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陨落(1/2)

加入书签

  一阵风吹来,吹乱了展亦乌黑倔强的头发,就这么僵持着电话和于萧涵隔着线路彼此波涛汹涌地沉默许久,他终于沉沉地开口,“如果你说的是假话,我不会放过你。”

  “如果我说的是真话,你会怎么样?”

  于萧涵坐在自己的床上靠在窗前,展亦坐在车中,共同望着窗外的星空,迷失在墨蓝色的璀璨中。夜空是璀璨的,心境却是复杂的。展亦掐灭烟头扔进烟灰缸,久久地思索,皱眉,“你在哪,我过去找你。”

  于萧涵微怔,“你……找我?”

  “地址给我。”

  于萧涵中燃起一团火焰,忽地鼓起勇气,定定地说:“在你的海滩等我……”

  夜风徐徐,海边的空气凝着丝丝沁凉,展亦修长的身影静谧地立在那里,对着海浪出神良久。他已经吩咐好守卫,今天晚上若有人来不要阻拦,让她们进来。

  等了很久直到月亮升到高高的半空,人仍然没有到来,展亦渐渐有些急闷和不耐。已经一个多小时了,也许她只是说一说,本不会来。也许她发表的情怀是个谎言,并不可靠。他为什么会相信了她?他的头脑里没有关于她的一丝回忆,没有关于她的蛛丝马迹,除了直觉,没有痕迹给他作分析。

  耐心随着海水一波一波地来来去去,他终于落寞地转过身欲进入别墅休息,忽然眼前一定,一道白色的丽影悄然划入他掀起波澜的视野,于萧涵被陶桃推着,正缓缓地来到沙滩,向他走来。

  在他始料未及的错愕中,她对他露出清雅动人的微笑,宛若一只随风绽放的清莲,在月色笼罩的夜幕中形成一抹最扣人心弦的芳影,逐渐向他靠近,缓缓地靠近。

  她穿着一袭雪白的纱裙,在浓郁的夜幕里深情婉约地绽放,又像一只冰清灵润的蝴蝶。

  他的腿脚蠢蠢欲动,甚至想伸出手触碰这只轻灵的雪蝴蝶。如果没有那一只轮椅,没有背后推着她的人,而是她亲自向他走来,他一定会更欣然若狂。展亦竟听得到此刻自己的心脏在像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一样,没有出息般地加速跳动。

  但他仍是克制住自己内心的激越,不肯轻易表现出内心强烈的渴望,平板地扔出话,“这么晚,我以为你不敢来了。”

  陶桃把于萧涵推到一半给她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就先识相地退到远处去,于萧涵自己摇动轮椅来到展亦身边,“对不起,我来晚了。”

  展亦又故意盯着她这身洁白的裙子讽了一句:“大半夜见个面,穿这么郑重,好像太过了。”

  “这是你送给我的。”于萧涵说。

  展亦浓眉轻蹙,思绪沉沉。

  “为什么要约在这里?”他凝视她的脸问。

  于萧涵一笑,“我们就是在这里开始的。”

  “怎么开始的。”他没有起伏地发问,不禁充满好奇。

  于萧涵看着他深邃明亮的眼睛,淡淡得笑容忽然变得灿烂,背对着大海手轻轻地滑动轮椅向海边走去,展亦诧异地看着她动作,一瞬间情不自禁迷失在她释放笑容的脸孔,她朱唇轻起,慢慢地说:“就这样。”

  她忽然加速向后退去,手臂一放,整只轮椅骤然载着她向身后的大海中冲去,而她身体一扭手臂撑起自己的身体便纵身跳进了海里!

  “小涵!”刹那间展亦失口大呼,震惊地发现自己竟然破口就喊出了这个陌生而熟悉的名字,睁大双眼看她不挣不扎、不顾一切地任海水卷嗜,眨眼就被那袭浪涛带走了柔弱的身躯!

  想都没想,他立刻就跳进了海里,伸手向于萧涵抓去,谁料于萧涵满面坚定,毅然躲开他救援的双手更放任自己向大海内部沉去,展亦怒吼,“找死!你疯了!”然后更猛力地向她游去,在她被大海吞没的瞬间急速扎进水里!

  他向前抓住她的手臂,她又甩开,展亦又抓她,她索意外地伸出手臂紧紧缠住展亦,在海浪的拍打中翻滚,任腾腾的浪花把他们吞吐,任冰凉的海水把他们残忍地裹住。

  陶桃在哪里捏紧手指,她答应于萧涵绝不可以轻易呼叫。但别墅的人立刻就发现了这一幕,看见展亦跳入海中和那个女孩子在海水里推推搡搡便立马跳出一群人来,周伯得到消息也从别墅里立刻冲了出来,指着海边迟疑的手下们喊,“你们都是死人啊,还不跳下去把展现生救上来!”

  “展现生交待不准任何人能打扰。”

  周伯目光向海中望去,十分讶异眼前发生的状况,指着和展亦在海中交缠的人影问:“那是什么人,谁放进来的,为什么我不知道?”

  “展现生交待的,她是……”

  “谁,快说。”周伯呵斥,那人小心翼翼地说,“是,是于小姐……”

  “哪个于小姐!”周伯不耐地吼,摆手示意大家先去捞展亦他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