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0(1/2)

加入书签

  琼安娜:“?”

  乔可南:“一出日剧讲的,每个人都有一把心弦,做坏事的人一根接一根断裂,我们无法期望它再长出来,可你不同,我还听得见你心里的声音。”

  琼安娜好奇。“是什么声音?”

  乔可南:“〈over the rainbow〉。”

  琼安娜:“……”

  乔可南:“‘如果快乐的青鸟都能越过彩虹,为何我不能’?倘若连那样的人都渴望美好的新人生,你有什么道理不争取?”

  琼安娜彻底沉默。

  “凭什么,对吧?”乔可南一笑:“你的乐声很优美,我喜欢。”

  甚至……治愈了他。

  他终于得以完全丢开过去那个得过且过的自己,即便不干大事,至少完成了一桩好事。

  乔可南:“我保证会替你争取最好的刑度,让你跟你家人早日团圆……所以别忘了,你欠我一顿晚餐。”

  琼安娜落下了泪,哽咽:“可能……要很久很久以后。”

  乔可南安慰:“没关系,我会记得的。”

  ★《走错路ii之蜜月》08#谁来晚餐 尾声 end

  这是一桩世纪大案!

  复仇女神案今日首度开庭,台北地方法院很久没有如此热闹,周围围满sng车,旁听证很早就被记者们瓜分完毕,不算大的庭内,挤进了一堆人,堪比大学时最好混的热门课。

  这是今天第一个庭,没被拖延,准时开演。现场坐满霉体记者,陆洐之坐在旁听席,面无表情。

  而他身旁,坐了一个约莫十岁的小女孩,皮肤黑黑,绑了个双马尾。

  她坐姿端正,学陆洐之面无表情,可做得不好,仍看得出紧张。

  一旁坐了她的外公外婆,他们前些日子终于接回外孙女,两老相泣,直骂女儿夭寿ㄟ。小女孩如大人般安慰两位老者,并说:“不要骂妈妈,她是为我好。”

  陆洐之接她回来,路上讲了许多,也不管小女孩听不听得懂;他心中没有大人、小孩之分,只有要做大人,还是做小孩的差异。小女孩:“我想帮助妈妈。”

  陆洐之:“你现在不行。”

  小女孩:“那何时可以?”

  陆洐之:“差不多二十年后,那时候,你妈妈会需要很多帮助。”

  小女孩握拳。“好。”

  ……

  三位法官落坐,现场一片诡谲的寂静,跑法院的记者早习惯了规矩,纷纷竖起耳朵,拿出纸笔。书记官站起,朗读案由,再由检察官陈述起诉之原因,一般检察官只会说:“如起诉书所载。”带过。

  一切按程序来,历经准备庭,审查庭进行很迅速,尤其此案并无任何疑点──凶刀上均有双方dna及加害人指纹,甚至有录影画面。这些都未当庭公开,法官仅确认了这些证据的效力,很快就进入到众人期待的环节:言词辩论。

  检察官:“被告藐视法律,利用自己辅导人的身分,进出监狱,筹画复仇。法律的存在就是为了避免民众私斗,尽管被告杀人缘由可悯,但藐视公权,我们亦不支持被告之做法及论点,希望求处无期,并褫夺公权终身。”

  法官:“诉讼代理人请陈述辩护意旨。”

  乔可南站起来,他环视在场众人:除了霉体,他看见陆洐之;看见琼安娜的女儿及父母;看见这个他出入如自家后院的法庭;看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