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尾(1/2)

加入书签

  第九章底层的地下室监禁

  隔天,我再走往自宅的地下室走去。

  子一直不断地哭泣抽噎着。

  我无言地抓住了子纤细的手腕将她提了起来,然後直接拖着她走,把她放

  在放置在房间正中央的长方形长桌子上。

  接着,我便让她的脚拉开呈一百八十度的敞开状态,将她的大腿卷上了皮带

  并绑在桌子上,然後再将她的手腕反手束缚住,以天花板上垂下来的锁链吊了起

  来。

  「啊唔,不要啊啊啊!」

  子那未曾接受过男人的秘缝,随着两脚被大大的敞开,微微地开了小口。

  「好漂亮哦┅┅子。」

  我苦闷地以小小的声音低语着。

  子将身体完全靠在被拘束起来的绳索上,低沉地呻吟着。

  刚才我所说的话,子应该都听到了吧?

  但如果她真的听到的话,应该也只会认为我是带着轻蔑她的意思说的吧?

  但是,我是真的认为子很漂亮。

  我站在让我再也无法回头的地方。

  「今天我就来锻炼一下你的肛门。因为要是你一直只有疼痛感觉的话,我也

  会觉得很伤脑筋的。」

  「什,什麽锻炼┅┅」

  「就是这个样子。」

  我在子的肛门里,将沾满我唾的直径约十五公厘左右的小尺寸按摩给

  塞了进去。

  有着圆形状突起,而好几粒串连在一起的按摩,渐渐地被埋进子的菊孔

  里。

  「怎麽样?尺寸刚好可以埋得进去呢。」

  子吐出了紊乱的气息。

  随着子的呼吸而蠢蠢蠕动的直肠内壁,让按摩露出在外面的部份像是生

  物一般地扭动着。

  「这种尺寸还嫌不够是吧?」

  我一面前後抽动着按摩一面这麽询问着,子便甩乱了头发扭动身体。

  「嗯,啊,没,没有┅┅那种事情!」

  当按摩的凹陷处进出菊孔时,子的身体便不由得哔咕,哔咕地震动着。

  我将小尺寸的按摩滑溜地抽拔了出来,以直径有二十公厘左右的中尺寸按

  摩取而代之,把前端抵进了子的肛门。

  「接下来换这个。也许会有点紧,忍耐一下吧。」

  在越过山一样的凸起处时,稍微喘了一下气,然後我便直接将一端部分埋进

  了子的直肠里面。

  「唔唔┅┅不,不行┅┅」

  虽然按摩并没有大到进不去的地步,但是因为子对於後体位做爱所涌

  起的恐惧,不安与紧张感,使得括约肌收缩了起来,让入更为困难。

  「放松力气,轻松一点。」

  我在子的耳边像是吹气一般地温柔低语着,於是,子在短短的一瞬间解

  除了紧张感,肛门内也缓和了下来。

  我没有错失了那一瞬间,立刻把按摩往体内更深处伸了进去。

  我时而揉搓着房,时而旋转着头,时而把舌头贴上去舔舐,企图使子

  分心。

  子敏感的肌肤因为我的爱抚而激烈的起了反应,在悲痛的叫喊过後便转变

  成甜美的喘息声。

  按摩渐渐地被埋入子的体内深处,不知不置中,连部就被收纳了进去

  「你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好听了嘛。」

  我这麽说着,便将完整埋入体内的按摩滑溜地由子的肛门里拔了出来。

  「唔唔,呼啊啊啊!」

  子的叫喊声中混合着些微的湿热喘息声,被束缚注的身体也缓缓地泄上了

  微微的樱色。

  「但是,才这种程度就满足的话,我可是很伤脑筋的哦。」

  我这麽说着,便拿出了直径大约有二十五公厘左右的按摩,将最大尺寸的

  按摩沉入了子的肛门里。

  屁眼旁的皱褶撑了开来,扩张到像是要撕裂开来了一样。

  「唔咕啊啊啊!」

  当我好不容易才将前端的部分埋进直肠内部时,子便激烈地摇晃着腰身,

  叫喊出悲鸣。

  「怎麽了?连一半都还没伸进去哦!。」

  「不行,绝对不可能的!这麽大的一定进不去啦!。」

  「虽然这麽说,但你曾经接受过比这还要大的进去哦。你只要把那个时

  候的事情回想起来,这麽点大的东西就本不算什麽了。」

  按摩一寸一寸地刮削着子的肠壁渐渐往下推进。

  球状的物体也一颗一颗地被子给吃了进去,子大声悲鸣着。

  从内侧压迫的痛苦充份表现在她的表情上,而她的气息是那麽地甜美和热烈

  子刚开始因为这未知的感觉而感到困惑,但是,没有多久就完全让身体去感

  受了。

  然後,从子的秘密洞被分泌出的体的痕迹,凌乱地留在桌子上面,我

  用手指头沾着桌上的蜜,含在嘴巴里,於是,子蜜的味道,顿时在口中扩

  散开来,正当我大声笑起来的时候,便将子直肠中的抽了出来。

  「啊,啊,啊┅┅」

  子的部剧烈地摇晃着,她深深地吐了口气,身子却无力地垂了下来。

  「你在休息吗?难道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

  在灰暗的地下室里,一些拘禁用的道具因为摩擦而发出金属的声音,伴随着

  的是子恸哭的声音。

  「不,不要┅┅」

  子的右手和右脚,左手和左脚被分别固定吊在屋顶上,口中因为被塞着塞

  子而无法将话说得很清楚,她的肛门则被分成六个方向,分别被有钩钩的皮带所

  钩着,它钩着肛门括约肌的地方,然後从外面一拉,肛门就这麽被拉了开来,

  子悲鸣着,肛门己经整个被泄成了红色。

  子死命地控诉着,由於口中塞着东西,实在不知道她说些什麽话。

  「想要来更激烈的吗?」

  子一面奋力地喊出声音,一面把头左右摇晃着。

  我把手指一寸寸地伸了进去,一面以手指感受着肠壁的柔软感触,一面来回

  搔痒着。

  子那隐约泄成红色的脸颊被泪水濡湿。

  滴落的泪珠也被吸入黑暗之中消失了。

  由嘴套旁涌出的唾不断地由唇边滴落了下来。

  「舒服吗?子?」

  「嗯呼唔嗯,嗯嗯!」

  我刺进去的手指在肠内激烈地来回搔动着,子那纵向的缝便溢涌出蜜

  缠绕在刺进屁的手指上。

  「很好哦,子,就这麽样子再多感觉一些。」

  炙热暴动的肠壁狂扭着紧紧缠绕住手指。

  子被绑紧了拘束用具的手脚也都激烈地摇动着,发出了金属摩擦的声响。

  由子的眼眸里流出了大粒大粒的泪珠,不成声的声音溶化在黑暗之中。

  「这没什麽好哭的吧!」

  我把好几手指入子的肛门里,暴的在肠壁里不断搅动着。

  然後再以舌头舔舐着菊孔的皱褶。

  子的秘处所分泌出来的黏量也增加许多,流到了屁里,缠绕在我来回

  搅动的手指上,弹奏出咕啾咕啾地猥水声。

  那唯一的光线来源,灯泡的淡淡光线,将由天花板上吊着的白肢体照映出

  黑色的影子。

  我将夺取了子嘴巴自由的嘴套解开,将绑住她的锁链放开并由天花板上拉

  下来。

  然後就着手脚被绑往的姿势,我让子的身体仰躺在地板上,以屁股突出来

  的姿势固定住。

  「嗯嗯,原,原谅我吧┅┅」

  大大敞开着口的子的肛门就在我的眼前。

  扩张屁用的皮革皮带效果实在相当大。

  我一面感叹似地吐着气息,一面把脸凑近了子敞开的肛门前面,往那像是

  不断往内部深处吸入的直肠里面窥看着。

  「里面还积了蛮多脏东西的嘛。虽然我想要把里面清理乾净,但就直接做好

  像也很不错。子,你比较喜欢哪一种方式呢?是就保持这样呢?还是清理乾净

  之後再┅┅」

  子维持了一段短暂的沉默之後,似乎领悟到要是不回答的话,就会遭受到

  残酷的对待似的,缓缓地蠕动着嘴唇,以沙哑的声音回答着。

  「请,请把里面┅┅清理┅┅乾净┅┅」

  「是吗?你想要我清理乾净呀┅┅」

  我呼的一声叹了一口气,然後离开那里,往入口附近的架子走去。

  子似乎竖起耳朵听着我的一举一动。

  「怎麽了?你到底在担心什麽事情呢?」

  「那,那个┅┅你不是要让我去厕所吗┅┅」

  子似乎偷偷地观察我的神色似地问着我。

  我狠狠地大笑了出来。

  「你是不是搞错了呀。我只是说要把里面清理乾净哦。我可是从来没说过要

  让你去厕所的话呢。」

  我心怀不轨地牵动唇角笑了出来。

  子当然只是沉默似地思考着。

  「对你来说没有去厕所的必要。算了,勉强要说的话,这里就是厕所了。」

  「怎,怎麽会┅┅」

  回到了子的身边,我的手上握一只像是挖耳形状的铁制子,还有一个

  培养皿。

  我一手拿着培养皿,一面用另一只手将取便用的子伸入子开着口的直肠

  内部。

  「唔,啊,什麽┅┅啊哈啊!」

  「你别担心。我不会弄伤你的。我只是要用这个东西把你的粪便给挖出来罢

  了。」

  我尽量不伤到肠壁地温柔的以子在里面探索着。

  当我刮上了黑色的肠壁时,子反折起来的部份便满满的积屯了部分的排泄

  物。

  「我才刮了一下就出来这麽多哦,你看。」

  我把捞起来的子前端所挖出来的排泄物拿到子的鼻子前面让她闻。

  子的鼻尖与她的意志背道而驰地抖动了一下。

  子便满脸通红地别过脸去。

  「你就这麽讨厌自己的排泄物吗?」

  我瞄了瞄位於肛门上方纵向的秘缝,确认了那里微微地渗出了蜜。

  我感觉到自己的唇角自然地牵动了起来,便再一次把取便用的子进了直

  肠内部,并温柔地抚着肠壁。

  「啊啊!」

  「有感觉了吗?子。」

  「才,才不是,嗯,我才不会,啊唔!」

  「你自己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吗┅┅,那麽我就问问你的身体吧。」

  我把挖出来的秽物,放在培养皿中之後,再次把子的前端潜入了子的体

  内。

  於是,子便因为窜涌而出的快乐而震动着身体。

  「怎麽样?你想要诚实的承认你的感觉了吗?」

  子的眼里满是泪水,拚命地左右摇晃着屁股,似乎想要努力地由我的动作

  中逃开似的,但那些拘束用具却让她动弹不得。

  因为我做的一点小动作而狂暴起来的关系,使我刚入的取便用子搔刮了

  子的直肠,结果给了子更多的刺激。

  「就算你装出你不喜欢的样子,你的秘都已经这麽喜悦了哦。」

  「不,不要┅┅不要说出来!」

  我用指腹轻轻磨着子滴落着爱的秘缝,然後往子的唇上涂去。

  「这样你就知道了吧?你已经很有感觉了。在我用这个子搔刮你的时候,

  你的秘就流出了蜜。你的身体已经变成了只要屁一被玩弄,就会有感觉的

  身体了。」

  「唔唔唔┅┅」

  「算了,现在我得清理一下这里。更快乐的还在後头呢。」

  我将用子搔刮出来的秽物在器皿的一角咚咚地敲掉了下来,然後把子再

  次回到子的身体内。

  当我重覆好几次这种行为之後,不知不觉之中,培养皿竟然已经装满了,而

  子的直肠内也像是洗过了一般地乾净。

  我满足地微笑着,松开了道具,将拉开括约肌的挂勾解开,抽掉了皮带。

  明明已经不再被强硬扩张开来了,但子的肛门却仍然敞开着。

  子虽然在屁股使了力气,想要将洞紧闭起来,但因为长时间被拉撑开的

  关系,使得肌呈现敞开的样子僵硬住了,只有肛门能颤抖着蠕动而已。

  「让你久等了,子。你现在终於感到舒服了吧。」

  我把子放在长桌子上,抱起她的一只脚,放在我的肩膀上。

  「我一点也不想要觉得舒服┅┅啊,咕唔唔!」

  我抚着子的股间,将滴流出来的爱捞了起来,将那些涂在我自己的

  上。

  「咿,不要啊啊啊!」

  子把腰往後拉回去,想要逃开我的。

  「别那麽害怕嘛,一点都不会痛的。你已经不是以前的子了。」

  子听到我说的话,些微地起了反应,她的表情相当的僵硬。

  然後,她便静静的闭起了眼睛。

  「我是┅┅我是┅┅┅绝对不会变的。不管受到什麽样的打击,不管遭遇

  到多麽残酷的对待┅┅」

  子那失去光明的眼睛大大的睁了开来。

  「┅┅我的心还是和以前一样!」

  「是吗?和以前一样吗?真有趣。那我们就来试试看吧,试试你的身和心。

  」

  我将和我的愤怒成正比,激昂挺立的进了子的肛门里。

  敞开的屁很顺利地接受了我的。

  子的直肠内部因为被由秘处所滴流下来的爱所濡湿,变得黏稠而滑顺,

  所以相当顺利地接受了我贲张的。

  敞开的肛门将我的完全地含了进去,并强烈地紧紧包围住。

  当我看到自己的由子的屁股裂缝里消失了身影时,不得由因喜悦而颤

  抖着。

  「呼啊!啊啊,啊!」

  看到叫喊出来的声音里蕴含了女人的喜悦成份在内,我不由得绽放出笑容。

  「是痛还是舒服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

  沉入直肠内部的刚紧紧压住了肠壁似地前後摇晃,在内部不断来回搅动着

  时,子的全身泛起了阵阵痉挛。

  我被那如火烧般炙热的壁所包围住的感触而浑身颤抖,紧接着二次,三次

  暴地把腰挺了进去。

  而子那白皙的肢体,也因此而震动着反仰过身,发出了高亢的声音喊了出

  来。

  溢出来的荡蜜立刻缠绕上在下方的洞不断进出的之上,咕啾咕啾

  地发出了猥亵的声响。

  「唔,唔唔嗯,呼啊,啊!」

  子的脸上赤红充血,膨胀起来的部也柔软地上下摇晃着。

  「我!我!快要不行了--!」

  子一面配合我的腰身律动一面自己贪婪地摇摆起腰身。

  子甩乱的头发缠绕住身体,房也如波浪般拍打着,发出了近似悲鸣的叫

  喊声。

  「嗯,啊啊,好舒服!」

  「子,快要达到高潮了吗?」

  屁眼不断反覆地收缩着,子初次有了即将到达绝顶的预感。

  我激烈地拍打着腰身,好几次在肛门与肠壁里用力摩擦着。

  子因为紧接着到来的绝顶感而尖声高叫着,身体反仰成弓宇型。

  在我的在直肠的内部深处猛力脉动的那一刹那,子因为快感的到来而

  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叫喊声。

  我的下半身震动着,将进了子的直肠里,直到最後一滴都挤出来为

  止。

  接着,子便瘫软地失去了力气。

  当我由菊孔里把拔出来的时候,白浊的黏黏稠地由子的肛门里滴落

  了下来,在桌子上形成了一道白色的水洼。

  子虚弱地躺在桌子上,在屁眼不断颤抖痉挛之中将向外吐了出来。

  「怎麽样?子?你还敢说你和以前是一样的吗?」

  子抖着肩膀喘息着,一面放任全身沉浸在快感的馀韵之中,但她忽然抬起

  头,以那看不见的眼睛紧紧盯着我看。

  「我还是没有改变。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前,大概连从今以後都是一样┅┅连

  我的眼睛看不见的时候,和现在这种时候都是一样的。我的心┅┅永远都┅┅」

  「别说了┅┅」

  虽然我如此说,但子还是继续说着。

  「我只为了那位唯一的男┅┅」

  「别说了!我也是┅┅我也是┅┅」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别用那双被我夺走了光芒的眼睛--我想要对子这麽请求着。

  我什麽都无法思考了。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