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赐婚(1/2)

加入书签

  林芷萱仿佛做了一个梦,一时天上地下,尚不知身在何处:“皇上许了吗?”

  雪安道:“皇上一听是在金陵王家见到的,便先问了大舅舅,大舅舅满嘴里夸着你的好。皇上又问了我娘,可大舅舅都这么说了,就连义亲王妃和温庄公主、淑慧公主都帮着你说话。我娘能说你什么?自然是百般夸着赞着。

  皇上要个自己人嫁进敬王府,在大舅舅眼里,廖玉菡自然不如你。你曾经住在王家,帮楚楠置办婚事,又在我们家帮着娘迎客。在大舅舅眼里,你是个比廖玉菡更亲近可信的自己人。

  可是芷萱,我问你,你当真是个自己人吗?”

  熏炉里的炉火浇了茶水,越发的旺了起来,暖的林芷萱出了一层薄汗。夏兰和冬梅,已经赶紧将地上摔碎了的茶杯收拾干净了。

  细细碎碎的瓷器碰撞声夹杂着炭火幽微的噼啪声。

  林芷萱想起那日在他的岳宝楼,他对自己说,丫头,我有一事相求。

  林芷萱忽然觉得自己笨得可笑,原来他说的,竟然是这件事。

  林芷萱看着雪安:“你这问的是什么话,我身上也淌着一半王家人的血,我们自然是一家人。”

  雪安道:“那你与我说,你和王爷究竟还有什么事?为什么满朝王亲贵戚,多少世家女儿,他偏偏选了你?”

  我今日与你知会一声,是希望你心里有个底,到时能随机应变。

  林芷萱微微敛了眸子,半晌才道:“在金陵,后来,我还又见过王爷几次。

  一次是为了你,当时你才被从废墟里挖出来,生死不知,我要去请大夫,可王家一片混乱,没人听我的,我便在王家四房惩治了一个丫鬟,立了规矩。他当时恰巧经过,我不知道他究竟看见了什么。

  后来在三房的荷花池旁,他帮我抓住了胡闹的玉哥儿。又让我离开王家,去城外的校场安顿。

  再后来,我担心父亲,曾经又扮成小厮,出入过他的营帐,希望他能安排马车,送我和娘回杭州。他应了我所求,还亲手给我治了脚踝上的伤。”

  雪安愣愣地听林芷萱说着,半晌才道:“所以,你想跟我说,王爷说的都是真的,他是因为喜欢你才求皇上赐婚?”

  喜,喜欢吗?

  怎么可能?他要拒绝皇上的“好意”,需要编一个故事,一个完整的故事。像上次入阁的事情一样,哪怕谁都知道是假的,却偏偏挑不出毛病来。

  林芷萱却只对雪安:“王爷既然不想娶皇上塞给他的人,又不得不娶,想来皇上不会许他再娶他羽翼之下,或者尚在中立的其他高门大户之家的女儿,让他再有机会丰满羽翼,所以,我这样微末小吏家的女儿,或许更易得皇上点头。”

  雪安看着芷萱神色,却是心头一动,接了秋菊复又递过来的茶,暖暖地喝了一口,才在炕上坐下:“所以,你也喜欢敬亲王是吗?”

  仿佛三春的梅子酒哽在咽喉,林芷萱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她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只仿佛一番不知所措的辛辣里,一股让人飘飘欲仙的香甜已经勾魂摄魄。

  雪安叹了口气,终于和缓了神色:“当真世事无常,谁能想到,你最后竟然跟了敬亲王。”

  “

章节目录