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己见(1/2)

加入书签

  京城又下了第二场雪,这雪纷纷扬扬,林嘉志说连后海都结了冰,因这林若萱有了身孕,她屋里最不能将就,林芷萱吩咐了管家,点了两个熏炉,又用了最好的银碳,一点烟也没有。

  林姝萱也来了林芷萱屋里,正说着兴华胡同的宅子已经都置办齐全了,与王夫人商议了,十一月初一宜入宅,就那天从梁府搬到林府去,大宴宾客。

  林芷萱也点头应着:“倒是多亏了大姐姐和大哥哥帮忙了,这些日子家里着实乱的很。”

  林姝萱道:“都是一家人,谢什么?若是这都当着你来谢,那你帮我家那口子的事,岂不是要让我做牛做马来还了?”

  林芷萱含笑应着,不再言语,林姝萱才道:“这些事都是小事,我能帮的就帮着,也不能只在这儿吃干饭,只是我瞧着老爷这些日子不好,是不是官场上的事不顺?”

  林芷萱也是拧了眉头,林鹏海想留京,可蔡永严劝他还是先在外头历练两年,换个富庶的地方做知府,回杭州就很好,毕竟林鹏海的宅子家眷都在杭州。杭州把着京杭运河,又协管东南盐运,若是做得好,京中在有人帮衬着,熬几年升个巡抚,再入京才入阁有望。

  若是现在从一个小小的济州知府就留在京城,他根基不厚,便是入了六部,也只能从底层开始做。而六部里头,尚书、侍郎、侍中都是一个领着一个干起来的,他这个外来户,想要插一脚出头,并不容易。

  沐泰初则有意让林鹏海去两淮管盐运,让他不要吝惜银子,某一个盐运使的位置,那可是个旁人求而不得的肥缺,比京官穷兮兮地过苦日子要好百倍。

  他并不赞同林鹏海入阁,沐泰初的位子,自然要留给自家的儿子,而不可能留给他这个孙子亲家。

  沐泰初的意思,是让他走盐运的路子,过一辈子锦衣玉食的富庶日子,若是能熬到总督,也是一方封疆大吏。做个土皇上,熬个舒坦日子,比在京城战战兢兢,一辈子担心着掉脑袋,天天装孙子活得滋润多了。

  可偏偏林鹏海都不满意,就是打定了主意要留在京城,哪怕是从吏部主簿开始做也行,入不入阁这样远大的事,一直在济州杭州做知府的林鹏海却从来不曾想过,他这辈子都不敢想有一天能拜入内阁。

  故而对于入阁这样天上掉馅饼的事,他并无和李梓安一样对入阁的执念,这也是见识所限,他做了一辈子地方官,就想做个京官,留在京城,这就是他一辈子的志向了。

  哪怕在京城做个小官,回去说说也算是扬眉吐气,光耀门楣了。

  对于蔡永严和沐泰初替他做的打算,他虽然不领情,却也不敢明着违逆,可委婉地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蔡永严和沐泰初就都怪他没有远见。

  蔡永严对沐泰初让林鹏海做盐运使的事也十分不赞同,说不能贪图安逸享乐,入阁才是大事。

  沐泰初又对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