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1/2)

加入书签

  盛夏的太阳火辣辣无情地炙烤着焦渴的大地。

  位于东北的边境小城丹北也同样热地像一个蒸笼,大家似乎都躲在室内的空调或者风扇下凉快了。

  街面上见不到几个人,偶尔驶过几辆汽车。

  在这个城市一条街道的拐弯处,有一棵很大的柳树,柳树下是一片难得的荫凉地。

  此刻,安平正无打采地坐在地上,背靠柳树后面的一面墙,似睡非睡。

  在他旁边不远处,是一乞讨的白胡子老人,身体木乃伊一般半躺在地上,同样靠着那堵墙,面前放着一个破旧的饭碗,里面零星放着几枚硬币和一元的纸币。

  偶尔,会有几个行人匆匆走过。

  偶尔,会有人在老乞丐面前停留一下,抛下一个硬币或者一张纸币。

  在路人看来,此刻的安平,和那老乞丐很相似,他们都像是在街头乞讨的流浪汉。

  因为,此刻的安平,自从公司破产和失恋以后,已经出来流浪了一个多月。

  这期间,没刮过几次胡子,没理过头发,没换过几次衣服。

  脏兮兮的衣着加上头上戴着的那顶破旧太阳帽,加上此刻以这样的姿态处在这样的环境,路人以为他是乞丐,毫不奇怪。

  仿佛是为了验证这个判断,安平的面前也出现了路人丢下的几枚硬币。

  安平没有任何反应,依旧半眯着眼,依旧昏沉沉似睡非睡的样子,似乎没有看到面前的这几枚硬币。

  他走累了,热坏了,只是想在这里乘凉歇一会儿。

  这时,由远而近传来一阵高跟鞋走路的声音。

  接着,高跟鞋在老乞丐面前停住,一只白皙细嫩的手拿着一张老人头,轻轻放进老乞丐面前的碗里。

  同时传来轻微的一声叹息。

  接着,高跟鞋走到了安平的跟前,也停住了。

  一张老人头被那只美丽的小手放在了安平面前的地面上。

  仿佛是怕被风吹走,那只手又捡起一个小石头压在了上面。

  继而,传来一个自言自语的同情的怜悯的声音:“年纪轻轻,完全可以靠自己的双手去劳动养活自己,为什么要这靠这个生活呢”

  虽然这声音很轻,很委婉柔和,但是,还是让安平感到了一种被曲解的侮辱。

  从小到大,他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别人的怜悯和同情。

  他没有抬头看那女子,他懒得看,风光无限的时候,他见过的美女多了。

  安平伸出手指,对着小石块一弹,那石块立刻就飞到了一边、

  一阵微风吹来,老人头被风吹动,摇摇摆摆飘向了老乞丐的身边。

  一直木乃伊雕塑一般一动不动的老乞丐突然一伸手,敏捷地抓住了这张老人头。

  “咦——”女子发出轻轻的一声,似乎感到意外,接着高跟鞋就要离去——

  正在这时,老乞丐身旁突然出现了三个胳膊上纹着青刺的光头青年。

  “老家伙收入颇丰,碗里一张老人头,手里还有一张!”一个光头怪里怪气的声音。

  “老家伙,在这里摆摊交保护费没有?没有吧?非法收入,没收!”另一个光头不由分说伸手将老人跟前碗里的老人头一把拿起,接着又伸手抢夺他手里的另一张。

  老乞丐依依呀呀叫起来,却发不出清晰的声音,只是死死抓住手里的老人头不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