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先天纯阳之身(1/2)

加入书签

  “老天,你玩我是吧!”

  风遥天出生那天,莫名掉入他嘴里的那滴小水珠,别看它只是小小的一滴水珠,但事实证明,它绝非凡物。小说suingla

  小水滴甫一进入风遥天体内,就像草籽撒在肥沃湿润的泥土里,疯狂的生长繁殖。刹那之间,风遥天体内如同洪水泛滥,原本在胎儿出生就应该消散的先天灵气,不但没有消失,反而呈几何倍数的蕴生增强,全部溶解在水流之中。

  水流循行风遥天全身经脉,似大河奔流,滔滔不绝,最后汇流为一片浩瀚的汪洋,竟然在他体内形成一个和母体环境相似的结界。风遥天宛如置身于一个充盈着先天灵气的气泡之中,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讲,他现在,又回到了胎儿的状态。

  不过,风遥天没有丧气,先前在母体之中,他就曾将先天灵气吞噬吸收,尽数转化为先天纯阳之气为己所用,现在当然也可以。

  只要象帝再次蜕变,风遥天有绝对的自信可以解除眼前这种状态,到时一切自然恢复正常。

  “没有别的办法,现在也只能如此了。”风遥天主意打定,也就不再多想,转而一边炼化充盈于体内的先天灵气,一边参悟脑中庞大繁杂的巫术。

  刻苦修炼的风遥天,忽略了一件事,对他如今的状态,他自己心里很笃定,但他的家人却不清楚。

  天锡府的人很快就发现了他的异常,遍请名医,却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家人就以为他真的先天不足,心里忧急如焚。

  接下来的日子,风遥天算是第一次真正见识到传承五百年的世家的豪阔。

  各种风遥天想都没想到过的灵丹妙药,天材地珍,仿佛地里的野草一样不值钱,疯狂的向他聚集。

  他日常的主食都变成各种的灵药,饭也就是个佐料,起的是盐的作用,洗澡水全都是名贵的药汤,而且每天还要被泡在药盆里两个时辰。

  只是先天灵气乃是纯净之物,灵药再怎么珍贵,也还是会残留下渣滓,积累太过,反倒污染灵气,对风遥天的身体有害。所以,风遥天奋起抗争,坚决的拒绝吃药,然后他的家人就开始软磨硬泡,威逼利诱,不断变换手法哄他。

  风遥天以一个婴儿该有的姿态,大声哭嚎,拼命反抗,抵死不从,心里忍不住唏嘘,“真是一世英名尽丧啊!”

  最后,他的家人没法了,直接霸王硬上弓,按住他就要硬灌,风遥天也憋着一股劲,咬紧牙关,就是不松口。

  “啾,啾啾,啾……”

  就在僵持不下的时候,风承宗跳了出来,一把揪住风遥天的小小鸟,各种逗弄,嘴里还吹着哨,使劲的朝他扮鬼脸。

  风遥天满头黑雾,立马老实了,悻悻的张开嘴吃药,“多大点事,吸收灵药的药力也没坏处,话,但眼神灵动,意识清晰,也慢慢放下了悬着的心,只是都在心底默默的祈求奇迹的发生。

  享受着家人的关爱,每天不停地吃药,参悟巫术,炼化先天灵气,日子就在这枯燥的活动之中一天天的过去……

  夜,天锡府内府,大夫人的别院。

  谢秋梦,是江陵省世家谢氏一族当代家主的长女,嫁给风遥天的大伯风行云,所以天锡府的人都叫她大夫人。风行云不幸早逝,她已经寡居十七年。

  客厅内,绣衣罗裙的谢秋梦坐在椅子上,她的面前,别院管事谢增祥躬身侍立。

  谢增祥是谢秋梦嫁入天锡府时,从谢家跟过来的老人。他从小看着谢秋梦长大,勤勤恳恳侍奉她数十年,忠诚不二,是谢秋梦在天锡府最为倚重的心腹。

  “小姐,你可曾去看过,不知风遥天那小子如今怎样了?”

  “我又去看过了,还是那样,暂时没有一点向好的迹象。已经十岁的人,看着就像刚出生不久,长的小小的,不会走路,也不会说话,整天萎靡不振,眼睛都不愿睁开,昼夜都在沉睡,说不定哪天就夭折了。呵呵,“

  谢秋梦似是想起什么好笑的事来,十分鄙夷的笑道:“真是讽刺!风承宗给他这个宝贝孙子起名风遥天,寓意是愿他如风舞长空,快意纵横苍穹,却想不到风遥天竟是个没有翅膀的凤凰,长天注定与他无缘。不过,他这样,我倒是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这十年,给风遥天瞧过病的郎中,大大小小的不知有多少,但他们得出的结论都是他先天有缺,气血羸弱,恐怕真的如他们所说,风遥天天生就是一废人。“谢增祥微笑道:“如此,他也就成不了龙少爷继承王爷爵位的障碍。”

  谢秋梦翻转自己白皙的手掌,低头看着掌心,脸上挂满冷笑。

  “小畜生出生的时候,天象异变,倒真是吓了我一跳,以为他会是一个聪明颖悟,了不起的天降之才,会成为横亘在龙儿身前的天。哼,枉我十年来,为了要给龙儿铺设一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