墙壁,钉子拔下了,洞痕犹在。有些人对你的意义不是说能忘就能忘,那不是墙上的一枚钉痕,而是一个巨大的黑洞。

  它吞噬你的精神、你的人生、你的喜怒哀乐,就像陆洐之讲的,失去了信念,那人便不过死尸一具。

  陆洐之今日晚归,乔可南独自一人打发了晚餐,坐在客厅看新闻清脑。画面赫然一转,转到近阵子闹最大的内线交易案件,乔可南原先松散的精神一凛,看著画面,女主播的声音一个字没听进去,只是睐著那个人……

  他没忘。

  当年的太子爷,现今的某集团董座,内线交易在台湾真正判罚入监的很少,可这位富爷夜路走多,不知得罪哪路神明,各种各样的黑事被一一揭发,其中包含迷奸女星、与黑道挂勾走私,简直丧心病狂。

  网路上舆论骂成一片,八卦板爆料频频,乔可南抖著手,一条条逐一看。

  ★《走错路ii之蜜月》08#谁来晚餐 05

  在远处的南洐事务所里,一名戴著细框眼镜的温秀男人坐在办公室,悠哉喝了口咖啡,看电视新闻道:“难得你会主动跟我联手。”

  陆洐之“哼”一声,意味深长地望著这位“来客”。“多行不义必自毙。”

  “唔,说的应该不是我吧?”许商央笑咪咪,眼下黑痣亦跟著眯起。他眸黑,叫人看不进。“我也是奉命行事,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做人胃口太大不好,对身体……对性命都是。”

  想那家伙安安全全当个仓管多好,偏要心生歹念,搞吞货,本来一点一点a,后来直接整碗捧去,还想跟警方联手踹他们,佛都不能忍。刚巧陆洐之也想参他一本,两人就这么合作上了,问他为何,陆洐之:“这十年你见过有人因内线交易关进去的例子吗?”

  许商央回忆了把。“还真没有。”

  陆洐之斩钉截铁。“但我要他进去。”

  就这样一句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