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斩杀蜂王千变万化(1/2)

加入书签

  密集骇人的食人蜂,有的攻击着城墙外的人,有的钻进城墙内,吞噬着那些被宫墙挤的毫无还手之力的武林人。

  恐惧,绝望,在众人心中慢慢繁衍。宫墙上的人要毫不分心的对抗难缠的食人蜂,宫墙内的人已然无法反抗,随着宫墙合并的空间越来越小,食人蜂所到之处,皆是血粼粼的白骨,有的甚至连白骨都没有了

  唯有一些身材矮小之人,幸有逃过此劫。就在绝望之际,忽而一道龙形的巨大力量如暴风般划过,伴随着一声龙吟般的嘶吼,所到之处,所有食人蜂均被震碎,凡是在此周围的人无一不连连后退,龙吟过后,只

  见一位身躯凛凛、宽肩窄腰、一身黑色劲衣,却有万夫难敌之气势的人,站在城墙之上,尽管他蒙着双眼,却仍能从那黑布之下,感受到他冷傲凌厉的目光。

  一把宝刀握在手中,他收势之时,那刀身上的铜龙之瞳开始闪烁着红光,此人除了冷面狂龙皇甫风,谁还能有如此气势。

  他灵活飞速的身手,正如降龙降世,只是这一招刀法毫无慈悲之心。

  “大哥?”皇甫云是既惊喜又诧异,他飞速落在皇甫风身边,“你怎么来了?”

  还容不得兄弟二人“叙旧”,很快又有密集的食人蜂涌来。

  水涟漪瞥见东方闻思眼底的惊喜,冷笑道:“就算是皇甫风来了,他现在也不过是一个瞎子!”

  白狐说道:“据我所知,皇甫风就算是瞎了,也一样从你手里安然逃脱,那么多人都杀不死一个皇甫风,水护法,你说这话的时候,大概自己的心里也很没底吧!”水涟漪真真正正的见识过,皇甫风的杀人手法,像极了邪派中人,刀刀致命,原本红魔是压制神封刀魔性的,可是皇甫风却还是达到了入魔境界,无论是皇甫风,还是神

  封刀,他们的相遇,可谓是天作之合,故而对他仍心有余悸。水涟漪说道:“熔岩机关,沙海阵,宫墙移合,还有食人蜂,都已经让他们身受重创,就算多一个皇甫风,也不过是多拖延一点时间,等他们筋疲力尽,所剩无几,我们就

  可以把他们一网打尽!”

  顷刻之间,又有不少人死无全尸,贺逐飞也是伤痕累累,疲惫不堪,他大声喊道:“我们必须要找出食人蜂王,这是我们唯一的活路!”

  “是啊,否则我们上面的人会累死,下面的人也通通活不了!”流星喊道。

  皇甫云一直在凤绫罗身边左右,他们二人背靠着背,抵抗的十分周密,他们很少并肩作战,此时,默契的就像在一起生活了一辈子的夫妻。

  “没有一只食人蜂是特殊的,该怎么找?”皇甫云喊道。

  皇甫青天高声道:“既然是蜂王,就一定会有破绽!”

  但是这破绽,是肉眼无法看到的,就在众人无望之际,皇甫风却在此时心生一计:“二弟,我有办法,你来掩护我!”

  皇甫云示意凤绫罗小心,便飞身而至皇甫风的身边:“大哥,你要我怎么做?”

  “蜂王统领食人蜂,势必不会形影单只,无论如何击散,都有食人蜂护在周围,那蜂王便有可能混在其中!”

  “但是大多数食人蜂都是成群结伴的,即便击散了,恐怕也不好观察!”

  皇甫风说道:“但我们必须要铤而走险,你负责击散,用眼睛去看,而我负责混入其中,用耳朵来听!”

  “这太危险了,稍有不慎,大哥你会受伤的!”

  “所以我才需要我们兄弟联手,我最信任你,你来掩护我,我便可以专心!”

  无奈之下,皇甫云只得点点头,随即摊开七桃扇,随着每一枚暗器将食人蜂群击散,便瞬间四分五散形成一群又一群。皇甫风按照皇甫云的指引,便闪身在每一群的食人蜂下,静立其中,侧耳倾听,眼见着蜂群一拥而上,只要瞧见皇甫风举起神封刀,皇甫云便已经甩出七桃扇,刀如狂风

  扇如惊雷,待七桃扇回到皇甫云手中,食人蜂的尸体也已落满皇甫风脚下。

  看到皇甫风摇头,皇甫云便继续击散蜂群,如此七八次过后,皇甫风终有所觉。

  只见一群食人蜂黑压压一片已经将皇甫风包围,全然不见了他的身影,惹得众武林人士一阵惊呼,就连水涟漪也不禁睁大双眼,难道皇甫风就这样成为了食人蜂的食物?

  “风少爷!”流星惊呼,随即就要冲上去。

  却被皇甫云一把拦下:“大叔父,再等等!”

  大哥为何还没有举刀?

  名震天下的冷面狂龙就这样死在了食人蜂口中吗?

  当然不会,因为很快那些黑压压的食人蜂,就像被一股龙卷风卷在其中,被迫顺时针飞卷,最后被搅动的四分五散,粘稠的内脏伴随着血粼粼的恶臭飞至四面八方。

  皇甫风手中的神封刀保持着挥动的姿势,一只食人蜂自神封刀的刀身缓缓滑落至刀尖,最后飘落,在空中分成两半,落至地面。接下来的场景便更为震撼,原本还在攻击着众人的食人蜂忽然就像无脑苍蝇般开始四处飞窜,飞速扇动翅膀的声音就像鬼哭狼嚎般那般凄惨,随后忽然就像被熔岩融化了

  一般,肉眼可见成为血水一滩,纷纷落下,就像下了一场红色的暴雨,落在众人身上既狼狈又臭气熏天。

  虽然皇甫风也不例外,但他成功的捕杀了蜂王,解除了危机,他是所有人的救命恩人。

  水涟漪也不能幸免,她有些厌恶的擦拭着脸颊上泛着恶臭的血:“从没有人成功的杀过蜂王,皇甫风确是头一个!”

  东方闻思和白狐显然都松了口气,若是八大门派全都葬身烈火和曼陀罗,日后对付白之宜,夺回曼陀罗宫可就再无帮手了。

  皇甫云来到皇甫风身边,见他毫发无损,惊喜道:“大哥,你是怎么做到的?”“等你眼睛看不见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听力有多强了。食人蜂王体内没有被灌输毒液,翅膀的扇动就会比其他食人蜂轻盈!寻常人听不出,但是一个靠耳朵行走于世的人

  越特殊的东西,就越能分辨得出!”皇甫风说道。

  危机虽然解除,可所到之处,早已是血腥一片。

  残留下来的人将陷在阵里的人一个一个解救出来,而城墙仍然在合并着。

  众人望下去,城墙内的人,早已不成人形,就像被绞肉的机器里装满了血肉,满地的鲜血,肉酱,染红了整片大地,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能为力。

  劫后余生,每个人都在喘着粗气,还在为方才的阵仗感到后怕。

  闻且却异常平静,他深知连抱着马麟成的尸体哀悼的机会都没有,他消失了,他没了,这个世上自己最后的亲人,如父亲一般的人,没了。

  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任何亲人能陪在自己身边了。闻且不伤心,没有马麟成坐镇,丐帮的人不会服从一个不过十六岁的少帮主,他也不伤心,没有马麟成做自己的嘴巴,会与江湖人士无法沟通,他只伤心,再也没有这个

  人了,自己早已拿他当做自己的父亲了。

  他亲眼看到,是皇甫青天、无鱼和皇甫云一起杀了马麟成,他们利用马麟成,逃出升天……闻且看着他们的眼神,充满了怨恨,但他还存有一丝理智,他知道,自己还是丐帮的少帮主,他还是必须要以大局为重,马麟成用自己的命解救了众人,他还不能让马麟

  成白白死去。

  秋后算账,也不算晚。

  昆仑掌门子虚真人愤然喊道:“蛇女,拿命来!”

  水涟漪仰天大笑:“哈哈哈,震昆仑,盖武当,压华山,灭丐帮,奴家自是不在话下,你们这些伪君子,尽管放马过来!”

  劫后余生的武林人马很快就与烈火宫的弟子乱作一团,展开厮杀,东方闻思和白狐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