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无定造化球(1/2)

加入书签

  猛然,风遥天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可能。他凝神静心,内视紫府,果然发现玲珑剔透的小塔浮在海面之上,又恍惚间,他好像看见‘无定造化球’在绕其欢快的飞舞,甚至能感觉到一丝欣喜。

  飞舞?欣喜?开什么玩笑,自有它以来就没见它有过反应。再仔细一看,‘无定造化球’静静的停在小塔宫殿的正上方,彷佛亘古不变,发出柔和的光彩,让人心醉。

  风遥天想将小塔看的更清楚一些,没想到思感轻轻松松就延伸进内部。里面分上下两层,每层方圆各有百丈大小,其余都是一片晦暗虚无。最底一层,除了厚厚的黑黄色泥土之外,什么也没有。

  嗯…等等,黑黄色的泥土?土地?不错,方圆百丈的黑土地!第二层里面混混沌沌,溟溟漠漠,浩浩漫漫,什么也看不清。再仔细看发现在下部偶尔会有烛火似的绿、赤、黄、蓝四色光芒闪动;而在左侧又独立出一个十丈方圆的空间,文子焉送的令牌孤零零的悬停在其中。

  睁开眼睛时,已是夜晚,山洞深处一片漆黑,月光透过茂密的树林洒下几点清辉,洞口一片灿然。

  风遥天心意一动,令牌立刻出现在掌中,瞬息又不见,如此反复多次,才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长长吁了一口气,缓缓起身,轻轻踱到洞口,点点清光照在他的脸上闪动着柔和的玉辉。

  清风徐来,树影婆娑,万籁俱寂,风遥天将这几天遇到的事仔细整理思索,渐渐理出了一个头绪,“那位刀者应该是在偶然的情况下得到‘玲珑塔’,叹为观止,视为神物,但一时还未解开其中之谜。岂料这个当口正好有几批人马在山林之中寻找某物,刀者一时不明情况,神经过敏,在怀璧其罪的心态之下,惶惶不可终日,精神极度紧张,濒临崩溃。在遇见自己的时候,以为自己是夺宝之人,精神终于崩溃,所以才会疯狂攻击自己。不过以‘玲珑塔’的特性来看,也不像那几批人马找寻的能够影响教派命运的东西。刀者杞人忧天,最终反倒便宜了我。”

  想通此点,风遥天感觉自己心头轻松不少,以前见文子焉像变戏法似的拿出或收起一件东西,当时感觉很好奇,现在想来他也应该有和‘玲珑塔’一样功能的储物法宝,不由更是感叹造物之神奇。

  “哈哈,有了这样的宝物,我是不是也应该做些什么呢?对了,就是这样,反正留着也白白浪费了,还不如归我。”风遥天看着月夜下枝藤缠绕,又密又厚,挡住人视线的森林,蓦地联想到一件事,不由笑出声来。随后便进洞休息,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晨,天刚放亮,风遥天就冲出了山洞,一头扎进林海,像一位经验丰富的老猎人,仔细的搜寻着他的猎物。一路之上惊的一些小动物,如野兔、野鸡、野鹿……,张皇失措,凄厉哀鸣,四散奔逃。但是风遥天的目标却不是它们,而是一支支、一棵棵的人参和灵芝……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唯一的工作就是转战整个林海,挖人参,采灵芝。当然了是捡最上等的、年头最长的采挖,幼苗和年头不足的一概不挖不采,留着让它们好好生长。

  林海苍茫,人迹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