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醉魂酒(1/2)

加入书签

  漆黑的夜,像海一般地深沉,天空上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

  天锡府内府,大夫人的别院。

  客厅内,绣衣罗裙的谢秋梦坐在椅子上,她的面前,别院管事谢增祥躬身侍立。两人表情严肃凝重,似乎在密议什么大事情。

  “纪云裳已经同意让我三日后归宁的时候,带着风遥天一起去江南。”

  谢秋梦抚在桌上的右手猛然攥紧,眯缝的眼中迸射出一道冷酷的寒光,压低声音道:“利用这次机会,一定要除掉风遥天。不过天锡府此次派出的护卫都是腾风流云两卫的精锐,暗中肯定还有暗卫随行,却是麻烦。”

  “小姐放心,家主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妥当。”

  谢增祥嘿嘿冷笑几声,右手一展,一个酒坛已被他托在掌心,“这是老奴返回家族内报信,家主让老奴带来的醉魂酒。有了它,天锡府的护卫已不成障碍。”

  “酒?”谢秋梦盯着酒坛,表情多少有些怀疑,她连些微的酒香都没闻到,“什么酒如此神奇?”

  “传说,醉魂酒是上古夸父一族特有的一种酒,不适合人类体质,存世的极少。这坛还是家族的一位先辈偶然得到的,已被秘藏在地下千年了。它又叫没骨花,也叫明朝醉,酒味清凉爽淡,不浓不烈,不管喝多少,都像喝水一样,似乎并不醉人。但它别名叫没骨花,是说它表面像花一样恬淡有致,看不出骨头在哪里,其实酒力极强,一滴就足以放到一头大象,并且它酒劲后,必使人软绵如水,神骨沉醉,力量尽失。在去家族的路上,老奴想办法让天锡府的护卫饮下此酒,家族的高手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解决掉他们。”

  “这倒是个不错的方法!”

  谢秋梦微微颔,心里还是有疑虑,“但带队的可是流风卫统领凌重,他的修为已达元境巅峰,差一步就能踏入玄境,神念凝真,证位真神。元境巅峰的虚神,恐怕不是如此容易对付。”

  谢增祥捋了捋稀疏的胡须,神色显露出一种凌重的命已寄在他手上的笃定,“小姐不必担忧!家主已经说动秋水公子,必要的时候,秋水公子会亲自出手。”

  听到秋水公子的名字,谢秋梦猛然觉得心里一阵轻快,好像一块沉重的大石落了地,似乎这个人带给了她无限的信心。

  “这我就彻底放心了。”

  她端起桌上的茶,浅抿了一口,微笑道:“秋水出手,就算凌重是真神,也和蝼蚁没什么区别。”

  谢增祥看出谢秋梦此时心情很好,犹豫了一下,说出了自己百思不得其解的疑问:“龙少爷继承天锡府爵位与族长之位的真正阻碍不是风静海吗?但小姐为何执意要除掉风遥天那个天生的废人?”

  谢秋梦放下茶杯,看了看谢增祥,眼眸闪动,似乎是在想些什么,随后缓缓的说道:“风行云活着的时候曾告诉我,风氏一族有个与众不同的传统,并且也是最重要的一条族规。即每一代家主的嫡长子,都必须去一个遥远的地方,给初代家主守墓。守墓人没有继承爵位与族长之位的资格。

  “风行云若是不死,他就是上一代的守墓人。他死后,天锡府当时也没有多余的人去顶他的缺,守墓人的位置就一直空着。但我相信风氏一族的宗祠长老肯定不会让它一直空悬下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