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4(1/2)

加入书签

  一边刷牙一边冲到衣柜前挑西装捞法袍,再回去吐掉泡沫漱口系领带。

  待十分钟搞定一切,找寻公事包,发现有人把它搁置于玄关前,上头还留了张纸条。

  “你睡太熟,叫几次没醒,帮你调了闹钟,需要的东西都在包里。祝 开庭顺利。”

  陆洐之叫过他?毫无记忆。乔可南狐疑,可眼下时间紧迫没空令他多想,他怕找不到车位,只得叫计程车赶往法院,过程里他一直有股违和感,却百思不解找不出源头,只得先按捺住。

  到了法院,恰好赶上开庭,当事人皆已到齐,通译示意他们进去。乔可南拿出资料,磨刀霍霍,大大小小家事案件里,他最爱打小三,男的女的一并打。管你人生有什么无奈、妈妈嫁给谁,打到你倾家荡产就对了!

  三位法官依序入席,这种通奸案来旁听的不多,通常是当事人亲友。官司按常进行,约莫过了一个小时,有个人走了进来。

  是陆洐之。

  乔可南面露诧异,陆洐之很少会来旁听他的案件,他莫名其妙……不过约五分后,他就懂了。

  “……呈上所述,我当事人的丈夫不但未履行婚前承诺,甚至与外头女子有通奸行为,如今孩子大了需要报户口,我当事人才发觉此事,其丈夫甚至要胁若不接受,便不再支付家用……”

  乔可南讲著讲著,一阵不对劲。

  他瞥头转向旁听席,只见男人手里把玩著一只银色的,仿若打火机大小的东西──陆洐之戒烟了,早不需要那玩意儿,乔可南见他将之抵在唇间,轻轻吻了一下,青年不及回神,体内便泛起一阵轻微的、又很确实的,甘美悸动。

  “……律师?”

  法官催促发言,乔可南额间一抹汗。“没事。”

  最好没事!乔可南快崩溃,那玩意是啥?何时塞进来的?

  他真是恨不能冲上旁听席拎起男人过肩摔──前提是他得摔得动。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陆洐之没太过分,他不知这颗……球?震速可以达到多少,至少现在不会是最大,它仅是在他直肠内轻微震动,伴随呼吸上下挪移,刺激得恰到好处。

  乔可南忍耐著自尾椎攀爬而上的麻痒感,把己方论述说完。

  “呼……”他坐下来,甘美的闷疼在他下腹作祟,慢慢歇止。

  他悄悄转头,发现男人已不在位置上,仿佛他只是恰巧经过,进来观望一下。

  下一秒,乔可南脸煞白,陆洐之居然把遥控器搁在位置上,没带走……没带走……没带走……

  倘若刚刚是想死的心,那现在是想拉著男人垫背的心。

  乔可南只得状若无事,向一旁当事人家属交代:“能不能……帮我把那个位子上的打火机拿过来,是我朋友遗漏的。”

  “噢。”

  对方依言去取,乔可南:“我靠──我有异议!”

  法官敲槌。“代理人,尚未轮你发言。”

  乔可南:“我……知……道……”

  那人把遥控器交到他手里,乔可南赶紧把它关了,不晓得取的人刚刚按到什么,震动一下子变大。他心说陆洐之你死定了,这个月老子一定和你分房睡!

  一场庭总算有惊无险开完,历经足足半年厮杀,结果还行:男方被法官判赔一笔为数不小的赡养费,小三背了刑,可对早已心灵受创的当事人来讲,连雪中送炭都不是。感情无法经由法律衡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