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死刑(1/2)

加入书签

  林芷萱劝了林姝萱半晌,林姝萱才终于带着哭腔开口道:“他因为一个小妾,打死了慕义候的小儿子。”

  “什么?!”林芷萱十分的震惊,急忙问,“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细细说与我听。”

  林姝萱抹了抹脸上的泪,才道:“今年上半年我离家,去了一趟杭州,那个下作的东西,就趁着我不在家胡作非为!

  那个女人原本被慕义候家小儿曹柏图子看好了,要纳做小妾,却不想在送亲的那天竟然被些无法无天的匪徒截了去,要乍慕义候府的银子,曹柏图报了官,上头派了你姐夫去救人剿匪,你姐夫救了那个女人出来,竟然贪慕那个女人的美色,将那个小贱人藏在了家里,对曹柏图说那个女人被匪徒杀死了。

  家里藏着个大活人能藏多久?不过大半个月,这事儿就透出了风声来,曹柏图听了气得直领着小厮闯进了家里来找你姐夫要人。瞧见你姐夫正和那小贱人……曹柏图二话不说就让小厮来打你姐夫,要拿他问罪,曹柏图不会武,只气得在一旁喊打喊杀地骂。

  你姐夫又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虎性子,直就跟他们打了起来。三拳两脚地就把曹柏图给打死了!那个不要脸的东西,我真不想管他了……”

  孟氏在一旁静静听她说着,这话她已经听林姝萱跟林若萱说过一遍了。只道这林家的大姑奶奶也是个心善的人,虽然嘴上说着不管,心里恨,可是到了这种时候只能靠夫妻,毕竟他是两个孩子的爹啊。

  两个孩子还那么小。

  林芷萱却拧了眉,道:“当真打死了?什么时候死的?当场就死了,还是回去之后死的?”

  林姝萱被林芷萱问得一愣,继而含含糊糊地道:“我……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打死了人,哪里知道这些。”

  林芷萱越发觉得不对,慕义候是皇上封的二品军侯,若是他的儿子被打死了,怎么可能容得任光赫活到现在?还一层层地送到了京师刑部来。

  “那是谁告诉你大姐夫打死人了?当地的官府是怎么审的?”林芷萱问着。

  林姝萱道:“是我一会去听说了这样的事,买通了狱卒进去看他,他亲口对我说的,那时他已经被用了刑,只跟我说他打死了人,让我千万想法子救他。”

  林姝萱眸中含着泪,说起这事,言语中总是又是恨、又是心疼。

  林姝萱只忍住眼里委屈的泪水,道:“上次我去杭州的时候,镇国公家的那位姑娘……我听说如今已经成了郡主了,我当时也是走投无路,手里就只有她给的两张拜帖。”

  林芷萱一惊:“你用了雪安给你的拜帖去求人?”

  林姝萱又羞又愧,都没脸看林芷萱,只道:“我也是实在走投无路了,才拿着那帖子去求了镇远侯家的世子和威远伯家的四爷,他们看在镇国公……庄亲王的份上,给官府施压,暂且保住了你姐夫在牢里不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