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亲事(1/2)

加入书签

  陈氏狠狠瞪了冬梅一眼:“你给我闭嘴!房里一没了这些个稳重的老人儿指点着,你们这些小丫头片子都称霸王了是不是?成日里在这里颠倒黑白胡说八道。赵妈妈是三姑娘的乳母,这么多年打理着三姑娘房里的事,也不曾有什么疏漏,劳苦功高,深得太太信任,到你这丫头嘴里倒成了目无王法的刁仆了!我看赵妈妈说的不错,合该都好好教教这些小蹄子规矩了!来人,给我把这满嘴胡沁的小蹄子捆了,先关进柴房里,等三姑娘醒了,再慢慢发落!”

  门外的婆子应着是,已经进来,也不管冬梅如何挣扎喊冤,堵了嘴就给捆起来拖走了。

  陈氏这才看着赵妈妈道:“妈妈是三妹妹的乳娘,更是屋里管事的婆子,这次姑娘意外摔了一跤,当时妈妈不在府里,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可既然回来了,就该分清主次,先把三妹妹的伤养好了再说,等妹妹好了再去算那些小丫头们的账也不迟。”

  赵妈妈急忙应着作揖道:“是是是,自然是以姑娘为先的,姑娘不过是一点小伤,并不碍事,老奴亲自贴身守着,用不了半个月定让姑娘痊愈。”

  陈氏这才沉着脸淡淡地“恩”了一声,并吩咐如果三姑娘醒了,过来回禀她,她要亲自去看看。

  赵妈妈一应应着,退了出去。

  赵妈妈一出来急忙笑着给柳香道:“适才真是多谢姑娘指点了,赶明姑娘得闲了就让春桃请姑娘吃酒。”

  柳香却是神情肃然地道:“妈妈不必谢我,我也不全是因为春桃姐姐,适才那小丫头实在是太没有眼力劲。二奶奶正在见楼知府家的乔大奶奶,里面跟着的楼家的丫鬟婆子这里这么多外人,她却莽莽撞撞地闯进来说那样的昏话,这传出去外面都以为我们林府是个怎样的不分尊卑的落魄人家呢!她那个狼狈样子,适才想必真真是气死二奶奶了!我提点妈妈如何挽回,也是二奶奶的意思。”

  柳香看了一眼在一旁笑脸应着的赵妈妈,继续道:“话既然都说到这里了,柳香还有几句话要叮嘱妈妈,三姑娘醒来之后,我跟着二奶奶见过三姑娘两次,连二奶奶都说三姑娘的确是与以往不同了,妈妈还是多顺着姑娘的意思,别把事情做得太绝,否则,即便是我因着与春桃姐姐的私情想多帮妈妈一点,也是有心无力。”

  赵妈妈却笑道:“哎,姑娘放心,那三姑娘是我一口一口奶大的,你们那是素日里不跟三姑娘亲近不知道三姑娘的性子,可这世上没人比我更了解三姑娘了,三姑娘就是心善耳根子软,一时被那两个小狐媚子迷惑了才这样。那三姑娘最听我的话了,我回来了就都好了,不碍事。”

  柳香见是对牛弹琴,便也只能到:“妈妈既然如此说,柳香也无话可说,只盼着晚上二奶奶去探望三姑娘的时候,三姑娘真能听妈妈的话吧。里面二奶奶还要人伺候,柳香便不远送了。”

  赵妈妈笑着应着:“哎哎哎,姑娘赶紧进去伺候吧,我自己回去就行。”

  柳香刚打了帘子进去,陈氏和乔氏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