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北斗伏龙不分伯仲(1/2)

加入书签

  桃花山庄。

  “哎呀,都酉时了,我忘记帮蝶儿收衣服了!”满月原本正伏在玉娇肩上,忽然起身惊呼道。

  看到皇甫风的身子微微一震,江圣雪有些责备似得的冲着满月“嘘”了一声,满月才反应过来,急忙捂住嘴巴,不敢再作声。

  玉娇也有些尴尬的放下手中棋子,拾起桌上茶壶,说道:“茶怕是凉了,我再去沏一壶新茶来!”

  满月知道自己无心之过,有些委屈又有些自责的说道:“我去收衣服,回来再陪小姐下棋!”

  皇甫风站在窗前,尽管他仰头看着苍天,就算不用黑布蒙着双眼,他也什么都看不到,更不会感觉到,此刻已是什么时辰,他感受到的,只有吹在皮肤上的冷风。

  经满月的提醒,他才知道,时辰到了,难怪他觉得自己的心情越发的不能平静。

  他答应江圣雪,也答应过家人,不会跟着除魔同盟一起去冒险,他会留在桃花山庄里,跟着其他人一起等待消息。所以江圣雪为了怕皇甫风不够平静,又知道皇甫风此刻想要安静沉思,才会在一旁,与满月和玉娇两个人安安静静的下着围棋,既不打扰皇甫风,又能够让自己不心急如

  焚。

  知道江圣雪一定正担心的看着自己,他虽未回头,可是声音却很温柔:“别担心我,倒是你,你方才怕是吓到满月了!”

  “我一时着急,满月知道我不会怪她的!”江圣雪叹道。

  皇甫风柔声道:“等满月回来,继续让她陪你下棋吧,否则她会自责的!”

  “好,等玉娇沏好新茶回来,夫君,你便坐在我旁边!”

  “我的眼睛又看不见,无法与你支招,就让我在这窗前安静一会儿吧,你知道我心乱!”

  江圣雪点头轻声道:“那好吧!”

  等到玉娇端着新茶回来,满月已经坐在那与江圣雪对弈了:“玉娇快来,我要输给小姐了,你快帮帮我!”

  玉娇看了一眼窗前纹丝不动的皇甫风,这才安心的走过去,轻轻俯身,看着棋盘,认真地观察思索着。等到最后一枚白子落下,江圣雪竟然输给了两个小丫鬟,看她们兴奋又不好表现出来的样子,江圣雪也淡淡的笑了,与她们下棋,跟夫君守在房里,才能让她卸去焦躁,

  心中只期盼着,江池、常欢、皇甫青天等人能够平安归来。

  金冲惨死的样子,到今日还印刻在江圣雪的脑海里,她只能尽量让自己平静,转移担忧,找点事情来做。

  忽然玉娇面色一变,她一个箭步的跑去窗前,探出身子向外张望,回身看到江圣雪和满月都在焦急的看着这边,她摇了摇头,瞬间就红了眼眶。

  “完了,姑爷一定是……”还未等满月说完,江圣雪就已经跑出了房间。

  两个丫鬟也急忙跟着跑了出去,只见江圣雪跑去亭子里,蹲下身子打开装有神封刀的暗格,看到里面空空如也,她无力的瘫坐在地上。

  “风少爷怎么可以这么自私呢!”玉娇一边哭着抹泪,一边说着,“我去告诉夫人!”“等一下!”江圣雪喊道,声音也带着哭腔,“这是夫君他自己做出的选择,我相信他,他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既然他去了,就一定会安然无恙的回来,你告诉大娘,只会

  让她徒增担心!”

  “可是小姐你,不是更担心?”满月低着头抹眼泪,抽泣道,“都怪我多嘴,提醒了姑爷!”

  “他若想去,我们谁又拦得住呢!”江圣雪随即便抱着双膝无声的哭泣,两个小丫鬟已经吓坏了,所以她不敢太过释放自己的情绪。

  曼陀罗宫。

  伴随着一声又一声如同礼花般的声响,天空升起一朵又一朵暗红色的幽火,瞬间让这黑夜如同白昼。

  常欢手握着曼陀罗宫内部的部分机关图纸,和星天战、双飞燕等一众武林人也已经抵达曼陀罗宫的后门。

  “这图纸上的机关还算详细!”香燕说道,“等进去以后,一部分紧随我后,一部分,紧随常少侠身后,可保万无一失!”

  随着烟火升空,香燕皱紧了眉头:“这是曼陀罗宫代表紧急状况的信号,难道,是皇甫盟主那边的人已经攻下了烈火宫?”

  “不会这么快,但想必他们已经有所防范了,这个时候我们闯入,恐怕会遭遇埋伏!”峨眉掌门惠觉师太说道。凌无眉说道:“若是此刻退缩,岂不是乱了大局?曼陀罗宫发出信号,应该是烈火宫已经闹出足够大的动静了。但他们又岂会想到,前有豺狼,这曼陀罗宫的后门,又有虎

  豹呢!”

  众人看向星天战,等他号令,星天战思索片刻,沉声道:“我们既已没有退路,就按照原计划行事吧!”

  “那我们姐妹二人打头阵!”无燕亢奋道。

  随后,无燕和香燕两姐妹飞上城墙,飞速的干掉守门弟子,顺利闯入宫墙内部。

  曼陀罗宫的城墙比起烈火宫,还要高大,比起烈火宫的三层宫墙,它的建筑就要复杂得多,就算轻功好,但内力不深,就算飞上城墙,也恐怕会死于机关。

  “既然想进来,又何必偷偷摸摸呢!”这话音刚落,巨大的城墙宫门竟然缓缓开启。在众武林人士的惊诧目光中,只见小水滴、阿市、还有几位不算熟识的大护法并肩而战,身后尽是曼陀罗宫的大弟子,黑压压一片,各个手持兵器,神情警惕,似是有备

  而来。

  双飞燕各自飞下城墙,将两具尸体丢在一旁,无燕警惕道:“看来盟主堂的奸细已经走漏了消息,里面定有埋伏!”

  点苍掌门步知天拔出宝剑,高声道:“怕什么,老夫来打头阵!”

  说罢,便率领着点苍弟子直冲而上。

  那剑光霹雳犹如疾风一般向阿市袭去,那一击剑气如同巨龙,令阿市感到重重杀气,脚步竟犹如被千斤锁链所困,闪躲不得。既已如此,阿市随即一弯腰身,几乎弯到犹如折断的角度,再一转娇躯,便腾空飞起,一脚踏在那如同泰山压顶般的剑气之上,而她手中的剑也卷起狂杀,剑势如虹,袭

  面而来。步知天不慌不忙,将内力汇聚掌心,一剑一掌,令人眼花缭乱,森寒的剑气在那闪动间,刺碎阿市的裙摆,而她落在地面,手臂正在流血,方才踏在剑气之上的双足,绣

  花鞋也已经全部破碎不堪。

  阿市立住身形,口中轻喘,皱紧眉头:“你是何人?”

  “连我们掌门都不识,真是没见识。”一个点苍弟子高声说道。

  只见那老者说道:“听好了,老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点苍步知天是也!”

  “难怪这一招我接不住!”阿市满是恼火,“原来这就是点苍的独门剑法《北斗伏龙》”《北斗伏龙》共七式,方才只不过是第一式雏龙觅食,阿市便已经有些招架不住了,看来点苍掌门步知天,虽然不常出山,这一次交手,才深知八大门派之一的点苍的实

  力有多可怕。

  “我还是第一次见识到点苍的《北斗伏龙》剑法,果然厉害!”常欢叹道。

  秦络绎低声笑道:“北斗伏龙剑法确实厉害,在下有幸曾经见识过!”

  几年前,步知天的《北斗伏龙》才练到第六式时,刚好秦络绎下了挑战书,约之比试剑法,整整两个时辰,最后步知天才败给了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