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致命危机(1/2)

加入书签

  犼的语气霸气十足,山鬼与九尾狐却是报以冷笑,不予理睬。

  “不是猴,是一只犼。”沐曦光的话,风遥天听的真切,他竭力搜刮记忆之中有关犼的描述。

  犼,僵尸所变,初变为旱魃,再变就是犼,神通广大,口吐烟火,以龙为食。

  “真是凶猛异常的物类啊!”风遥天赞叹不已,目光扫视一圈,转念又起了爱才之心,“这只犼,还有山鬼和九尾狐,要是都归到我的手下,我在这个世界建立自己的势力也算有了根基。”

  随之,风遥天视线落到犼胸前的那颗黑黄的珠子上,不知为什么,他老觉得珠子散发的气息他有些印象,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遇到过。

  不过,风遥天倒是看明白了,珠子气息纯正沛然,天然对妖鬼有克制之效,似是被外力硬砸进犼的胸膛的,如此一来,犼自身的真火被它压制,由外舒反成向内倒卷,变为焚烧自己的邪火。

  “散射不掉的火气不断向内压缩,长久积聚之后化为火毒,被火毒炙烤的滋味估计不好受,很不好受,整个人都烧起来了。”风遥天撇撇嘴,习惯性的吐了一个泡泡。

  “既然你们不识相,那我动手了。”犼话声未落,步子跨出,人却已到榻边,伸手抓向风遥天。

  九尾狐却也不慢,厉声怒喝,白影一闪,已到近前。

  她手掌挥动,寸许长的指甲弹射而出,亮如白刃,眨眼就与犼交上手了,指甲对上金铁之躯,火星飞溅。烟火闪烁,金铁交击之声不绝于耳,两人竟是一时谁也奈何不了谁。

  几乎不分先后,山鬼沐曦光也加入战团,浓烈的花香之中,长藤如鞭,鞭影重重,兜头落下,顿时三人不分敌我,混战在一起。

  虽然三人心有顾忌,真气尽皆收敛,不敢全力施为,但气劲余波仍是波及到风遥天,引动他体内浑厚的先天纯阳之气不由自主的快速流动起来。

  “都是高手!一定要收了他们。”

  方寸之间,三人越战越是激烈,风遥天竟看不清他们的身形,眼前只有三条影子在急速的变换着方位。

  此时,在强烈的压迫之下,风遥天体内的纯阳之气越流越快,已然有些不受他的控制,宛如滔滔黄河受到外力牵引,就要冲出河道肆虐,发出刺耳的尖啸声,强韧的经脉现在却如随时可能奔溃的堤坝,岌岌可危。

  奔腾疾驰的纯阳之气,如钢刀一般刮过风遥天的经脉内壁,他的身体好像从里面被点燃,脸色在红白之间快速的变幻,只觉得全身经脉之中有一只发狂的豪猪左冲右突,经脉被刺的千疮百孔,浑身无处不痛。

  渐渐的,纯阳之气失去控制,风遥天没被点燃,部分纯阳之气却终于突破经脉,渗透到经脉之外,沿着外壁运行。

  很快,纯阳之气就围裹了风遥天全身的经脉,还不停的自内而外的补充,并向肌肉筋膜渗透扩散,撕裂肌肉。

  他所受的疼痛也是打着滚的往上翻倍,片刻已汗湿重衫。

  风遥天没练过武功心法,十年之间,他只是运转森罗万象变引导先天灵气进入体内,借着胎儿之身,把灵气转化为纯阳之气,剩下的一切顺其自然,让纯阳真气循着经脉自然流动。

  他擅长的是巫术,而巫术和炼气是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系统,所以面对失控的真气,风遥天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忍着痛,看它肆虐。

  不必担心的是,盘古心印和体内那滴神秘的小水珠,让他有冷眼旁观的资本。

  风遥天强忍撕心裂肺的疼痛,闭上眼睛,澄心观照,却意外发现,全身经脉在内外两股高速运转的纯阳之气的淬炼之下,散出盈盈毫光,有逐渐水晶化的趋势。

  看到这种闻所未闻的情形,风遥天淡定的心也不由一阵恍惚,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