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3(1/2)

加入书签

  脸色惨然。他们在法院门口不期而遇,陈裕如原本眉飞色舞,等发现乔可南,顿时有点尴尬。

  乔可南问都不问结果,只道:“恭喜。”

  通奸没成立,不代表婚姻能持续,他很想说:你名义上的老婆在你背后,她很火大。

  而一个火大的女人会干出什么事……嗯,让我们继续看下去。

  ※

  陆洐之睡在事务所整整一个月。

  这事不稀奇,他忙案的时候也常通宵达旦,好几个礼拜不回家,但……lisa在洗手间叹气:“陆律师心情很不好,这次乔律师连声问候都没有。”

  丁丁:“没办法,我能理解。”

  这一行竞争激烈,年年投入的毕业生不知凡几,好不容易获取资格,得以执业,很多却是门可罗雀;陆洐之自己大忙人,赚到死,却抢人家小事务所的案子,被抢案本来就很干,别人就算了,抢的还是自己的枕边人,换她早按三餐毒打问候对方祖宗十八代了。

  “陆律师这事做得略不厚道。”

  宇文直通南洐,男厕在楼上,女测在楼下,lisa是个很守分际的助理,不该她讲的绝对不讲,但主子希望她传达的……只需一点暗示,她就能明白,所以她才能被重用至今。

  lisa:“其实背后有个原因。”

  丁丁好奇:“什么?”

  丁丁知晓等于全宇文知晓,也就等于乔律师知晓,这是一个恒等式。

  lisa:“陆律师先前吩咐我去查乔律师大学时的毕业纪念册……他一眼就瞧出来了,乔律师从前暗恋的对象。”当时那表情……咬牙切齿都不足以形容其狰狞。

  “……”这技能……嘈点略满啊。“然后咧?”

  “然后他很不爽,虽说是过去的事了,但爱人为初恋情人的事辗转反侧、夜半抽筋……你也晓得,陆律师身上约百分之九十九的成分是醋。”这句是她自己说的,做人嘛,偶尔也得讲讲真心话,才不会噎死。

  丁丁叹息:“joke真倒楣。”

  lisa很真心:“……是啊。”

  这事当天就传到乔可南耳里,乔可南科科,说:“你们都太天真了。”

  丁丁没懂:“什么?”

  乔可南没讲下去。陆洐之吃醋……不,他本身就是醋,但不至于沾到一个作古千年的初恋情人份上。男人在意的是安掬乐那种,被他真正搁在心上,同时掉进河里,会让他选择自己跳下去或陪葬的那种。

  吃醋也得选对手,陆洐之还没掉价到那份上。

  那他大费周章抢案为何故?闲著没事?想替爱人分忧解劳?少来,陆洐之肯定晓得他会怒,唯一错估的是他的怒气值,这一个月不但赶他出门,连line都封锁,电话黑名单。

  所以才被迫来了这一出──找人迂回传话,就连他半夜抽筋的事都爆出来了。

  不过娘子军分析中,有一点确实无误:整件事全由陆洐之扭曲的心理促成。

  他说乔可南办不好这桩案,问题是,陆洐之根本也不希望他办好,才不若以往,一句提点也无。

  乔可南原本还没思考到这一层,是丁丁提了,才深究:陆洐之那家伙,能把真正心思泄漏给别人?

  肯定七分假三分真,以甜美的包裹住阴暗的。

  做律师这么多年,经手过的婆婆妈妈纷争比山还高,尽管很累,可比起什么世纪大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