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腹背受敌(1/2)

加入书签

  敖真与卓不凡对视一眼,也不再矜持,怒声一喝,自左右合身扑上,与厉抗天一同攻击雪孤鸿,唯任独行安然不动,冷眼旁观,持刀以待时机。

  还来不及有多余动作,两道喝声已响彻耳边,滔天烈焰如岩浆奔涌,迷蒙浓雾似如丝细雨,炎气寒流交融成一股剧烈风暴,挟带浑沉雄劲以极端之势夹击而来。

  面对逼命之势,雪孤鸿神色不变,心意微动间,光华闪耀,一柄瑰丽之剑凌空出现在他身侧。这把剑的柄鞘,通体为金紫色,似水晶雕琢而成,流光溢彩,更仿佛隐隐有雷霆火焰缭绕,柄尾系着几条白色飘带,随风舞动。

  铿然一声,神剑出鞘,其音清越。霎时,寒光耀冰雪,神锋碧苍天。

  剑身通碧,如一泓秋水,晶莹澄澈,上面的云纹神秘玄奥,看不出镂刻的痕迹,犹如天然生成的一般,放射出一种无悔决绝、凌然不可侵犯的烈气。

  “剑道浮屠!”

  轻喝一声,孤心剑绕身急旋,剑光灿然,舞如乱雪,层层叠叠,回环往复,形成一座庄严剑塔,罩定方圆,将他护在其中。

  气劲冲击,轰然巨响,孤峰尽毁,水浪急涌,淹没了脚下立足之地。极端的一招过后,敖真与卓不凡内息翻腾,身上剑痕交错,各自负伤。

  而雪孤鸿护身剑塔被震散,身形连退数步,两角衣襟无端灰化,嘴角溢出一缕殷红的鲜血。

  “碧血孤心剑!”望着雪孤鸿手中之剑,敖真神色微变,惊叹出声。

  据闻,雪孤鸿文韬武略,有经天纬地之才,济世匡时之略,敌国深为忌恨,处处欲置他于死地。主上权威不容挑衅,更不能被伤害,他的三千亲卫为永绝后患,不惜万里奔袭,欲一举铲除最大之敌-敌国的护国神殿。

  但不知什么原因,消息竟然走漏,敌国如临大敌,派出三十万精锐骑军,护国神殿的高手更是倾巢而出,提早设伏于落日平原。

  身陷万军之中,面临生死之际,三千勇士无畏更无惧,心中唯有一念——杀!经过九个日夜的血战,三千亲卫与敌玉石俱焚,尽数战死。他们以自身之牺牲,昭示天下:敢犯文武冠冕者,下场唯有毁灭!

  此一役,敌国三十万最精锐的骑兵全军覆没,传承近万年的护国神殿彻底成为历史,再也无力南侵,借此契机,帝国遂慑服四海,统御万邦,奠定不世基业。

  传说,三千亲卫牺牲后,各自留下一道强烈的守护意念不散,百战之士的阳刚之魂与至极杀气竟使这道意念与自身的一滴心血相溶,其后,三千忠魂之血凝聚归一,化为一把碧如青天的剑刃。

  或许是苍天感亲卫之至诚,剑刃成型之时,天象突然异变,紫雷天降,地火狂燃,聚集天地雷火精华,铸成剑之柄鞘,让它真正蜕变为一柄无瑕之剑。

  待雪孤鸿得知消息,忧急如焚的赶到落日平原时,无数的残骸,宛若一处人间死境,眼前是最不愿见的结果,只余一口傲然挺立的碧血之剑,犹自诉说着无悔的信念!

  血士三千,壮志凌云;同生共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