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那是始祖颅骨,深渊军不过是群傀儡,虽然拥有无限的活动能量,但无法催动真理宝具,那不过是深渊傀儡通过始祖颅骨向我汲取能量而已。”

  “那又怎么了?”林轻冷笑声。

  “我知道,或许你也拥有很庞大的能源储备,几百万甚至是上千万”吉尔维斯微微摇头,“但是,我说了,我更擅长消耗战。”

  “是吗?”林轻微微抬起手中的金色木剑,“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耗?”

  消耗战,有个前提,那就双方的力量相当,比如像地狱潮汐那样的无尽防御,来抵消对方的攻击,又或者是彼此攻击抵消。

  林轻就不信,以星辰陨灭的威力,这个吉尔维斯还能和他抵消?

  “你还不明白吗?”吉尔维斯叹口气。

  下刻,林轻感觉到脚下的沙漠陡然颤抖了下,仿佛复苏时心脏的跳动般。

  这片沉睡了许久的沙漠,正在苏醒!未完待续。

  第二百章冰冷

  ?“这沙漠?”林轻的眼神微微变,“是活的?”

  吉尔维斯露出丝笑意,“你不觉得奇怪吗?我为什么要选这里作为战场?为什么不在上面那个用永恒水晶打造的广场?”

  林轻没说话,而是眼神冰冷地举起木剑,道电光漩涡瞬间成型,而件件神性兵刃也化为金色光芒极速飞向了漩涡。

  “轰!!”

  转眼间,个威能无匹的庞大金色漩涡就出现在这沙漠世界。

  “没错,这片沙漠才是我最强的傀儡!”

  吉尔维斯轻笑声,他的身体也同流水般地融入脚下的金色沙漠之中,在这刻,整个沙漠的金色沙粒也都开始以他为中心疯狂聚集,仿佛出现了片覆盖整个沙漠的金色沙暴,无数沙粒都在疯狂穿梭,只是眨眼间,这片沙漠所有的金色砂砾都聚集在了附近的数公里之内。

  “人类。”

  在这个沙漠世界,回荡着吉尔维斯那无处不在的声音。

  “这片沙漠太过庞大,哪怕它变成了我的傀儡,我的力量也无法负担它,更别说用来战斗了,催动这片沙漠活动时的能量消耗无比惊人。”

  “所以,这片沙漠攻击的方法只有种”

  如果从正上方俯瞰,这片数千平方公里范围的沙漠已经变成了个数公里直径的巨型圆球,并且还在朝着林轻聚集,四面八方的沙子都在以他为中心汇聚着,这巨大球形沙漠的体积也变得越来越小。

  球形沙漠的正中心。

  淡金色的伪世界之力努力支撑着周围的沙子,但是这些沙子的密度本来就很惊人,如此数量的沙子聚集在了起,林轻的伪世界之力也最多撑开个百米直径的球型空间1

  “人类。”

  吉尔维斯的声音响起,“这些沙子在最初被炼成傀儡的时候,只有八千五百立方米,密度大到不可思议,只是维持那么大的密度消耗得能量太大。太过沉重,所以我才将它分散成这片沙漠当这些沙子回归最初形态的时候,每粒沙子之间吸引力达到极限,将会形成类似于白矮星的物质,就算你化为无常形态,也会被压成粉末。”

  林轻神色冰冷,剑刺出。

  “轰隆隆”

  恐怖的暗金色漩涡滚滚而出。咆哮着冲向前方,直接轰中了无数金色沙子形成的壁障。这恐怖至极的力量依然是无可阻碍,无数的金色沙粒都被漩涡力量搅得粉碎。

  毁灭了无穷无尽的沙粒,暗金色漩涡如同钻头般,疯狂地旋转贯穿着,力量耗尽时在沙子壁障上形成上千米长度的通道,口气冲出过千米,粉碎了至少数千万立方米的沙子,却依然没能完全贯穿庞大沙漠形成的壁障。

  “怎么可能?”林轻有些难以置信。

  这沙子的密度太恐怖了。

  极限威力的星辰陨灭有多强大?

  那坍缩到极致的恐怖漩涡,即使贯穿大陆架都是轻而易举。甚至于如果林轻掌握完整的能量坍缩,击贯穿星球都有可能。

  而现在,居然才只是在这沙子形成的壁障上贯穿千米?

  林轻在震惊的同时,终于感觉到种浓浓的死亡危机感了。

  “真是可怕的力量”

  吉尔维斯的惊叹声响起,“但还是没用的,这沙子的密度和硬度都会越来越高2”

  不可能!

  林轻言不发,脸色冰冷。又举起了手中的木剑,电光漩涡再次出现,再次开始聚集神性兵刃的力量。

  然而,形成星辰陨灭需要时间,在这点时间里,那才贯穿出来的通道就已经恢复了。而且这沙漠圆球也变得更小,变得只有五六百米直径,沙子的密度更大百倍,林轻用伪世界之力撑出来的空间,也已经缩小到六十米左右了。

  “没用的”吉尔维斯叹息声。

  “轰隆隆”

  林轻又是剑刺出,极限威力的恐怖漩涡再次成型,化为条毁灭游龙冲向那密度惊人的沙子壁障。疯狂地绞杀着那坚硬的沙粒。

  这次,暗金色漩涡只是冲出了不足百米就耗尽了力量。

  “轰!”

  林轻脸色越来越冰冷,又次举起木剑,电光漩涡又开始疯狂聚集力量。

  “轰隆隆”

  当暗金色漩涡第三次轰出的时候,这颗球型的沙漠变得只有两百米直径,沙子的密度已经达到种匪夷所思的地步了,暗金色漩涡的绞杀力量对于这坚硬度惊人的沙粒已经没有那么夸张的效果了,搅动起来都变得很困难,粉碎每粒沙子都要消耗不少力量。

  暗金色漩涡消失了。

  而这变得接近于黑色的高密度沙子形成的壁障上,只是出现了个十余米深的坑洞。

  “人类,你应该感到骄傲,这片沙漠傀儡是我父亲‘飞雪大公爵’炼制的,他身为超脱者中的顶尖存在,准备把这玩具在我的成年礼上作为礼物送给我,可惜,父亲大人却已”

  吉尔维斯的声音中有着无尽的落寞3

  “人类我吉尔维斯身为雪公爵之子,在此承认,这场战斗是我输了。”

  “如果是在外界,我连你招都接不住,但是,这沙漠傀儡完全催发的时候,是个可以与封号旅者厮杀的超级傀儡,我现在这点力量连将这沙漠傀儡从这里带走都做不到,现在只是让它恢复到这种地步,也消耗了我大半的我储备能源,可是对付你还是足够了。”

  “安息吧,你是第个让我敬佩的人类。”

  这刻,林轻的伪世界之力已经无法支撑住如此沉重紧密的沙子了,依然在疯狂聚集紧缩的沙子猛地朝着林轻压了过来。

  伪世界之力的金色光辉崩溃,他顿时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该死该死。”

  “区区个三眼族余孽!”

  林轻的眼神中尽是不甘,面临死亡危机,他的心中却是越发冰冷,冰冷得可怕,丝毫没有死亡前的疯狂和绝望感。

  “哗啦——”重重地狱潮汐澎湃而出,可是抵抗如此沉重的高密度沙子,地狱潮汐崩溃的速度也非常快,只是两秒时间,就崩溃了数十重潮汐动力。

  “就这样死在这里了?”

  林轻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可是,依然没有疯狂,没有绝望,甚至于连不甘心的懊恼都消失了。

  他缓缓闭上眼。

  心中,只有片冰冷。

  彻骨的寒意。

  没有丝感情。未完待续。

  第二百零章万倍

  ?黑暗。

  幽静。

  无光。

  无声。

  “无趣。”

  这刹那,他的心恍若受到了冰封,陷入了种浑浑噩噩的恍惚状态。

  “我以前就会”

  绝对的冰冷中,他的心底流淌过丝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哗哗——”正在不断崩溃的地狱潮汐骤然变了,从暗红色变成了纯粹的黑色,仿佛变成了世间最沉重的液体,潮汐崩溃的速度顿时缓慢下来。

  “不可能!”吉尔维斯无比震惊的声音响起。

  “还有这柄剑。”

  同时间,林轻依然闭着双眼,伸出了只手,手中出现了柄淡金色的木剑,木剑上燃烧起了灿烂的金色光芒。

  剑光闪。

  这剑没有斩向那逐渐靠近的沙子壁障,而是斩掉了林轻自己的根发丝。

  那是丝真正的灵魂,林轻自己主动分割出来的丝灵魂。

  仿佛这是早已熟悉了无数遍的本能般,林轻将这丝灵魂融入了淡金色木剑之内,这淡金色木剑如同有了个核心,多出了种奇妙无比的运转机制1

  “这才是真正的坍缩”

  剑刃上的金色光芒越发耀眼,骤然转化为纯粹的黑色,没有丝光亮,仿佛坍缩到了最极限。

  无意识地,林轻闭着眼,随意地挥出了剑。

  “呼!”

  道不起眼的漆黑剑芒飞出。

  无声息地。已经聚集到极致的超高密度的沙子壁障,接触到那漆黑剑芒便被毫无抵抗地贯穿。就像是被刺穿的豆腐样脆弱,几乎没有发出声响。只有十余米厚度却坚硬无比的壁障,瞬间被黑色剑芒贯穿,开辟出了条仅仅十余厘米直径的圆形通道。

  “不可能这不可能!!”

  已经彻底呆滞的吉尔维斯骤然狂吼起来,语气中尽是难以置信的震惊,还有着丝无法抑制的恐惧。

  然而,林轻已经化为片金色光雾消散了。

  瞬移到这沙子球体之外,林轻终于睁开了眼睛,眸色深邃冰冷,没有丝感情。

  “嗯?”

  恍若突然惊醒般。林轻微微怔,眼神中终于浮现出了丝属于人类的温度,以及丝错愕的震惊,这时,他反应过来刚才做了什么。

  “怎么会?我早就掌握了完整的能量坍缩?”

  林轻心中满是难以置信,在那个面临死亡的绝望时刻来临之时,他的心越来越冰冷,越来越冷漠,直到冰冷到极致的那瞬间。他的心底骤然涌现出了对于能量坍缩这条最强伪真理法则的强烈熟悉感,就像是人类天生就会走路样,那是种本能般的记忆2

  他很确定。

  在很早以前,他就已经掌握了这条伪真理法则。他的灵魂中早已刻下这条伪真理法则的记忆。

  “难道是更早之前的那个我?”

  林轻也只能想到这种可能性了,只是不太理解,为什么正好在这种时候恢复关于能量坍缩的记忆?

  灵魂体的记忆和普通人类不样。普通人类的记忆是储存于大脑,脑部受损就有可能造成记忆缺失。但这种记忆缺失是有可能恢复的,而灵魂体的记忆。并不存在因为脑部受损而丢失记忆这种说法,要么是被精神幻术封印记忆,要么是被彻底抹除记忆。

  如果是记忆封印,在死亡之后再次复活,肯定会被旅者世界恢复,如果是被抹除记忆,那怎么可能恢复?

  林轻想不通。

  “还有这剑”

  林轻抬起手中的淡金色木剑,心中止不住的震撼,“我竟然让我的丝灵魂在这真理神具的胚胎内部形成了核心?”

  真理神具是怎么铸造的?

  第步,将灵魂树木材打造出胚胎。

  第二步,将颗终极果实和丝灵魂融入胚胎中,以此形成真理神具的核心。

  这样来,真理神具的宿主就可以借助那丝灵魂,将自身的伪真理法则融入真理神具的力量之中,融合伪真理法则和真理法则。

  而林轻呢?

  在刚才那种无意识的状态下,他竟然直接将丝灵魂融入了这柄剑内部,在没有终极果实的情况下,居然也形成了核心?

  林轻实在是无法相信3

  要知道。

  无论是灵魂器具还是真理宝具,其构造都是个完美的整体,宿主不可能用灵魂器具的力量来施展技能或是伪真理法则。

  宿主仅仅只是提供能量,无法干涉灵魂器具内的运转。

  而真理神具也是依靠灵魂树材质的特性,才能让宿主借助丝灵魂核心,干涉到灵魂神具内部的运转。

  林轻刚才无意识发出的那道剑芒,威能达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就是因为他用完整的能量坍缩施展出了灵魂神具本身的力量。

  这剑的品质是100,本身就能发挥百倍力量,而完整的能量坍缩则是让其质变百倍。

  那击,是林轻的万倍力量。

  那击,比极限威力的星辰陨灭还要可怕十倍。

  那击,相当于千六百万点灵魂强度的全力击。

  “只可惜”

  林轻感觉到这木剑内部的那丝灵魂已经衰弱到了极限,至少要几个小时才能恢复,现在根本无法再发挥那样恐怖的击了。

  “不过,只是感受了下过去的记忆,我现在竟然能虚拟出十成的能量坍缩了。”

  林轻抬起手,手中凝聚出了团伪世界之力,比暗金色更接近于黑色,只是泛着丝淡淡的金色,如果是完整的能量坍缩,这伪世界之力就是纯粹的黑色。

  刚才在那绝对冰冷的心态,记忆爆发的无意识状态下,他发挥出了完整的能量坍缩,现在恢复正常之后,对于能量坍缩的演练虚拟,从四成跃到了十成,这进步太夸张了。

  甚至于,林轻很确信。

  只要逐步熟悉,用不了多久,他必定能掌握完整的能量坍缩,这是毫无疑问的。

  复活的封号为什么受到旅者世界的钟爱?

  除了经验心态天赋之外,更重要的就是灵魂与伪真理法则的契合程度。

  比如林轻,如果他这次复活之后继续选择死亡系,旅者世界肯定会赐给他蕴含时间减速的终极种子,不出意外的话,他很快就能重新掌握时间减速。

  而现在,完整的能量坍缩,指日可待。未完待续。

  第二百零二章界王?

  ?“不过,现在先解决这个三眼族余孽再说。”

  林轻望着下方那数十米直径的黑色沙球,挥手,团近乎黑色隐透暗红的火焰从他手中飞出,火焰飞舞的同时,凝聚成了近乎黑色长发的炎魔分身。

  “恭喜本尊。”炎魔分身对林轻露出丝笑容。

  现在的炎魔分身,由坍缩了五十倍的伪世界之力成型,也即是近战流的五百倍力量!

  真正的近战流无敌层次。

  在封号任务中的战斗环节,只要发挥的力量达到五百倍这个层次,就有希望闯过了,这也就是所谓的真正的同层次无敌。

  这时,下方的黑色沙球表面也浮现了个人形,化为吉尔维斯。

  吉尔维斯的眼神灰暗,仿佛透露着丝死寂的绝望,呆滞地望着林轻,“人类,你的伪真理法则是能量坍缩?”

  “对。”林轻淡淡点头。

  “你过去是界王级铸器师?”吉尔维斯又呆滞地问。

  “界王级铸器师?”林轻皱眉望着他。

  “没有终极果实的情况下,你能将丝灵魂炼制成真理神具的核心,怎么可能不是界王级铸器师?”吉尔维斯喃喃着,“你居然和父亲样,界王级铸器师?”

  林轻还是第次听到这个称谓,不由得猜测道:“难道界王是指超脱者?”

  很显然,吉尔维斯认为林轻是个复活的超脱者,借助过去的经验,才炼制出了这真理神具的核心。

  林轻也是这样猜测的1

  至少在封号旅者之中,林轻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谁能在没有终极果实的情况下,将丝灵魂炼制成真理神具的核心,那么,这个界王很可能就是超脱者了。

  “父亲”

  吉尔维斯闭上眼睛,两行眼泪从眼角滑落,神色落寞而悲伤。“我族已无希望,我苦守千年,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父亲我来见你了”

  下刻——

  “轰隆隆!!”

  天摇地动。整个虚空都开始颤抖扭曲,仿佛整个世界即将毁灭。

  “人类,这飞雪神殿即将自毁,你走吧。”

  吉尔维斯遥遥指着虚空,不远处浮现出了道淡蓝色的漩涡型空间门。

  “什么?”林轻皱眉。

  “人类。如果我死在你手里,我的命运线就会被旅者世界抓住,让我回归虚无之后获得些自由,可以吗?”吉尔维斯深吸口气,挥手,颗血玉骷髅头飞向林轻。

  “这千百件水晶宝具很适合你,请给我这个亡族之徒点自由吧。”吉尔维斯注视着林轻。

  “我没觉得三眼族有错,胜败而已。”

  林轻微微摇头,将血玉骷髅头收了起来,随即转身飞入空间门。

  “走。”

  炎魔分身也化为火光消失在空间门之中。

  “轰咔!”虚空中产生道道裂缝2那坚固无比的永恒水晶也破碎崩溃,这片空间开始扭曲塌陷。

  “父亲”

  吉尔维斯无力地跪在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