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失落的巫术(1/2)

加入书签

  “终于要结束了吗?这一生,还真是遗憾啊!”

  残峰横断,大地破碎,冷漠的天空下,深山寂静无声,留下一片令人伤感的凄凉。

  青年全身染血,跌跌撞撞,漫无目的的孤独行走于荒野,沉重的身影,已不复见昔日骄恣傲然的神采,躯体的痛楚,也使他的脚步越来越慢。

  忽然,苍茫的气息扑面而来,出现在青年眼前的,是一座震撼心灵的白骨祭坛,犹如支撑天地的神柱,巍峨耸立。

  “远古大巫祭坛!”

  兜兜转转,一路蹒跚,他又回到了这里。

  “曾经,此地是我人生的,如今,也合该是我生命的归宿。”青年抬头望着祭坛,低沉的话语随风飘散,淡漠的面容却是无悲无喜。

  远古最后的一群大巫,为了祭祀巫的起源,施展秘法,以自身的骸骨建造了这座祭坛。

  冥冥之中,似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在牵引着青年,令他不由自主的挪动脚步,艰难的爬上祭坛。

  祭坛之上,刻画着一个繁复到极点的诡异图案。

  纹络之间散布着一枚枚如龙蛇盘绕,晦涩难辨的神秘文字,似乎暗含某种特殊规律,整体看来,令人触目惊心。

  夜幕降临,青年身姿挺拔的站在祭坛之上,全身到处往外喷涌玛瑙般的鲜红泉水,如同滚烫的溪流往下肆意流淌,不停的注入祭坛上的诡异图案之中,而记忆也似血雨一样倾泻而下。

  那是他一生的经历。

  他不知道是该为它们骄傲还是悲伤。

  自他有记忆开始,就生活在这片远离尘世的深山中,如一棵羸弱的野草,被一群猴子养大。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他意外撞破巫的终极秘密,稀里糊涂的得到大巫祭坛的认可,成为远古巫术唯一的传承者。

  八岁之时,他走出深山,一路漂泊,颠沛流离,因缘巧合之下,跟随民间工匠学得百工技艺,后又误打误撞的被召入军事情报处,并在十六岁时成为共和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特种部队总教官。

  和平年代也有激荡的风云,不久之后,国际形势突变,战争已不可避免。战时,一切惯例常规统统都被打破,他凭借卓越的战略智慧和军事指挥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便积累下赫赫战功,以弱冠之龄晋升元帅,成为傲视一代之军雄。

  战争结束,和平重新降临,他避世远遁,在远离人世的广袤的原始森林里,清风明月长伴,端坐大巫祭坛全身心的参悟巫术。偶尔闲暇,他便携酒狂歌,同一群猴子为友,流连山林,号令万兽,犹如真正的森林之王,逍遥自在。

  只是,夜晚站在山顶,头顶的明月,似乎触手可及,他会突然感到一种透骨的寒冷,无可挽救的孤寂感涨潮似的漫过胸口。

  原来一个人连可以思念的人都没有时,那深入骨髓的孤独竟是如此的痛彻心扉。

  黑暗寒冷之中,唯有父母家人是潜藏在他心底不变的温暖梦境。他今生最深沉的遗憾,还是对那从不曾有过的亲情的渴望。

  再后来,天降陨星,人间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